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6章 那幅画
    关于这一项提议,之前并没有谈论过,现在说起来大家顿时叽叽喳喳起来,尤其是中高层管理,若是能把魏艳丹,朱立东,柳城几个老人踢下去,下面的人才有机会上去。

    队伍一旦庞大起来,各式各样的人就多了起来,今年开始有不少人对这几个人并不服,认为他们不过是进来的早罢了,真论能力,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约翰看了一眼身边的古德利,低声问道:“怎么样?”

    “一个白痴而已。”古德利颇为不屑道。

    约翰目光往苏有容所在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开口道:“我认为现在集团内部的高层管理缺乏监管,尤其是对董事局一众股东的利益监管人,哪怕是董事局秘书,也是由朱立东先生兼职,说心里话,佳峰集团虽说是国际性大企业,可内部实行的依然是家天下的那一套。”

    “高层管理混乱,对于企业长期发展是巨大的弊端,需要一切规范化,施罗德集团派了团队入驻一些部门,不过在高层依然缺乏领导,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增加一个总裁或者是总监的职位,这个位置不受管理层限制,直接对董事局负责,对集团内部的事务,都有权知晓,并且上报董事局成员。”

    约翰朝着两侧扫视一眼问道:“大家觉得怎么样?”

    现场第一时间没人说话,谁都知道高管是听陆峰的,现在安排这么个职位,不就是在陆峰身边装个摄像头嘛!

    短暂的安静后,后排的杨福群第一个跳出来叫道:“我同意,我觉得非常有必要。”

    瞬间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这位研发公司的工程师在今天可以说是大放异彩,陆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又看向了柳城。

    柳城面对陆峰的目光,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这回自己是真的保不住他了,他可能永远的要在集团总部待着了。

    “对于这个提案,认为有必要的可以举一下手,我们是非常民主的,只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同意,那么这件事儿就非常有必要了。”约翰说完举起了手。

    魏艳丹一众人互相看着,现在的场面很是微妙,苏有容玩弄着手上的会议笔,抬起了手,不远处的高盛集团香江分公司代表人也举起了手。

    陆峰目光透过约翰的脸颊盯着苏有容,她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约翰笑了笑道:“刚好百分之五十,陆总对这件事儿怎么看?”

    “我觉得这事儿可以再商议.......。”

    陆峰话还没说完,约翰直接打断道:“再商议?后面事儿可不少,一点二个亿的事儿还没查清楚呢。”

    陆峰被这句话直接压了回来,脸色挤出个笑容,笑呵呵的举起了手道:“批准!同意!”

    “那是设置个集团总监的位置,还是其他位置?”约翰想了一下道:“要不这样,设置一个集团常务总裁吧,级别比副总裁高一节,比集团总裁矮一截,那么我推举身边这位古德利先生,怎么样?”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显然主动权已经不在陆峰这些人手里了,现在推谁出来都是人家说了算。

    冯志耀对于苏有容投约翰颇为不满,眉头微皱,看向隔着一个位置的苏有容冷哼一声,苏有容听到这一声,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道:“哼哧什么?你爹要是在这,看到你这副德行,怕是当场气死。”

    “你死了,我爹也死不了。”冯志耀咬牙切齿道:“叛徒!”

    “叛徒?”苏有容一时间有些忍俊不禁,低声道:“得了吧,你确定你来之前,你爸没交代你什么?”

    冯志耀想起冯先生交代的话,坐在那不再做声,只是他觉得这样的场景,让峰哥很被动。

    现场很顺利的让这位古德利先生空降佳峰集团,担任集团常务总裁,在一片掌声中,古德利上台用中文简单的说了几句,表示一定会不负众望,担任起全体股东的利益。

    “现在大会进行下一项。”主持人看了一眼手上的手牌,抬起头道:“众所周知,佳峰集团是一个年轻的,强大的,富有科技感的国际企业,那么这座高楼是如何拔地而起的?吃井不忘挖水.......不好意思,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需要追寻源头,让佳峰有历史!”

    “佳峰集团的创始人陆峰先生,1990年只身一人来到了苏州,以一处废弃厂房为立身之处,自此佳峰集团快速发展,以电视机为主要产品,不到一年时间覆盖江苏全省,紧接着向全国发展,1991年收购铜业公司,1992年研发公司成立,每一步的背后都是他奋斗的影子。”

    “不知道在多少个夜晚里,他们奋斗着,努力着,就是想让千家万户用上最好的产品,陆峰先生作为创始人,这些日子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当之无愧的人民企业家,我想在这里衷心的说一声,您辛苦了。”

    现场响起掌声一片,陆峰颇为无奈的笑着一起拍手,后面是什么,他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作为集团大股东,施罗德集团深知创业不易,特设鞠躬尽瘁奖,用来奖励陆峰先生的辛勤付出,奖励,波音飞机737型号,私人飞机一架。”

    私人飞机终究还是送到了陆峰的面前,伴随着主持人的邀请,陆峰站起身朝着台上走去,结果话筒说道:“这一套词儿,说的我都以为自己要滚蛋了,帮我回忆回忆自己的创业史,私人飞机这个事儿,原本是我跟约翰先生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成了今天这般模样,其实我不想收,之前就拒绝过很多次了,没想到安排在了今天。”

    “既然盛情难却,那我也只好收下了,毕竟他给我公司里安插进来一个外国人,也算是有来有往了,就说这些。”

    陆峰把话筒还给主持人,在现场稀稀拉拉的掌声中走下了台。

    时间已经差不多下午五点多了,陆续讨论了一些集团管理的问题,董事局会议第一天就这么落下了帷幕,大家对于今天的事儿其实没那么关心,明天才是重头戏,年终分红,各部门预算都在明天。

    随着会议结束,众人站起身往外走,陆峰显得有几分无精打采,柳城走到他面前似乎有话说,陆峰先开口道:“明天让他给我滚!”

    “要不明天不要他们了,开个闭门会议吧。”柳城无奈道。

    陆峰没说话,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很显然今天让他很不爽,苏有容走在前面跟约翰聊着天,俩人有说有笑的摆了摆手互相告别,约翰前脚走了,陆峰后脚上去问道:“没看出来啊,你一个不会英语的,能聊的这么开心?”

    “人家有翻译。”苏有容慢步走着,说道:“怎么?不高兴啊?”

    “你很高兴,我不知道这么做让你有什么好处!”陆峰沉声道。

    “没好处,可是你现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这就足够了,今天不过是开胃菜,明天才是大菜,我就是想让知道,我很重要。”苏有容略微思量了一下道:“我记得冯先生早年间送过你一幅水墨画,那幅画上一个小男孩牵着一条狗在院子里玩耍。”

    苏有容说完朝着四周找寻冯志耀的身影,没看到,笑着道:“我觉得那幅画应该换成一个小女孩了,对了,那幅画还在嘛?”

    “一直珍藏着!!”陆峰声音低沉道。

    “帮你找光刻机这么大个忙,你一直嘴上说感谢,这些年来我家里人过的也比较清苦,就帮忙给他们打个几百万,这事儿不难办吧?”苏有容问道。

    “放心,我这人办事儿,很牢靠的。”陆峰看着她道。

    “你看,这一下我感觉你说话让我舒服的很,天也高了,海也阔了。”苏有容长舒了一口气道:“什么是快乐?快乐不过人玩人,真他妈快乐!”

    晚宴前还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一处会客厅内,陆峰坐在那抽着烟,魏艳丹,朱立东,柳城,杜国楹一众人陆续走了进来。

    “到齐了?把门关上。”陆峰吩咐道。

    杜国楹坐下来第一个开口道:“对方这是想要从内部出手啊,安排个常务总裁进来,以后的工作怕是难免被抓小辫子。”

    “明年大家都多注意点吧,对于一些企业程序该走就走,不要再随意了。”魏艳丹提醒道:“对方一旦抓住这些事儿,在董事局会议上就可能发难,让你下去。”

    很显然,众人对于这位古德利很是忌惮,这些人本来就是跟着佳峰一路起来的,企业的规章制度主要是约束下面的,他们经常因为事情的突发性,或者特殊性,先办事儿,后补流程,比如资金的申请,部门之间预算的挪用等情况。

    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可是存心找茬,那就是大问题了。

    想比较其他人在自己工作中的担心,朱立东则是有大方向的担心,看向陆峰道:“陆总,能不内斗尽量不要内斗,要不然佳峰就是一个割裂的企业,会迅速失去市场竞争力。”

    “我想斗嘛?”陆峰看向众人道:“那我怎么办?拿钱走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