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7章,赶出府
    “你们这些大胆的奴婢,还不赶快给我放手,要是我家怡乐被你们伤到了,我非叫怡一把你们给打杀了不可。”

    “我的话你们听到没了?你们这些该死的奴婢!”

    孙氏饱含怒气的话语在正院里响起。

    紧接着,正院下人就看到谷雨带着婆子们押着颜怡乐走了院子,在她们身后,跟着胡搅蛮缠的孙氏和着急慌乱的颜怡欢。

    上房正门大开,稻花坐在主位上,清楚的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孙氏看正院到了,也不跟谷雨几个纠缠了,大声哀嚎了一声,直奔正厅而去,一踏进房门,就对着稻花发号施令:

    “怡一呀,你这养的都是些什么下人呀,你看看她们把怡乐欺负成什么样了?赶紧的,快叫她们把怡乐放了。”

    稻花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孙氏,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目光移向后面被押进来的颜怡乐身上。

    婆子手里头都有一把力气,将颜怡乐往前一推,颜怡乐就跌跪在了地上。

    见此,孙氏可心疼坏了,怒气腾腾的看着稻花:“怡一,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没你这么狠心的,怡乐可是你妹妹!”

    稻花眸光转冷:“二婶,看来这些年,我真的是太给你们脸了,纵得你们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了。”

    稻花的声音很平静,可里头却没丝毫温度,听得颜怡欢后背直冒冷气。

    孙氏也被稻花淡漠的神色给惊住了,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她,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顿时泄了气。

    不过为了女儿,她还是硬着头皮道:“怡一,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的长辈。”

    稻花神色淡漠:“二婶,当年二叔因为在外豢养外室,差点将颜家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家业毁于一旦,按照族规家规,二房是应该被逐出颜家的。”

    “之所以只是将你们分了出去,那是看在祖母的面上,这些年,大房三房对你够宽容了,也没少提携,怎么,你们就忘了自己犯下的错了?”

    “今天就算祖母在场,我要真不认你,她老人家也不会说什么的。”

    孙氏怔了怔,自知理亏的她,也不敢在摆长辈的架子了,心虚道:“你这孩子,怎么还翻起旧账来了?”

    稻花神色淡淡:“这不是有人脸皮太厚了吗,以前不计较,是给彼此留点脸面,如今有人蹬鼻子上脸,那我只好撕破脸皮了。”

    孙氏还想说什么,被颜怡欢给制止了。

    颜怡欢看着稻花:“大姐姐”

    稻花打断了她,看她的眼神不复以往的亲厚,变得有些冷漠:“二妹妹,我不喜欢迁怒。”

    颜怡欢心头一紧,嘴里的话顿时卡在了嗓子处。

    稻花没在看孙氏和颜怡欢,目光落到跪在地上一脸狼狈的颜怡乐身上:“很遗憾?你倒是比其他盯上萧烨阳的女人要聪明一些。”

    颜怡乐眸光闪了闪,咬着唇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稻花冷笑:“不懂吗,那不防让我来猜猜你心里是怎么预谋和打算的。”

    “你心里很清楚,萧烨阳根本不会看上你,也知道,我是怎么也不会接纳你的。”

    “可你就是想永远留在王府,该怎么办呢?”

    “萧烨阳看重三个孩子,有什么比讨得孩子欢心让他们为你说好话还要好的办法呢?”

    “这段时间,你其实做得很不错,至少大部分人都没能觉察到你内心真正的目的,你也确实是成功了,成功让孩子们不断在萧烨阳面前提及你。”

    “因为孩子们对你的亲近,萧烨阳对你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偶遇时,也会主动招呼你了。”

    内室里,稻子嘴巴噘得高高的,求证似的看向萧烨阳:“爹,四姨真的是故意接近我们的吗?”

    萧烨阳摸了摸鼻子,神色似乎有些尴尬,别说,还真如怡一所说的那样,因为还小对颜怡乐的亲近,偶遇颜怡乐,他态度比以前好了很多。

    外头,稻花的话还在继续。

    “萧烨阳对你态度的改变,让她内心的欲念越来越浓烈,也看到了更多的希望,所以,你越发卖力的讨好三个孩子了。”

    “你用你痛失孩子一事,成功获得了孩子们的同情,本来,事情也一步一步按照你的预期在发展。”

    “可惜呀,进入二月,稻子就要去上学了。”

    “你很清楚,稻子一走,我是不会任由双胞胎到处乱跑的,这样一来,你用孩子来吸引萧烨阳的办法不就泡汤了吗?”

    “再加上,我们又开始给你物色人选了,你知道你是推脱不了多久的,就算你看不上我们帮你相看的人家,我也不会让你们一直住在王府的。”

    “所以,你就在今天谋划了荷花池落水一事!”

    屋子里,只有稻花平静的声音,可听在众人耳中,却又无比的沉重。

    颜怡乐因被人捅破了心事,面色苍白无比,虽她后背挺得直直的,可也不过是在强撑罢了。

    一旁的孙氏,早就跌坐在了椅子上,脸上全是难以置信。

    她是真的不知道小女儿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

    颜怡欢呢,垂头看着地面,面上带着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怡乐窥觊自己的姐夫,还被挑明了!

    稻花继续说道:“你知道萧烨阳最喜欢稻芒了,看到稻芒落水,肯定会亲自下水救人的。”

    “你抱着稻芒,那时萧烨阳怎么也会连你一块救的。”

    “浑身湿透,肌肤相贴,你在豁得出去一些,将衣衫扯乱,暴露出肌肤,那么多人看着,到时候,萧烨阳不认也得认。”

    “你是因为救稻芒而落水,哪怕赖上了萧烨阳,我也不能说什么,就算再不愿,以二叔二婶胡搅蛮缠的能力,你如愿的概率非常大。”

    “你真的是算计得很周全,若是使了其他手段,就算进了萧烨阳的后院,也会招来萧烨阳的反感,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你真的很聪明,借着救稻芒上位,萧烨阳哪怕不喜欢你,也得对你怜惜一二。”

    所思所想全被人知晓,颜怡乐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晃了晃,跌坐在了地上,不过,她还是抬头看向稻花,冷笑道:

    “大姐姐,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从小你就不喜欢我,如今竟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抹黑我,比毒,我可比不过你。”

    稻花面上露出讽刺的笑容:“颜怡乐,你太高看自己了,你哪里就值得我出手对付你了?”

    说着,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颜怡乐,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厚颜无耻和恶毒,为了一己私欲,竟对一个两岁的孩子下毒手。”

    “这么冷的天,稻芒若是落入了荷花池中,就算不死,身子也会被冻坏,你怎么就下得了手,良心都被狗吃了!”

    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孙氏这时回神了,连忙反驳道:“不不不,怡一,肯定你是弄错了,怡乐不会害稻芒他们的,肯定不会的。”

    稻花猛地回头,眼神冷漠的看着孙氏:“二婶,这些年我们对二房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你们有什么事,都是我们在帮你们善后。”

    “如今你的女儿窥觊我丈夫,加害我女儿,往小的说,是不顾念姐妹之情,往大的说,是恩将仇报,你竟还在这里为她开脱。”

    孙氏被说得无法反驳,看看稻花,又看看颜怡乐,气得跑过去猛打颜怡乐:“你真是气死我了。”

    看着盛怒的稻花,颜怡欢知道今天的事不可能会善了了,想了想,‘噗通’一声跪在了稻花面前。

    “大姐姐,我知道怡乐犯得错不可饶恕,我也没脸向你求情,可是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姐妹,还想请你看在怡乐和离,心智被蒙,绕过她这一次。”

    说完,就给稻花磕了个头。

    稻花面无表情的看着颜怡欢:“颜怡乐不仅是条白眼狼,还专会在背后捅刀子,我可要不起这样的妹妹。”

    “怡欢,我一直觉得你是二房少有的明白人,可现在你这个时候还在为怡乐求情,真是让我失望至极。”

    “你虽口口声声叫着我大姐姐,可在你心里,到底是比不过一母同胞的怡乐,亲疏有别,我也不怪你。”

    “可怡乐害稻芒这事,但凡你心底里有底线,就不会开这个口,但凡你还有拿我当姐姐,就不会这般对我。”

    “你以为我会对怡乐怎样?打她?还是杀了她?”

    “不,我不会因为这样一个人脏了自己的手。”

    说着,面色一沉。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了,来人,送她们三人出府,日后咱们也不用继续来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