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五章 :继位(大结局)
    当天,兰娘就将所有人都召集在了一起。

    “兰娘,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将我们大家都召集在一起呢?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们吗?”

    “对啊,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如果是的话,你直接告诉我们就可以了。”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啊,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的。”

    村民的热情,让兰娘的心里十分不舒服,在路遥的鼓励下到底还是鼓起勇气,将这一切都说了出来。

    “其实我的身份并不是这么简单的,我是齐鸣的女儿。”

    举众哗然。

    “齐鸣?就是那个大将军齐鸣?”

    “我好像记得之前他们曾经从这里过过,进去过荒野,而且还成功出来了,你说的就是那个齐鸣吗?你竟然是他的女儿?”

    “我的天,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呢?”

    想起来之前还曾经以为这些事情全部都是齐鸣搞出来的,所谓的报复,村民们就觉得脸红。

    “我们不是故意的,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才会那个样子说话的,你不要往心里去。”

    “是啊,齐鸣将军是一个非常好的将军,是不会做出来这些事情的人,我们都是相信的。”

    “我找大家,除了告诉你们这些事情以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们,这一切其实都是我做的。”

    村民们有些听不明白:“什么都是你做的,我们怎么有些听不懂呢?”

    “是啊,这一切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做了什么事情吗?”

    “其实那些人都没有死,这一切只不过是我们做的一个计谋而已。”

    说着,兰娘挥了挥手,那些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顿时都出现在了眼前。

    村民们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兰娘给村民们行了个赔不是的大礼:“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父亲曾经横穿过这里,他的死也不是一场火灾那么简单的。”

    “我当初被人连夜送到了这里,其实他们都是我父亲留在这里的人,同时也都是我的人。”

    “当初,我没有让他们将真相说出来,同时这些恨意一直在我的心里,没有办法忘记,所以我才会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

    “害死我父亲的人,接二连三的暴毙而亡,我没有办法去报仇,我不奢望大家的原谅,但是也想要让你们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不用在继续担惊受怕了。”

    齐鸣将军是怎样的威名,当初兰娘来到这里的时候又是怎样子的弱小,有些心肠软的人已经出声。

    “我们不怪你,如果换成是我们的话,我们也一定会这样子做的,而且并不一定会比你做的更好,你只是想要给自己的父亲报仇而已,我们理解的。”

    “是啊,你现在能够说出来这样子的话,就说明你现在已经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了。”

    “谢谢你们。”

    兰娘道谢,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等到大家都散了,将人也都安排好了,兰娘这才又去找了路遥。

    “夫人,这一切都是应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恐怕我没有办法做出来这样子的决定,我可能一辈子都在这些事情当中难过,没有真正的快乐。”

    “是你的到来让我知道了到底什么样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这一切到底应该怎么做,你给了我做出来这些事情的勇气,我是应该谢谢你的。”

    “好了。”

    路遥的脸上有着责怪:“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当朋友的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见外呢?这些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我们也要继续上路了,恐怕就不能在这里留着了。”

    兰娘有几分诧异:“这么突然吗?我还以为你们还会在这里多住几日呢。”

    “不能多住了,元宝还在京城里面呢,我也需要尽快完成自己的任务,回去见他呢。”

    兰娘蹙了蹙眉:“元宝?他是谁?”

    “我儿子啊。”

    路遥顿时眉开眼笑的:“这一回的事情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太过于凶险了,所以我才将儿子留在了京城里面,好歹也能保证安全。”

    “出来的时候,我还答应了他,一定会早早的做完这些事情,然后回去跟他团聚呢,我在这里也待了很长很长时间了,所以现在一定要回去了。”

    兰娘上下打量了打量路遥:“你这个样子,太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人了,如果说你是没有嫁过人的姑娘,我都是相信的。”

    谁不喜欢听好听话,路遥笑的眼睛都快没有了。

    “好了,我们在这里聊聊天也可以,明天一分开,还不知道下次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正当两人想要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传来了一阵骚动。

    路遥和兰娘相视一眼,走了出去,这才发现外面有了一对人马,且穿的是御林军的衣衫。

    顾琮远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路遥握住了顾琮远的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位真的这么大胆,竟然还敢让这些人来伤害我们?”

    顾琮远安抚性的拍了拍路遥的手:“好了,你也不要紧张,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也不要太过于紧张了,我想这应该没有什么事情的。”

    “属下见过琮王殿下,见过琮王妃。”

    为首的马上给顾琮远和路遥行了礼,顾琮远一脸冷若冰霜。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皇上命令属下前来,带琮王殿下和琮王妃回宫。”

    “什么?”路遥不禁诧异出声,“我们是要一起去西域的,怎么会现在就回宫呢,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搞错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统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一切属下都不知晓,待琮王殿下和琮王妃回宫之后,自然就会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好,那请琮王殿下和王妃上马车,即刻回宫。”

    路遥心中有很多不满,可是既然顾琮远已经答应了要回去了,那么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坐到马车上,路遥心里还非常非常不舒服呢。

    “进宫就知道了。”

    顾琮远眼神漠然,转动着手上的扳指。

    ……

    这赶路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很快就回到了京城,红鸾掀开帘子,往外看去,不禁有些好奇。

    “这京城内不对劲儿,没有之前的热闹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都还挂着白色的灯笼和布条,好像是什么人去世了一样。”

    顾琮远和路遥身子都是一僵,这在京城里面的,就连去世都能这么大阵仗的,除了皇家就没有别人了。

    好在,他们两个人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出事的的确是皇家的人,但是却不是皇帝。

    当顾琮远和路遥走进御书房的时候,这才发现皇上好像一夕之间老了很多岁,看到他们的时候也只是抬了抬眼睛。

    “你们回来了。”

    顾琮远和路遥一起行礼:“儿臣(儿媳)见过父皇。”

    “行了。”

    皇上伸出了手,让他们起来:“朕想,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外面的缟素,太子去了。”

    顾子宴没了?

    顾琮远和路遥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可置信,分明他还是好好的呢。

    没有等到他们回答,皇上就已经给出了解释。

    “太子去找了齐鸣的宝藏,在密道中被机关所伤,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死在了路上,来不及救治。”

    难不成是怀疑他们下手,路遥立刻开口。

    “父皇,虽然儿媳和琮远在荒野,可是这一切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啊,父皇,他的死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朕当然知道,在你们回来之前朕就已经都调查清楚了,你们一直都在为齐鸣女儿的事情的确也没有时间做出来这些事情,朕知道的。”

    “朕坐在这个皇位上一辈子了,看尽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原本认为朕可以改变这一切,可是却没想到到最后不过是黄粱一梦,到最后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众人皆看这个位子好,可是朕只感觉到了冰冷,现在朕也已经不想要面对这些事情了。”

    皇上最后抚摸下自己的龙椅:“琮远,朕欲将这个位子给你,你可愿意?”

    顾子宴一去,便再也没有能够比的过顾琮远的人了,顾琮远和路遥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双双跪了下去。

    顾琮远一字一句道:“仅听父皇吩咐。”

    隔日,皇上便下了诏书,禅位给了琮王顾琮远,自己则是去游山玩水,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同时进行。

    路遥看着站在远处的顾琮远走了过去,轻轻地抱住了他。

    “在想什么?”

    顾琮远反握住了路遥的手:“我在想这一切结束的都太过于突然了,争锋相对仿佛就还在昨天呢,可是现在一切就都落幕了。”

    “谁能想到顾子宴竟然真的会跟着一起去呢?”

    顾子宴之所以会去,是因为属下对密道错误的判断,认为十分容易。

    这顾子宴又好大喜功,想着要马上压顾琮远一头,想都不想的就去了,结果将自己葬送。

    顾子宴的死没有让路遥觉得痛快,望着远处的河山,她的声音坚定。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治理好这大好河山。”

    顾琮远揽紧了路遥:“我会的。”

    帝在位四十余年,励精图治,以仁孝治国,虚设六宫,独宠皇后一人。

    后于建元年薨逝于宫中,享年六十八岁,帝悲痛欲绝,传位于二人之子元宝,带后骨灰离去,后再未有人见过。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