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2行动比语言更有力量
    大军凯旋,在燕北向来是比过年还热闹高兴的事。

    虽是循着旧例,但肖绛却是第一次参加,还是处处透着新奇。

    但她当成不成围观者,因为高闯一直牵着她的手,让她也成为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肖绛明白,高闯之前用行动对王公贵族们说过:这是我心爱的女人。

    现在他同样在用行动告诉他的军中同袍:王妃,本王甚爱之。她,以后也是你们效忠的目标。

    其实高闯之前确实是这么想的,在王府表现出不避人的亲近也是这个意思。

    他坚信,行动比语言更有力量。

    他的绛绛从武国而来,从来周边环境都不友好,他要为她用最幼稚但也最有用的方式撑腰。

    他要告诉所有人,让王妃不高兴,他就会很不高兴。

    但后来他发觉,牵手已成为可怕的习惯,因为在外面如果不牵着她的话,只觉得手心里都空落落的。倘若她哪天不在他身边,他的整颗心都会空的。

    现在他爱的女人在,他的儿女在,他的同袍兄弟在,燕北的生存压力在这一刻都似消失了,让他感觉格外放松和愉悦。

    肖绛感受到他的情绪,也跟着胡乱开心起来。

    天气火热,晚上就在胜京外城那片空地上,举办了盛大的犒赏宴。这些都是老郭提前安排的,可说是面面俱到,可以想见未来就是管理国家的能人。

    肖绛也见识到了高闯的另一面,和军中将领们离痛饮美酒,当他们高唱战歌的时候亲自擂鼓,虽然还是严肃高贵的模样, 却豪情万丈,英雄无匹。

    “艾玛,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就那么喜欢吗?”身边一道女声调侃。

    这样的场合,何况得胜归来的还有昔日战友,练霓裳之前一直扎根在燕北制药,根本没回来过,此时也要出席的。

    “就是这么喜欢呀。”肖绛本就觉得爱是最大方,不需要隐藏的事,何况在练霓裳这位在燕北的惟一好友面前?

    “而且越来越喜欢了呀,喜欢得不得了。”肖绛抱住练霓裳的胳膊,“怎么办怎么办?他怎么那么好?再喜欢下去,我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鸡皮疙瘩起一身。”练霓裳嫌弃的扒拉下肖绛的手。

    在燕北,尤其在高闯“当众表演”了好几回对王妃持宠爱之后,也只有练霓裳敢这样了。

    “你应该说,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恩爱的酸臭味。”肖绛咯咯的笑,小脸红扑扑的。

    “总是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偏想想,又十分的贴切。”练霓裳瞪了肖绛一眼,“老郭说你是妖精,我深以为然。现在你得到了我们伟大王上的心,可不许吃了他啊。”

    你说的是哪个吃?

    肖绛笑眯眯的想,如果是字面的意思,那就不可能。

    如果是隐含的意思嘛,那真是夜不落空……

    “我才觉得你是个怪女人。”肖绛哼了声,“王上这么好的男人,爱上他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你与他在军中同生共死,咋就没喜欢上他呢?”

    “怎么着?还想给自已加个情敌?”练霓裳没好气,“这就跟吃饭似的,就有人不喜欢锦衣玉食,难道不行吗?”

    说完似叹了口气,“我还很少女的时候就跟着王上了,在我心中,他就像神一样。神嘛,拜一拜就行了,还能把神像抱到家里去?”

    她这个说法很好玩,逗笑了肖绛。

    练霓裳就哼了声,“王上再怎么文武全才,在战场上看够了他杀敌,也是武夫的形象。我自已也粗鲁,就偏偏喜欢个会读书的。往后,我就要找个读书人。”

    肖绛就大大的咦了声。

    以前提前这些问题,练霓裳可是很不以为然的。似乎是男人很麻烦,她绝不想沾一样。

    “你咦什么,还不是你干的好事!”练霓裳又哼,“你和王上恩爱,就关上房门恩爱你们的去,何必要在众人面前也这样?看到你们卿卿我我的,就算是个和尚也想讨媳妇了,何况我呢?”

    “有人这么跟你说吗?”肖绛好奇,“是老郭?”

    “今天这么跟我说的人一大把,好多都是老光棍,可见你们太刺激人。老郭也说了,但别理他。他那人看似很随和,其实内心坚定得很。”

    “别岔话题。”肖绛挥手,“我记着了,以后看到好看又本事的读书人,我帮你介绍。”

    脑海里莫名冒出表哥楚宁人的脸来,心想:他若再不把土豆搞回来,就像山大王抢压寨夫人似的,把他强行许给霓裳算了。

    但又想到练霓裳的处境,就压低了声音,很认真的说,“小魏氏被我们打发到城外尼姑庵去了,但你可以一直留在王府, 不必总住在外头,直到你遇到喜欢的人为止。不要觉得王府没有你容身的地方……”

    “我呆在燕北制药不回,是因为喜欢。你不知道,能有这么重要的事做,我心里是快活的。”练霓裳也很认真,眼睛都闪着光。

    她本来,就不是能困于后宅的。

    “说出来你要打人的,其实我希望来搅和和刺探的人更多些,这样我就能出手揍人,松快下筋骨。我这身子是上不得战场去冲杀了,但天天闲着也很难受。”

    肖绛连嗯了好几声。

    因为燕北制药那边的消息每天都有,她知道练霓裳打得几批不怀好意来的人抱头鼠窜,以至后来没人敢去了。

    “其实之前我和王上也说过了。”练霓裳又说,“王上说了,我可以挂着三夫人的名头,反正他根本连一根头发丝也不喜欢我。等我找到中意的人,他会对外说明我与他的真实关系,会认我做王妹,风风光光让我嫁出去呢。”

    “这样很好啊。”肖绛伸长手臂,抱练霓裳的肩膀,“我的大姑子。”

    练霓裳再度嫌弃的想甩开她,可她硬赖着不放。

    一抬头,正看到高闯在和军医阿九灌酒的百忙之中还望过来,眼神里还有警告。只不知他那警告是吃白醋呢,还是让她对他的王妃客气点。

    不管!还能怎么着。

    心里想着,练霓裳反手勾过肖绛,还在她兴奋得放光的小脸上捏了一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