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宫月在给孩子找个爹
    宫月在纠结怎么处理腹部孩子的事情,也是被传到了宫如熙的耳边。

    宫如熙刚正在吃着别院送来的果瓜,想起了最近慕炎会来到宫府的事情,嘴角勾起了笑容:“清荷,你让慕炎在宫月的院落等着我。”

    “咦,小姐,这是想要做什么啊?”清荷经历过了这几个月和宫如熙待在一起的日子,也渐渐地习惯了此事,早就知道了自己也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她只有把宫如熙伺候好了,说不定才能回去。

    宫如熙神秘笑着:“你觉得宫月肚子里面有个孩子,现在不着急找个替罪羊来当孩子他爹吗?”

    什么?清荷虽然武功高超,但为人还是很单纯的。

    她在听见这话时,表情显然是比之前还要严肃:“宫月不应该找孩子他爹负责吗?”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找个男的,当孩子他爹呢?

    这分明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啊。

    宫如熙也是被清荷所说的话给逗笑了,无奈地叹长一口气:“可问题是她可能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

    据她的眼线提供的资料,那一天晚上宫月不仅是和慕秋寒共赴巫山,而且她还去找了蒋无二。

    这还没包括宫月那一天遇到的几个男人的事。

    只怕宫月也不知道谁才是孩子他爹,所以就只能按照谁倒霉选择谁咯。

    清荷早就被宫如熙所说的话震惊到不知道该说怎样的话了:“虽然都是宫家人怎么感觉还真不太一样呢。”

    宫如熙让清荷这段时日,密切地观察宫月:“总之你有宫月的任何的消息,都要第一时间和我说。”

    清荷表示明白,便离开了。

    殷天磊后脚过来找清荷,也不将自己当做是外人,很不客气地伸出手,打算抓着瓜果吃。

    嬷嬷不喜欢殷天磊做事情没有任何的规矩,伸出手来,打在了殷天磊的手:“行了,这是小姐吃的果瓜,岂能是你能随意碰触,或者可以吃的东西。”

    殷天磊抓了抓头皮,不满地望向嬷嬷:“嬷嬷,你怎么还对我那么凶巴巴的呢?”

    “那还不是你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怎么懂得规矩吗?”嬷嬷瞪了一眼殷天磊:“清荷现在不在这里,你也没必要留下来了。”

    殷天磊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地望向了事不关己的宫如熙:“小姐啊,嬷嬷对我真的好凶呢。”

    宫如熙哦了一声,早就知道了殷天磊的性格,淡然如斯:“没事。”

    殷天磊冷哼:“行吧,你们都是一伙儿的,都在欺负我。”

    嬷嬷:“你是男人,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殷天磊同样愤怒地看向嬷嬷:“男人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委屈吗?”

    他顿了顿,低下头,假装要哭:“嬷嬷,总是对我一直都不是很好。”

    宫如熙看着嬷嬷那恨铁不成钢,以及殷天磊总是喜欢逗着嬷嬷的样子,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所以她只能是让嬷嬷退下:“嬷嬷,你去看清荷办事的进度。”

    嬷嬷从来是很放心清荷办事效率:“小姐,你也不用太去担心清荷的办事了。连我都没有办法挑出任何的毛病的啊,你直接放心好了。”

    宫如熙哎了一声,示意嬷嬷快点退下:“我要和他聊聊。”

    嬷嬷这才了然,知趣地退下。

    她走到门口,将手放在了木门上,整个人都有些蒙圈,一时半会,都很难再次说的清楚。

    小姐从来都不会和殷天磊说这么多的话,这时候是怎么回事啊?

    宫如熙确定木门关好了之后,这才对着殷天磊说道:“我要联系你身后的神秘主子。”

    殷天磊脸颊挂着坏笑,有些震惊,但还是反应很快:“小姐,殷某一直都是你的人啊,怎么可能还有什么神秘的主子呢。”

    他为难地蹙眉:“小姐,你这话真是爱开玩笑。”

    宫如熙望向殷天磊那笑脸相迎的样子,从衣袖内拿出了今天凌晨殷天磊送出去的书信:“这一封书信是别人拦截下来给我看的,笔迹,你应该很熟悉吧。”

    殷天磊还在假装自己听不懂宫如熙的话。

    宫如熙也不着急,反而是起身,朝着外头走:“如果清荷知道,你还在背地里联系她的主子,估计也不会让你亲近半分,还会觉得你欺骗她了。”

    殷天磊连忙出声,见情况不太对劲:“小姐,你这样为难我,这又是何苦呢?”

    宫如熙挑眉,转过身,态度比之前还要坚定:“那你可愿意帮我联系后面的那人?”

    “那人今日不是要来了吗?”殷天磊还在谎称,身后的主子是慕炎。

    可惜的是,宫如熙早知道了这件事情,在听见殷天磊所说的话时,表情比之前严肃:“我早知道你后面的神秘主子,根本不是慕炎。”

    殷天磊:“小姐,你是在听别人胡说什么了。”

    宫如熙吐出兰气:“我之前主动和慕炎说开了此事,对方表示自己一概不知。”

    她顿了顿,密切地观察殷天磊的表情变化:“所以,你说出实话吧。”

    殷天磊嬉皮笑脸:“哪里有人会那么快承认自己的事情呢。”

    宫如熙知道殷天磊还是不想要说,就也没在追问那么多,只是放过其:“你若是想要离去的话,那你就直接离开这里。但是有一天必须要知道,真相是不会被永远掩盖住的。”

    殷天磊捏紧衣袖,快步离去。

    宫如熙同样眼底内坚定,更想要知道殷天磊后面的神秘主子到底是谁。

    清荷和嬷嬷回来之后,看见殷天磊着急离去,也来不及打招呼的样子,故而觉得奇怪。

    最先问的人是清荷:“小姐啊,你在和殷天磊说什么了?”

    嬷嬷好奇地看过来。

    宫如熙含糊地一笔盖过,转移话题:“慕炎来了吗?”

    “雍亲王世子爷已经到了宫月的院落,不巧的是,慕秋寒也在一侧跟着。”嬷嬷都能想象之后的事情变得很是精彩了。

    谁能想到,慕秋寒也会来。

    宫如熙正愁着找不到机会报仇,这样正好是能一箭双雕:“那这么好看戏,怎么可以少了我们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