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2 抓人
    杨奎下午又上了一趟街道,卖了一些工具,手上拿着这些曾经陪他多年的东西,心里有些感慨,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用不上了,没想到临死之前还会重操旧业。

    回家麻利的制作了两个兽夹。

    他知道这是禁止的,违法的,想着最后为村里做一点事情吧。

    野猪赶肯定赶不走,必须得让它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杀鸡儆猴。

    杨奎在村里各家玉米地里巡视了两天,摸清了野猪活动的路线。

    悄悄把兽夹安装上了。

    村里,罗贵文每天组织队伍照常敲锣打鼓在赶野猪,作用不大,今天不是这家明天就是那家,反正总有人跑到村委会去喊,苞米地被野猪拱了。

    杨振宇心头憋了口气,匆匆忙忙跑到乡政府,直接找马乡长。

    马乡长见到杨振宇露出了笑容,走上来道:“小杨,咋样?你这个代理村主任工作还顺利吧?”

    杨振宇摇了摇头,走进办公室,手上拿着一叠补贴申请放在了马乡长的办公桌上,“马乡长,这个代理村长我干不了,你还是另外找人吧?”

    “哦?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事你杨振宇都搞不定。”,马乡长想到之前朱经理包地被杨振宇戏耍的事情,觉得杨振宇这脑子转的快,村里那点婆婆妈妈的事情,应该难不倒他才对。

    坐回椅子上,拿起杨振宇带来的资料,翻开看了一眼。

    杨振宇道:“几年前的补贴都没拿到手,这几天村民为这事儿天天堵村委门口,张支书忙着迎接检查,综合专干天天做表,你让我这个光杆司令怎么办?马乡长。”

    马乡长抬头看着杨振宇一脸委屈的样子,笑道:“你今天是来找我要钱的还是诉苦的?”

    杨振宇坐直身子,“钱也得要,苦也得诉,马乡长,你得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底层干部啊!”

    马乡长道:“你看看你,哪有村干部的样子?跑到我这里又哭又闹的。”

    杨振宇也想清楚了,今天这事儿没个交代,大不了甩手不干了,一天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我就是个临时的,你要觉得我没干部样,那就撤了我吧!我谢谢你。”

    马乡长伸手点了点杨振宇笑道:“跟在张明康身边,耍无赖的功夫是越学越长进了。

    土地承包补贴款还想不想要了?”

    杨振宇立马提起精神,争论道:“马乡长,一码归一码啊,土地承包补贴款是我用来发展产业的,现在聊的是村民们庄稼损失的事情,你要拿这个事儿压我,我可不认啊。”

    土地承包补贴款十来万,杨振宇说什么也不能把这个钱当成筹码。

    “瞧瞧你那点出息!”,马乡长嫌弃道,“一会儿去财政所把字签了,然后去银行办手续。”

    “这个?”杨振宇起身指着桌上的申请。

    马乡长道:“先放我这里,我再帮你们催催,这算给你面子了吧,杨主任?回去提醒杨家湾村的村民,不要做极端的事情。”

    “好好好!”杨振宇手上比着OK的手势出了门,直接去财政所了。

    会哭的娃有奶吃,这句话倒是没错。

    至于村民们的那些申请能不能下来,杨振宇也超控不了,至少回去有个交代,这事儿他做了。

    办完手续,银行承诺24小时内把钱打到他的卡上。

    杨振宇心情舒畅开着车回村。

    刚到村口,路过的村民就在议论村委又出事儿了。

    杨振宇的好心情瞬间没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又有人因为野猪的事情来村委闹了。

    他没想到的是,事情远比他猜测的要糟糕。

    前脚停下车,一辆警车后脚跟了上来,停在村委会门口。

    警察都招来了!

    难道有人被野猪撞伤了?

    杨振宇赶紧跑进大门。

    人群围了一大圈。

    杨振宇挤进去,篮球场中间放着一头血淋淋的野猪,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模样已经没气了。

    这头野猪起码有上百斤。

    杨振宇激动道:“谁干的?”

    村民们纷纷看向坐在石台阶上的杨奎。

    杨振宇跑上去,“杨叔,你干啥?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违法行为?”

    杨奎起身拍了拍屁股,脸上还带着笑,“我晓得,小杨。”

    “你晓得还去干,警察都来了。”杨振宇责备道,他也没想到杨奎说的解决方案会是这样,村里这几年举办的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宣传活动不在少数,村民们就是因为知道野猪杀不得才天天跑村委来闹,无非就是追追补贴款。

    杨奎一脸淡定,“小杨,只有杀才能解决办法,赶没用。”

    这时,两位民警走了进来。

    杨振宇猜测应该是有村民报了警,毕竟杨奎在村里名声太烂了,虽然杀野猪是件解恨的事情,但是在有些村民的心里,杨奎比野猪更可恶。

    两民警蹲下看了一眼死去的野猪,伸手提了两下夹住野猪后腿的兽夹,又翻看了一下野猪的脖子。

    杨振宇也看明白了,杨奎先设陷阱抓住了野猪,然后一刀捅进野猪的喉咙解决了它。

    警察走到杨振宇面前问:“你好,请问你们村主任在吗?”

    杨振宇微笑着应道:“我就是,杨振宇。”

    警察伸手道:“你好,杨主任,我们是龙山镇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案称你们村有人非法狩猎野生保护动物,请问你知道详情吗?”

    杨振宇解释道:“是这样的,警察同志,野猪在我们村横行霸道很多天了,把村民们的庄稼都糟蹋遍了,大家痛恨欲绝,一直向上面汇报,也没有结果,所以才会做出比较极端的事情。”

    还蹲在野猪尸体旁边的民警严肃道:“杨主任,我现在要强调的是,这件事涉及到非法狩猎的违法犯罪行为,《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禁止使用毒药、爆炸物、电击或者电子诱捕装置以及猎套、猎夹、等工具进行猎捕。”

    民警提着夹着野猪大腿上的猎夹道:“你作为村委干部,这样的法律尝试应该有吧?”

    “这事儿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杨振宇极力解释。

    “和杨主任没关系,他不知道这事儿,野猪是我杀的。”杨奎站出来道。

    民警走到杨奎身边:“麻烦你跟我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这时,村民中总算有人冒出来说了一句话,“野猪糟蹋庄稼,你们不来管,现在杀了又来抓人,这是什么道理啊?”

    一人开头,众人跟着说了起来。

    “这野猪就是个祸害,除害还有错吗?”

    “地里的庄稼谁来管?”

    “我虽然不喜欢杨奎这人,但是这件事做的挺仗义的。”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