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六十章:前往废弃戏院
    “嘿嘿,嘿嘿嘿,很好,非常好,既然你始终拒绝,那么你就一直在这待着吧,据说活活饿死活活渴死的滋味比瞬间死亡还要难受的多,我不会轻易杀死你,可我同样不会让你舒服!”

    说到这里,艾拉撕破伪装显露狰狞,在空灵赫然变色的惊慌注视下如拎小鸡那样单手抓起少女身体,其后就这样提着少女走向对面,径直赶往房间角落,朝某台中型木箱大步走去。

    这一幕可谓惊人,虽说空灵只是名柔弱少女体重颇轻,然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有百斤重量,此等重量就连彭虎那种魁梧壮汉都很难办到单手抓起,不料艾拉却轻易做到了,宛如拎鸡般轻松至极。

    “你既逃不出去也不会有人来救你,除非答应献出身体,否则你就一直在箱子里待着吧,直到活活饿死,活活渴死,你会死,你会在在痛苦中死去,会在难以想象的绝望中一点点走进地狱!”

    很快,抵达箱前,艾拉先是朝少女露出残忍狞笑,旋即恶毒咒骂掀开上盖,于是,就这样,聆听着女人恶毒咒骂,混合着绳索环绕身躯,无法动弹的空灵就这样被女人一把抛至木箱,至此陷入绝境,陷入那狭小阴暗又逃无可逃的禁闭空间。

    ………

    灵异任务第四天,傍晚时分。

    夕阳西下,雾气升腾,天空的太阳现已西斜至地平线尽头,落日余晖最后一次映射于大地之上,光线以办不到穿透雾气,而原本还算稀薄的雾气亦至此扩展激增,以无声无息的方式迅速笼罩整座小镇。

    白天即将过去,夜晚即将来临,与此同时,一辆红色汽车正疾驰于道路之中,目标,失落之湖!

    毫无疑问,剧情惯性无可逆转,通过近一整个白天的交谈叙述,被詹米死死纠缠的殡仪馆馆长亨利最终放弃隐瞒,最终如原电影那样打开话匣将当年旧事全盘托出,将玛丽肖以往过去统统告知詹米,随着亨利叙述作罢,至此,金发青年明白了前因后果,获知了所有真相,知道了玛丽肖为何痴迷人偶,知道了玛丽肖与小镇之间关系,同时更知道了玛丽肖当年之死竟是他们奥尔家族一手造成!

    是的,玛丽肖是位奇迹傀儡师兼天才腹语师,生前痴迷于人偶制造,不曾想如此人物最后却因涉嫌谋杀被小镇居民处以私刑,最终惨死。

    假如亨利所言尽数为真,那么前因后果就此了然,很明显,时隔半个世纪,重新从坟墓出来的玛丽肖这次必定是为复仇而来,不说其他,单从女螝杀死丽莎一事上便可轻易看出那位以化身恶灵的傀儡师打算报复,报复所有奥尔家族成员,‘她’不会放过任何人,决不会放过奥尔家族以及他詹米自己!!!

    既以发现真相,加之了解女螝意图,詹米知道该怎么做了,很简单,那就是阻止!为了活下去,为了父亲和其他亲人性命,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玛丽肖,至于如何阻止?关键在于调查,而玛丽肖当年曾住过的人偶戏院便无疑是重点调查目标,同样那里也极有可能隐藏着秘密,某种能阻止女螝复仇杀戮的秘密,于是,为了自己,为了整个奥尔家族,詹米做出决定,如同电影里那样,刚一走出殡仪馆,詹米便不顾劝阻果断行事,以不加迟疑的态度和他那位名叫赵平的律师朋友一起驾车赶往目标,前往那片距离小镇不远的失落之湖,而废弃戏院则也恰恰坐落于湖中孤岛。

    嗡嗡嗡。

    聆听着机车轰鸣,感受着落日余晖,透过车窗,望着前方若隐若现废弃戏院,副驾驶前,赵平虽表面镇定看似如常,然其内心深处却早已紧张至顶点,口中仍旧隐隐作痛的舌头亦时刻提醒着他玛丽肖的可怕,或者说曾在小镇墓地遇袭险死的他如今以怕极了女螝,可想而知,既然曾在墓地遇螝险些毙命,那么,作为与小镇墓地、奥尔庄园并列为《死寂》三大恐怖地点的废弃戏院又如何安全的了?说句实话,他打心里不愿前往,有一丝可能他都不愿去废弃戏院,可惜他不去不行,剧情惯性是一方面,詹米坚持是一方面,但真正导致他被迫前往的最大原因还是诅咒规则,那条詹米一死所有执行者统统抹杀的硬性规则。

    詹米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加之自己又是唯一一名能合理尾随詹米的执行者,不管愿意与否,他都要硬着头皮贴身保护!

    当然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由于已知女螝拥有行动延迟能力之故,眼镜男这次倒没有采用以往所惯用的探手入兜戒备姿势,而是光明正大取出物件,提前将某部小型相机死死攥于手中!

    相机无疑是灵异照相机,具体功能不加赘述,话虽如此,不过仍有一事值得提及,那就是灵异照相机不同于其他驱魔道具,并不会像其他驱魔道具那样掏出口袋即可发挥效果,而是必须按下快门方可使用,也正因如此,眼镜男才能将其放置外界从而无需担心浪费使用次数。

    言归正传,暂且不谈眼镜男如何戒备,如何紧张,通过以上描述,想必凡观看过《死寂》者皆会下意识冒出问题,一个不经解释很难理解的问题,即,就算考虑到詹米安危导致赵平不得不被迫跟随对方,那他又为何不尽力阻止?为何非要在明知废弃戏院极度危险的情况下放任詹米前往戏院?

    答案很简单,因为赵平想让詹米进一步了解真相,获知另一件电影里詹米至死都未曾获知的骇人真相……艾拉。

    不错,正是艾拉,正是那名表面身为詹米继母实则却赫然是女螝帮凶的恶毒女人!

    正如以上所描述的那样,别看不久前詹米从亨利那貌似得知了有关玛丽肖诸多真相,但问题是谁又敢保证亨利就一定知晓所有?不否认詹米从老人那获知了大量线索情报,然而遗憾的是詹米仍旧不知道他那正身在庄园的父亲早已死亡,连同整个家族所有成员统统成为一具具没有生命的尸体傀儡,而杀死他们的则恰恰是自己这位看似和善的继母,这个秘密一直被隐藏,一直不为外人所知,电影里亦是直到影片末尾詹米才堪堪获知,可惜那时才知晓却已太迟,刚一获得真相,詹米就已经被艾拉偷袭击杀。

    既然如此,赵平的意图便非常明显了,不错,他要引导对方,在那座可怕戏院里巡回渐进引导詹米,引导青年提前得知艾拉真实身份!简单来讲可理解为,只要詹米获知了艾拉身份,届时执行者和詹米之间便至此不存交流障碍,至此再也无须担心扣分惩罚。

    至于如何引导?

    对原电影极为熟悉的赵平自是早有定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失落之湖位于瑞文埃尔小镇旁边,虽在地图中并不属于小镇范围,但诅咒仍将其划归在了小镇范围内,也就是说执行者进入废弃戏院并不算违反规则。

    画面重回现实。

    随着机车轰鸣响彻不休,待行驶了大概10分钟后,车速越来越慢,最终停靠在一片临近湖水荒野岸边,也同样是此时,天空彻底陷入黑暗。

    傍晚现已过去,黑夜就此降临,雾气笼罩下,冷风不止,肆意穿梭,将本就荒凉死寂的湖边环境进一步推向阴森高峰。

    果不其然,在急于调查真相阻止女螝的迫切心态下,汽车刚一停止,詹米便手持电筒当先下车,赵平则紧随其后紧跟不止,借助手电照射,二人找到目标,透过水面雾气看清了湖中孤岛连同那若隐若现废弃戏院,见状,二人先是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在詹米带头下径直前往,双双踏上吊桥,踏上了眼前这座可通往湖中戏院的破败吊桥。

    不过……

    嗡嗡嗡。

    就在两人踏上吊桥渐行渐远之际,轰鸣传来,响动再生,不消片刻,另一辆从远处驶来的汽车亦停靠于湖水岸边。

    随着终点抵达车体停靠,很快,一名风衣男子走下汽车,定睛细看,就见来者非是旁人,正是吉姆探长!

    毫无疑问,为了查明案件获知真相,吉姆探长可谓以竭尽所能,对詹米跟踪也已达时刻关注之地步。

    此刻,感受着湖边凉风,紧了紧脖颈衣领,吉姆探长展开凝视,注视起吊桥中那两道渐行渐远手电光柱,观察片刻,接下来,男人有所动作,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径直走向汽车后备箱。

    “该死,何飞这混蛋到底跑哪里去了?难道他不知道今晚我要抓捕嫌疑犯吗?等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探长助手可不是这样当的,好吧,反正少了他我一个人同样可以搞定……”

    咔嚓。

    如上所言,在一阵满是不爽喃喃自语中,吉姆探长掀开车盖,与此同时一把XM1014警用散弹枪被其抄于手中,随着枪体上膛准备结束,下一刻,吉姆探长果断动身,宛如当初的詹米二人般不加迟疑踏上吊桥,就这样尾随二人赶往孤岛,赶往那位于湖水中央的废弃戏院。

    ………

    时间重返至半小时前,瑞文埃尔小镇公墓。

    旭日西斜,冷风阵阵,昏暗压迫下,太阳逐渐势微,散发的光线以远不如下午时明亮清晰,不过话又说回来,纵使雾气升腾黑夜将至,然落日余晖又何尝不算一种另类美景?如在其他地方想必一定有很多悠闲之人抬头欣赏,欣赏夕阳美景,只可惜,美景有所局限,至少影响不到瑞文埃尔,影响不到小镇公墓。

    在这里,夕阳所带来的既非美景亦非悠然,反倒增添了些许冷意阴森。

    哒哒哒,哒哒哒。

    秋风扫过,落叶飞舞,寂静的公墓被一串脚步起伏声打破,随着脚步响动逐渐清晰,不多久,一名年轻男子来到现场,透过夕阳,只见青年相貌清秀身材中等,唯独眉宇间隐隐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谨慎凝重,他手里拿着把铁铲,目前就这样一边环视寻找一边穿梭于大片墓碑之间,最后,他发现目标,径直来到一座因常年无人打扫从而布满藤蔓的墓碑前。

    抵达近前定睛看去,就见墓碑仅仅刻有一行简短文字:

    玛丽肖,1948。

    毫无疑问这里是玛丽肖当年下葬地方,是其尸体所沉睡安息的地方,而这名手持铁铲置身坟墓前的青年人也听杨非是别人,正是数小时前便已打定某种主意的何飞!

    他要挖坟掘墓,试图做一件在旁人眼里缺德至极可对执行者而言却又不得不做的无奈之举。

    不错,由于期间获取了大量线索,何飞早就认定摧毁玛丽肖所有人偶才是解决女螝唯一办法,而下午当他和吉姆探长待在一起时其本人就曾鼓动过对方挖坟毁尸,虽说当时探长拒绝,但这依旧阻碍不了青年,果不其然,随着时间流逝,何飞找到了机会,找到机会付诸行动,在确认吉姆探长打算继续跟踪詹米后借口尿遁甩开探长,旋即提着铁铲重返墓地。

    当然,有得必有失,大学生虽成功脱离回返墓地,可这番明显不存逻辑的行为却也导致诅咒判定其行为违规从而直接扣了他3点生存值!

    但,没法办,这终究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何飞清楚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如果因畏惧扣分而任凭事态发展不为所动,届时等待众人的只有团灭一途,所以,就算扣分他也必须去做,必须挖出玛丽肖尸体,挖出那具被改造成人偶的尸体然后将其焚毁烧掉!

    此时此刻,怀揣着些许坎坷,注视着眼前墓碑,何飞再不迟疑,手臂用力,径直将铁铲狠狠插向脚下地面。

    嗤!

    ……………

    PS:8月到了,新的一个月来临了,新的月份里猎手会继续码子努力更新,同时也请诸位读者兄弟们能继续支持本书,支持《凶灵秘闻录》,为了本书能在新的月份里获得良好成绩,有月票的兄弟请投下,争取来个月初开门红,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