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八章:醉言
    一场大风波消散,木尘收起圣威,恢复了往常的阳光气质,似邻家大男孩般温润。

    可众人眼里的敬畏却丝毫没有减少,毕竟刚刚就是这个温润阳光的男人当着万族的面毙掉了一代传奇老圣。

    长枪指天下,那种霸气神武,如神如魔的一幕深深的烙印在万灵心间,怎么也无法抹去。

    老狐狸带着三学院众人继续登台。

    这一次,没人再用怀疑或者不忿的目光看着他们,更没人敢再跳出来干预。

    毕竟,万妖宫活生生的例子在前,这时候叽歪纯属活得不耐烦了。

    坐上了用一圣一贤之死才换来的圣位,老狐狸心潮澎湃,他很清楚,三学院这次是真的崛起了!

    用不了多久,三院之名,百家之道将传遍天下,正式挤入大族之列。

    从此再也无人敢欺!

    他深深的看了木尘等人一眼,感慨颇多。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木尘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人皇,虽有天姿,但未来难说。

    可不过才短短的几十年时间,当初的那个毛头小子便以一种堪称妖孽的速度迅速成长了起来,有了抗击天下的实力。

    他很庆幸当年在木尘等人最危险的时刻选择了庇佑,不然也不会有三学院现在这等繁荣的景象。

    事实上,最开始的时候老狐狸有过犹豫,因为这群小子实在是太能惹事了,他怕到时候会连三院也搭进去。

    好在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虽有过学院被连累差点覆灭的劫难,但幸运的是成功化解了。

    现在三院所得的荣光与强盛,就是回馈。

    佛说的因果,或许便是如此。

    木尘察觉到了老狐狸的目光,像是看穿了他的所想,淡淡一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木尘和小乌龟的突然出现,各大族随即让人多准备两个圣位。

    随之三学院的入位,种族大会如期举行,万族凝神。

    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圣人站在高台之上,先是说了一段没什么营养的开场白,然后列出了过去一万年各族合力对未知地域的开采情况以及分配等等…

    听着老圣如照本宣科似的讲话,木尘等人倍感无趣,他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给三院撑腰,扫清障碍,现在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剩下的就不关他的事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老圣讲话结束,木尘立马站了起来:“这里交给你了,我和朋友聚聚。”

    “好。”老狐狸点了点头,也看出了这些人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自然不会强留。

    随后他起身走到了第一皇主面前,两人视线相交。

    “人皇,介不介意我和故友聚聚?”

    他所指的自然是羽问天,莫言等人,因为他们这次是皇城特点代表人族来此,没有人皇的许可自是不好擅自行动。

    “故人相逢,本皇又岂能不尽人意,你们去吧。”第一皇回道。

    木尘直直的看着对方,许久吐出两个字:“谢了。”

    人皇笑了,听出了木尘话里的深意。

    这个过程当中,木尘看都没看一眼第一皇身后的圣转者王在天,后者轻轻一叹,神色有些落寞。

    曾经的生死大敌,如今被远远的拉开了距离,对方现在处在更高的层次,敌手在更高处。

    带走了羽问天等人,他又向精灵族圣人要走了露露和雪伊,以及远古族的古兽尊。至于其他故友,如农夫、大地熊、琉璃都是散修,手一摆就跟着离开了。

    ……

    入夜。看齐

    一处庭院,流水青山,景致宜人。

    丝竹悠扬,水声悦耳,院中小湖在朦胧的月色下显得格外飘渺。

    故友聚首,所有人都很高兴,不关风月,没有所求,众人举杯共饮,欢声不断。

    “道十方,苦与难,古来多少征战,人间何时才能无伤…”小乌龟提着一壶酒,站在高高的酒堆上面,它彻底的喝多了,开始乱语。

    “仙也空,道也空,爷恨无穷,人生如是在梦中…”

    一只没有正形的神兽,摇摇晃晃,让人无语,可说的话又让他们一阵默然。

    自古至今,无数修道者所为的是什么,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平掉十方葬地,可是无数年来有谁能做到?

    面对那些地方,仙都无力,只能远去,古今圣贤更是为此死去不计其数,可十方依旧完好存在。

    一想到这,所有人都沉默了。

    年少无忧,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可随着他们一点点的强大,与十方几次接触,责任随之而来。

    尤其是这一次的葬地之行,众人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背着一个大世界的未来!

    小乌龟的几句醉话,让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

    “这次回去,应该发生了不少事吧。”莫言问道。

    “一言难尽…”木尘也有了醉意,明明年纪不大,可眸子中尽是沧古。

    罪魔,十方本源,最快三百年最迟千年的世界大劫…这些事,如山压身。

    其他人苦笑着用力向口中灌酒。

    “青龙大哥,朱雀大姐,你们不该死啊,当世有大劫,神兽应天生,可就剩我一个怎么镇得住…”

    小乌龟又哭又笑,酒精混乱了它的理智,真情流露,有泪水滚落下来,诉说这埋在心中的事。

    “该死的十方,杀千刀的罪魔,爷与你们不共戴天!”

    小乌龟爬在酒山中,泪不止,很是凄凉,这是它首次在他们面前如此失态。

    “你们知道吗,青龙大哥早就是圣王了,比之初代都不差,是古来最惊艳神兽,可却过早的被坑杀在藏地…”小乌龟痛苦大叫,直到现在不能接受这一切。

    “是我的错…要不是为了保护我,悲剧就不会发生…”

    话没说完,小乌龟的脑袋彻底的垂了下去,睡着了。

    木尘醉眼惺忪,看着几乎醉死过去的小乌龟,幽幽道:“我曾看到过三生石所映射出的未来…”

    这是他心里一直藏着的秘密,一根刺,最不愿想起的过往。

    那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状,好友的惨死…如噩梦一般,想忘也忘不了。

    “你看到了什么?”邱婷问道。

    沉默了许久,他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世界毁灭了,都死了…”

    众人表情僵硬,久久无言。

    “天塔登巅之时,我看到了第一仙,他说未来是可以改变的,不过需要十仙之力,让我在红尘中岁月间找到曾经的仙,接引道果。”

    “这是什么意思?”有人急问。

    木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突然,小乌龟猛地抬起头,发疯道:“爷要报仇,爷要逆天!青龙大哥说过,过往的仙根本没走,一直在人间,爷要找到护道人,只有护道人才能唤回诸仙…”

    众人都是一震,酒意散了大半,全都盯着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