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女尸博物馆(一)
    我将电话放在了周敏面前,指了指这通话记录。

    后者看了一眼手机,说其实这份工作不做也不做了,她之所以会跟警方隐瞒她和傅俊生只见的关系,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一通电话。

    她告诉我,傅俊生死亡当天就是他们三年之约到期的日子,但因为当天她加班加的太晚,所以想说明天再去和傅俊生说这件事情,可她却没有想到,当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她刚从公司电梯上下来,傅俊生的一个电话,就将她叫到了位于郊外某座山上的自建别墅之中。

    “所以,傅俊生死亡之前,曾经去过那栋别墅?”我抬头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说她去的时候傅俊生已经在了,当时他直接拿出了一份解除协议,协议的内容大致就是三年之期已到,以后傅俊生和周敏两不相干,当然,周敏不能向外界透露他的任何私人信息,如有违反他将收回赋予周敏母亲身上的所有医药费。

    周敏当时二话不说,就在这份解约协议上签上了字,可是,剧情并没有朝她想的方向走。

    签完了这份协议,傅俊生要求周敏陪他最后一晚,碍于母亲的医药费,周敏不得已,跟着傅俊生来到了那栋别墅的地下室内。

    然而,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的这一举动,差点把她推入万丈深渊。

    “我跟着他走进了地下室,可是,和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地下室内放置的并不是那些平时他附加在我身上的“刑具”,而是一具又一具尸体,我当时被眼前的景象吓懵了,直接瘫在了地下室门口,而傅俊生那个时候竟直接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刀就朝我走了过来,我没办法,只能转身就朝外跑去,以为那里是郊外,平时本就没有多少人,再加上那天晚上有缝下雨,所以我跑出那座山之后,就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庄落脚,第二天一早,那位好心村民这才用三轮车把我送回了江北市,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来上班,直到傅俊生死了的消息传了出来,我想既然人已经死了,那他也不会再纠缠我了,我也没有必要为了他丢了工作,毕竟我妈还得我来照顾……”

    “哐当”一声,在听到那地下室内都是尸体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站起,手上的水杯,也瞬间落地。

    “你说什么?地下室内都是尸体?你看清楚了么?”我急忙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道:“我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不然我也不用这么慌张,我原本以为他只是ВT喜欢虐。待我,可我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会杀死那么多人,现在想想,我的背后都还在冒着冷汗,我也有想过要去报警,可在没有听到傅俊生死之前,他还是我母亲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我不能,但在听到傅俊生死了之后,我……我还是不能,因为我是我母亲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我一把抓起了放在沙发之上的外套,随即拉着周敏就下了楼。

    “少爷,董事长说,请您等等她,会议马上结束。”就在我拉着周敏离开时,张振楠直走上前轻声说道。

    “准备车,我现在马上要用。”

    说话间,电梯缓缓地关闭,我也压根就没有看张振楠一眼。

    “叶警官……就我们两个人去吗?”在下去的时候,周敏似乎有些顾虑的问道。

    “别怕,我在。”

    电梯门缓缓打开,张振楠安排的车早已等候在正门口,我拉着周敏直接上车后就给阎栩打去了一个电话,让她马上带人赶到周敏所说的别墅,而我,则直接开车赶到了江北郊外的那一座大山之下。

    因为现在在查的是傅俊生的案件,所以笼统的说,只要有关于傅俊生的,都归阎栩管辖,而李西城现在负责的主要是保护慕南乔和查清楚姜强到底和我爸的死有什么关系,所以,我拿起电话就直接给阎栩打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我和周敏下了车,因为别墅是在山上,所以我们只能停在山脚,而在山脚处的时候,周敏还给我指了指东南方的一处山村,说那个山村就是当时她跑下来的时候获救的山村。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随后便带着周敏上了山。

    其实笼统的说,江北市就是一个被山围绕的城市,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却高耸的山峰,而某些有钱人似乎现在越来越喜欢在这种高耸的山上建造别墅,甚至于,他们还问当地政,府承包多少年的大山使用权,仅仅就是为了空闲时来跟家人体会一把所谓的隐居山林的生活。

    傅俊生既然能在这座山上建造别墅,那么也就是说,他大概,已经把这座山给买下来了。

    这座山很大,也很广,光是密林,我和周敏就走了半个小时,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有些疑惑,这个密林很密,密林深处甚至只能看见一些微弱的光源,周围的环境几乎一模一样,就算是当地村民,不熟悉的应该也会迷路,而这个周敏,却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似的。

    “你对这里很熟么?”我跟在周敏身后,疑惑的问道。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那栋别墅里面有那么多尸体,傅俊生自然是不会希望有人能找到那里,所以,即使是要带人去别墅,他也不会让这个人这么熟悉地形才对,可如今,周敏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是正确的,这一点,着实令我费解。

    “其实不算熟,每一次他带我来的时候,总是会蒙住我的眼睛,然后拿着一根绳子像狗一样的牵着我,走了几次之后,我给自己留了个心眼,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事先将剪碎的纸洒在地上,毕竟我是一个女孩子,万一我有什么危险,我还能……”

    我点了点头,抿嘴说道:“这倒也算是一个理由,还有多久?”

    周敏一个抬头,指着不远处的竹林,轻声说道:“穿过竹林我们就到了。”

    我跟着周敏继续向前走着,没过多久,一栋白色的现代建筑瞬间就出现在了我们两人的眼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