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6 酒馆
    可是,又在城里转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里仅仅是一些筑基期的修道者,金丹期都是寥寥无几,更不用说元婴期的了。

    暂时没有去处,两人跟着老人家一起走向他的住处,一路上偶尔聊天,也知道了老人家的名字叫做阿萨姆。

    西域人的名字多有古怪,和中原不同,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阿萨姆大叔,为何这里有这么多的修道者呢”?

    李阳光早已和阿萨姆说明了自己修真者的身份,所以见到城里有很多人都有着或高或低的修为,心里就忍不住的问道。

    “哦,咱们这碧血城可是曾经大名鼎鼎的碧血郎君所建立起来的,他坐化之后,留下各种修炼法诀刻在城中央的广场石碑上面,所以这里几乎人人会修道,除非一些资质不佳的,老夫我资质算是中等,只修得筑基期,再往上却是不行了”。

    跟随着阿萨姆,二人也来到了阿萨姆的家里。

    阿萨姆的家很普通,如碧血城里面大多数人家一般,就是几间木屋,这沙漠方圆百里未见一棵大树,真不知道这些木材是从哪里运过来的。

    “进来吧”。

    阿萨姆走进了屋子里,李阳光也跟着走了进去。

    三人盘坐在地上,阿萨姆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传说修道本是分修真和修魔二者,这碧血郎君呢当时是咱们西域的五毒教出生,后来有了一番奇遇,得到一件上古利器,这才慢慢的混出了名堂,后来一直在碧血城里面参悟那件上古利器的秘密,久而久之也就灵气溃散,最终坐化了”。

    阿萨姆边说边烧着水,很快给二人一人倒了一杯。

    这水在沙漠里面可是价格比黄金还要珍贵,所以每个人的杯子里面都是半杯未满,倒也不是阿萨姆小气。

    “那碧血郎君可有姓名?那件上古利器现如今在哪里”?

    李阳光嘴里喝了一口水,然后将杯子放下,连忙问道。

    “碧血郎君本名西夏金鸿,至于那件上古利器却是最终下落不明,有的人说它被埋在了碧血郎君的墓里,也有的人说是在咱们这碧血城里,总之说话众多纷纭,谁也不知道是真的”。

    忙完了的阿萨姆也坐在地上边喝着水,一边对李阳光说道。

    “那他可有后人在世吗”?

    烧开了的水喝到肚子里面有着一股暖意,正好驱赶了身上的疲惫,李阳光连忙又喝了一口。

    “有的,不过他们却是法力高强,不像城中居民那么法力不堪”。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碧血城中央的城主府里面,咱们这碧血城倒是没有什么特产或者矿石,却是吸引不少高手前来,想必也是和你们一样,都想寻找那上古利器吧”。

    “如果你们此行目的也是如此,你们不妨到城中去碰碰运气,那里外来的高手较多,也许小道消息也比较多吧”。

    阿萨姆其实早已了解李阳光二人是来这里寻找那碧血刀,只是自己实在知道的有限,只好告诉他们这么多,其实他心里也有其他的想法,自己祖祖辈辈好几辈子都在这里,现如今外来的修道者越来越多,这里早已不如从前那么朴实,越来越多的探宝者涌入此地,纷争也越来越多,深怕哪一天自己的家园遭到破坏,只希望那件上古利器早日被人发现,趁早断了那些人的希望。

    “那我们告辞了,阿萨姆大叔”。

    李阳光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叶青青,然后二人一起离开了阿萨姆的家里,往碧血城的中央走去。

    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很多,甚至有人成群结队的前来经商,想必就是阿萨姆口中的商队,毕竟这里物资匮乏,从中原调集一些货物过来,想必也可以好好的赚上一笔。

    而且修道者悠长岁月,口舌之欲多半也会享受的。

    果然,来到了城中央,这里的建筑比刚才走过来的那一带要繁华的多,这里高楼耸立,繁华热闹异常,甚至有了身上繁华都市的感觉。

    打听消息,当然是到酒馆里,这里没有什么门派之间的纷争,修真者和修魔者倒也没有什么争端,相处起来也比较平和。

    一路上不乏看到修真者和修魔者同行,这倒是让李阳光感慨这里修道理念要比中原那些门派之间的思想要强上不少。

    二人来到了一处酒馆,西域的女人比较热情奔放,身着半截的上衣,露出肚脐,翩翩起舞。

    这里的酒馆里为了招揽客人,也不遗余力的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

    正巧,来到的这座酒馆里面便有着许多歌姬舞姬在这里热闹着。

    一进酒馆便感觉到里面的热闹,人声鼎沸,惊叫连连。

    这座酒馆足足有三层楼之高,顺着延伸的楼梯,二人来到了最上面的三楼。

    来到这里基本上都是一些修道者,为了来这碧血城碰运气,所以店家也知道来的客人都不是好惹的,所以一见到李阳光二人走进来,连忙热情的打着招呼。

    二人在最高的三楼寻找了一张空桌子,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酒馆,顺便也可以 听听这酒馆里面的人谈论着什么。

    “啊,要说到碧血郎君西夏金鸿,那不得不从他的身世说起,他身高八丈,粗壮也是八丈,我也曾有幸和他有过半面支缘”。

    楼底下正中的一个台子上已经撤去了歌舞表演,此时正有一个说书先生模样的人正在那里大声的说着。

    底下的听众好像很感兴趣一般,连忙接话。

    “怎么身高和粗壮都是一样呢?那不就是一堵城墙吗”?

    “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酒馆里面的气氛也活跃不少。

    但是说书人并没有因为自己说话的不符合常理而脸红,而是争辩道。

    “俗话说奇人必有异像,这碧血郎君可是咱们碧血城的老祖宗,你这样公然嘲笑,也不怕城主府的人将你们抓去”。

    碧血郎君还有传人在世,李阳光是知道的,刚才阿萨姆也说过的。

    一听说城主府,底下的听众顿时哑然无声,想必城主府也不是好惹的。

    求收藏,求推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