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陆泽的仕途官道
    张佳妮比叶凡早两年参加工作,同样毕业于省中医药大学,算是校友。

    只不过,叶凡学的是中医骨伤专业,而张佳妮学的是中西医临床医学专业。

    两个专业分属不同的二级学院,又不是同一年级,平时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所以即便张佳妮被评为省中医药大学十大校花之一,一直未从初恋失败的阴影完全走出来的叶凡也从未关注过她。

    刚入职的时候,张佳妮倒是对于这位低两届的学弟表现出足够的热忱。

    叶凡一开始还礼貌性地敷衍几句,不过,很快就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他的耳朵里。

    传言说张佳妮和科主任胡钟山有一腿,胡钟山为了她和结发妻子离婚,连七岁儿子的抚养权都主动放弃了。

    为了让小三上位,真正做到抛妻弃子的地步。

    虽然叶凡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真的,但是有一点,傻子都能看得出,张佳妮和胡钟山的关系不一般。

    他可不想掺合其中,也不屑于同这种人多费口舌。

    在他看来,再漂亮的皮囊如果心术不正,也配不上美佳人的称谓,真正的美人一定是表里如一的,就象吴雨霏一样。

    医院本应是救死扶伤的神圣之地,可是小人得志、藏污纳垢,唯利是图……

    这还是白衣天使之家吗?

    叶凡直觉得科室里流动空气都是污浊的。

    因此,只要有空,叶凡就会往门诊跑,跟着老主任张柏礼抄方学习,有时也帮着给病人做针灸。

    一来二往,久而久之,老主任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位科室新来的小同事。

    诊余闲聊之际,叶凡也大致了解了科室的发展史。

    中医康复科在市中医院建立之初就有的,不过,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针灸推拿科。

    老主任张柏礼是建科元老,在首任科主任退休后,就开始接班。

    因为医术高疗效好,服务态度也不错,收费也很合理,又是全市最权威的中医院,所以就诊的患者非常多,一到周末,更是人满为患。

    几十年来,针灸推拿科都算是江州市中医院首屈一指的金牌科室。

    名医-名科-名院,好医生成就好科室,好科室塑造好医院。

    毫不夸张地说,市中医院之所以能成为老百姓心中口碑最好的医院,针灸推拿科功不可没,老主任张柏礼同样功不可没。

    然而,刚刚走马上任的新院长却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光有好口碑不产生经济效益根本没用。

    在全院中层以上干部例会上,他还找来资料,用数据说活。

    同样是市级三甲医院,江州市一院年业务收入竟然比市中医院多出十倍都不止。

    可是单从就诊人次来看,其实只多不不到一倍。

    由此可见,差距主要不在病人数,而是平均每个病人的费用上面。

    新院长又拿出一张统计表,数据显示,全院病人数最多的是针灸推拿科,而病人平均收费最低的也是针灸推拿科。

    而且与平均收费最高的手术科室相比,低了不止一点点,算下来竟有近百倍的差距。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只用做一台手术,就抵得上针灸推拿科全科室人忙碌一整天带来的收益。

    因此,新院长提出医院亟待改革,作为常年收入垫底的针灸推拿科首当其冲。

    科主任张柏礼被一次次“请”到院长办公室谈话,不过出于医德素养,他愣是不肯按照院长的意思“拓展”业务范围,增加收费项目。

    要知道,张柏礼的为医准则是让病人花最少的钱看好病。

    就目前的收费项目他都还嫌太贵,对于一些经济拮据的患者,常常偷偷给减免治疗费。

    如今看到那一溜华而不实的治疗项目以及旁边标记的收费标准,张柏礼自然是据理力争,坚决不予执行。

    后来……

    后来张柏礼科主任的帽子就被摘了,接替他的是一名西医大夫——胡钟山。

    叶凡很想为老主任鸣不平,可是他自知人微言轻,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正所谓世事难预料,突然就有这么一天,时任常务副院长竟破天荒地亲自来找他。

    叶凡很纳闷,还以为自己犯什么事了,毕竟自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医生,自打入职市中医院以来,还从未受到常务副院长的接见。

    一路上,叶凡很是惴惴不安。

    令他更为惊奇的是,常务副院长并没有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开车去了一家咖啡馆。

    “小叶,想喝点什么?”

    常务副院长和蔼可亲的样子让叶凡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虽然之前从未跟他正面打过交道,但是他的大名叶凡早就如雷灌耳。

    当然了,主要还是从老主任张柏礼那里打听来的。

    他的年纪比老主任差不多小一轮,学的是中医临床专业,大专学历,姓陆名泽。

    毕竟后,本来是分配在中医内科住院部的。

    按照医院规定,除特殊情况外,新入职医生一般都要轮转科室。

    令大家没想到的是,陆泽轮转到医务科后竟被医务科长强烈要求留了下来,从此转科调到医务科做了一名普通的科员。

    事实证明,医务科长的确独具慧眼,陆泽非常适合在医务科工作。

    热情、细心、认真……陆泽在医务科干得风生水起,很快就成了科长的心腹爱将。

    业内人士都知道,医务科是分管医生的,护理部是分管护士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临床医生和医务科算是“天敌”,因为医务科主要的工作就是给临床医生“找茬”,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检查病历书写是否及时和规范。

    要知道,无论是住院部的医生还是门诊医生,病历书写都是心中永远的痛。

    除此之外,医务科还会定期组织临床医生参加“三基”考试。

    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也通过了执业医师的资格考试,结果还是要没完没了的考试考试考试,可想而知,在医院上班的医生得有多崩溃。

    无怪乎临床医生一提医务科的就头疼,远远的看见医务科的就要绕着走。

    诚然,医院的医疗质量是重中之重,而医务科做这些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医疗质量。

    不过医生毕竟也是凡人,不是机器,也不是铁打的,在不违反大的原则下,有时也想偷偷懒。

    就好比学生面对老师布置的作业,已经熟练掌握得不能再熟练了,偶尔“抄抄”作业其实也无可厚非。

    如果是开明一些的老师,大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

    当然,更多的老师则是死板而教条,一经发现,肯定小题大做,罚站叫家长还是轻的,更有甚者,直接给个处分。

    庆幸的是,陆泽不仅属于开明那一拨的,而且开明得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就拿检查住院病历的事来说吧,对于未能及时书写病程记录的,不仅不处罚,反而自行查房后偷偷给补齐了。

    对于“三基”考试则更是每次都不小心“泄题”,其实操作起来很简单,就是复印试题的时候,故意落下一张放在打印室。

    而在监考的时候,对于拿小抄的同志也是装作没看见。

    正是因为在全院临床医生中口碑不错,几年后便由医务科长举荐,职工大会上几乎是全票通过,坐上了副科长的位置。

    又过了几年后,医务科长到了退休的年纪,陆泽顺理成章地接替了他的位置。

    自从坐上了医务科头把交椅后,陆泽就象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是那个专为临床医生着想在上级面前打掩护的“贴心人”了。

    他比前任严厉的程度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时之间,全院医生都人人自危。

    不过,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具有两面性的,正是在新任医务科长陆泽的严苛管理下,医院的医疗质量突飞猛进,甚至受到省级表彰。

    作为获得这份建院以来最大荣誉的大功臣,陆泽又顺理成章地升职了,被任命为医院副院长。

    又经过不懈的努力,几年前坐上了常务副院长的宝座,成了医院的二把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