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9章 手帕
    六点,沈秋几个人吃完了早点。

    七点半就听到了一个突发消息,山海藏宝阁单方面宣布因为特殊原因,取消原定于今天举行关于黄金大钟的下半场拍卖,具体情况另行通知。

    八点,沈秋和炮爷就准时到达了白家古玩店。

    老远就看到柳蓉儿盘坐在店里面的红木座椅上风光无限。

    人逢喜事精神爽!

    屋子里开着暖气,柳蓉儿穿了一件半敞的白色衬衫,胸口嫩白的肌肤无限显露,脸上也化了个漂亮的装束,一扫之前被骗的晦气,整个人的身上不仅散发出一股独特的自信美,两条白皙修长的大长腿异常亮眼。

    光是沈秋入场的几分钟,旁边顾店长咽了好几次的口水。

    “可以啊!柳老板!”炮爷大摇大摆的走进屋子,朝她竖起大拇指:“没想到日岛人的店真的被你们搞定了!黄金大钟拿回来了吧!在哪在哪!快让我们瞅瞅嘿嘿!”

    柳蓉儿直接无视炮爷的存在:“滚一边去,让沈秋来跟我说话!”

    柳蓉儿就这么盯着沈秋,透亮眼眸电力十足,嘴角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柳老板!”沈秋主动跟她打招呼:“早啊柳老板!”

    “行了行了,别跟我扯那些有用没用的,今天姐姐心情好!来来来沈秋!拉我起来!”柳蓉儿无视全场人的存在,伸出白玉一般的手臂:“怎么着?就冲我们拿回来黄金大钟,沈秋你就不该拉姐姐一把?男人都爽了不认人的吗?”

    “行行行柳老板……”沈秋由衷的笑了,瞧柳蓉儿这语气,十有八九是搞定了,否则山海古玩店也不会临时取消黄金大钟的拍卖。

    “叫什么柳老板!喊我姐姐!”

    “姐姐……”

    柳蓉儿这才一把抓住沈秋的手,长出一口气站了起身。

    “柳老板东西呢?黄金大钟呢?”

    “你管我要东西?你答应我的事儿呢?先拿上来让我掌眼!姐姐丑话可得先说了,你找来的藏品必须要能进赏宝大赛的实力榜,低于那个档次直接把你们轰出去!”

    “这个没问题,柳老板你先给我个准信,黄金大钟回来了吗?”

    “回来了。”柳蓉儿看沈秋的眼色充满了欲望,仿佛是一只猫见到见到自己最喜欢的鱼骨头。

    沈秋也不卖关子,将那件扬州瘦西湖的风景手帕从口袋中掏出,因为是偶然之间发现的手帕,沈秋只是简单的用真空棉把它包裹了起来,拿出来的时候多少有些磕碜。

    “我说沈秋,你好的不学怎么也学起日岛人来了啊!空手套白狼来了呀!"柳蓉儿瞅了一眼,没来由一肚子火气火气上来了:“你这手帕怎么感觉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呀!”

    炮爷嘿嘿一笑:“柳蓉儿,你要觉得这块垃圾那你就走眼了,你说我家兄弟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呢!”

    这点柳蓉儿倒是不反对,接过手绢撇了一眼,面颊依旧有些嫌弃,随后将手帕交给新来的鉴宝大师傅。

    新来的大师傅姓储,约莫四十岁上下,对沈秋客气抱拳行礼:“见过沈秋师傅!在下储卫国,听说过沈秋师傅的事迹,多有得罪还请包涵!”

    “储师傅不必客气,务必要仔细查看!我稍微提醒你一点,这件宝贝可不是寻常的东西!可以说是一件真正流落在民间的珍宝!”沈秋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一句。

    “得了吧沈秋!你当我们的师傅是吃白饭的吗?储师傅之前可是在国家博物馆工作的!好东西不会看走眼,垃圾玩意你拍再多的马屁也无济于事!”

    储师傅小心翼翼的接过那件特殊的手绢,将手绢平放在桌面上,对手帕的材质、水墨画的绘制、以及有可能出现的落款都事无巨细的做了查验。

    忙活了十多分钟,储师傅才放下了手中的鉴别工具:“老板娘,我鉴别好了!”

    “那就直说吧,不用给谁的面子,看出什么说什么!”

    “老板娘,这是一块颇具姑苏风格的手帕,画的是江南名胜风景扬州瘦西湖的景象,首先说它的材质是当年极为珍稀的缂丝材质,这种材质耐磨性高,防水防磨、便于保存,可以说是当年布料中最适合作画的布卷,乾隆时期的价格就已经达到了三千白银一卷的天价,在当时来说就是相当奢侈了。”

    储师傅接着阐述这件手帕的年代:“类似于这件手帕,我们可以根据它的材质来判断它的归属年代,在中国的历史上,缂丝制作工艺最好、最发达的就要属乾隆年间,尤其皇帝本人对此也非常的喜爱,不仅随身带着缂丝的制品,脸红后果三十六院的皇后妃子们也极其的喜欢缂丝制品。”

    “每个年代的缂丝编织的针法都有所区别,康熙时期是饶八字的走线,到了乾隆年间就《品》字型的走线,再后来到了嘉庆年间就是米字形状的走线,所以根据这件手帕的走线工艺,我们可以判断这块手帕是来自乾隆年间的一件精品!”

    储师傅分别拎住手帕的两个角,背后打上来一张耀眼的灯,透过灯光可以更加清楚的查看到这幅《扬州瘦西湖》的作画细节。

    “老板娘,我之所以说它是精品,是因为画这幅画的人功法了得,作画的水准绝对是大师级别的水平,我们在鉴别字画类的同时,一般都先查验是谁的作品,如果是名人的话,这幅作品的价值就会提升,但是这幅作品我刚才仔细查验了一下,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落款,所以价格方面确实给不了太高的价格!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否认这是一件精品的画作!”

    储师傅打上强光手电,用手电的光亮随着下笔的笔锋走了一圈:“老板娘你看!无论是风景描绘,还是波光的落笔、还是梅花花蕊的点墨、都没有拖影、重叠迹象、大景自然小景细节严谨,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画家是一气呵成之下完成的这件作品,这位画家是一位胆大心细的能人!”

    “介于各种情况,我给出的估价是10w的价格,不知道沈秋师傅对这个估价满意吗?”

    十万?

    柳蓉儿略微显得有些失望:“沈秋我让你去找赏宝大会实力榜的作品,你就给我弄来一件破手绢?十万块?你确定十万块能进赏宝大会的实力榜!刚来耍你姑奶奶我看你今天是不想回家了吧!走走走!姑奶奶今天就给你上一课!”

    柳蓉儿簇着沈秋就要把他往二楼赶:“别别别柳老板!我话还没说完呢!储师傅呀!这幅画鉴别的比较全面,但你却忽略了一个细节,也正是这个细节可以让预估的价格形成了比较明显的落差!”

    “落差?”储师傅当即开始紧张了起来:“本人愚昧,还请沈师傅明示!请问有多大的价格落差……”

    “额,你给出的预估价是十万,在后面再加两个0吧?”

    “再加两个0?那就是一千万?”储师傅嘴里嘀咕着,突然睁大了双眼:“沈秋师傅?你是说这件藏品价值一千万?”

    柳蓉儿的樱桃小嘴高高崛起:“沈秋你可别忽悠我啊!这块不起眼的手帕价值一千万?”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