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幻梦 时间
    一战刚结束,海欣和白光迅速的跑上了台,于海和仲闻也赶了上去,扶着三人走了下来。

    许婵掌心飞鸟在结束的瞬间也已传送了过去。

    莫也真人不一会儿赶了过来,看了一眼,给三人喂下了复灵液,看着几人紧张的神色,说道:“无妨,卫风的灵力有些透支。”看了看许婵手中抱着的卫风的剑,又补充道:“刚刚领悟了剑意,加上打斗,灵力透支了,没有大伤。”

    莫也真人手中出现了一个龟壳,看了泽路一眼,龟壳重新回到了泽路的身上,非寒已经醒来了。

    “泽路伤的有些重,抬他回去吧。”竟能把防御灵宝直接用到队友身上,保护师弟,品性颇好,儒峰这位弟子很好,莫也真人眼神露出了一丝赞扬。又看了一眼还昏迷着的卫风,他眼中微微犹豫,这个孩子也不错,这般修为与剑修对战,剑意也颇具雏形,要不要收为亲传弟子呢,只是还不知道他领悟的是什么剑意。

    几人准备回去了,“其余几人呢?”莫也真人看了看四周。

    “回真人,薛师弟今日有战,红豆师姐几人去观战了。”许婵回答道。

    莫也真人又扫了一眼问情,威压渐起。

    问情直接抬头,抢前一步,忽然说道:“听闻前辈也是剑修,不知道晚辈可否拜前辈为师,学剑入道。”

    “我不收你。”莫也真人用灵力探查问情之后发现果真是七岁骨龄,听到了问情的请求,扫了一眼来往人的关注,莫也真人眯了眯眼睛顺势收回了威压。

    “为什么?”问情追问道。

    莫也真人很淡漠的扫了一眼,“你不是我要的徒弟。”说完,便直接消失到了原地。

    “你胆子好大,莫也真人是九华山出了名严厉的长老。”

    “刚刚真人说我不是他要的徒弟,那不知道真人修的剑是什么剑?”问情抬眼,直接问向许婵,这位真人也不是她想要的师父,但刚刚她以为这位真人要杀她,这话出口,周围人也都看着,他要真杀了她,就是看不起一个低阶修士拜他为师,便出手杀了,也只是权宜之计。不过这位前辈怎么忽然没了杀意,按理说,她这样说完,别人不知道,这位真人也肯定会明白,也知道她的算计,毕竟那可是曾经要夺她命的人,怎么可能过个几天就忘了。应当是有杀意不动手,怎么就视而不见了呢?

    算了,这样更好。

    “我也不知,也许原曼会知晓,我们要不要一同去看看薛师弟的比赛?”说着,许婵手上的灵鸟也飞走了。

    “我叫原曼一起去那边就行。”许婵微笑。

    问情点头,掩去其实不太平静的内心。

    问情随着许婵一路过去,不停的有人输,有人赢,有人倒下,又有人站起来,眉心的醉蝶花愈发红了。

    “许师姐,你怎么过来了,那边已经结束了吗?”北湖首先看到了许婵,之后看到了旁边的问情,也只是淡淡的问候了一声。

    “我们输了。”许婵也没有再解释,北湖也没有再,问情看着眼前,好像几人并没有很熟络。

    “薛师弟呢?”许婵问道。

    “薛师弟赢了,随着红豆师姐离开了,我和南溪看看他们的攻击手段。”

    几个人沉默着,问情看了看,最终还是告辞离开了,也许是她在,有些话,不好讲吧。

    回到了丁组战场,问情看着这里,随意的选了一个擂台,径直走去,看着对方的打斗。

    原来是她?那个手持钗子的女子。

    罗艳被打下了台,眼神里闪着绝望,周围的人散去又聚集,问情看着罗艳失魂落魄的离开,入灵和不入灵,差别这么大吗?她见过女子的飒爽行动,干净不拖泥带水,看了看台上赢了的人,手持灵器的入灵期,问情眼中闪过一丝情绪。

    “我就说你修不成,就是修不成,跟我回去,准备嫁人吧,对方是元婴修士,怎么还能委屈你不成?”

    心底深处的一丝烦躁以及怀疑让她的心情一瞬间不好了起来,元婴在又能做什么,下追杀令的人,她又如何打得过,她修为涨的时候,他们也再增长,况且她的修为现在无法涨,心里却又一丝隐隐的不甘,亲眼看着罗艳被打下场,被一个人带走,无法反抗,实力不行,便要任人宰割吗?

    她不服,她不甘,她不得不说谎,不敢说实话,是对于九华山的畏惧,是她的胆小,是她隐藏在深处的怕死。她想要有一天光明正大的告诉他们,她就是他们要找的萧问情,她就是他们废掉的萧问情,她就是他们一定要杀掉的萧问情,她想要当着天下人问一问,她到底如何犯了众怒。

    问情徒步无目的的走着,心里却有一把想要冒出来的熊熊烈火,恍惚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一片荒瘠,随着时间的过去,沙漠变成绿洲,慢慢的有了湖泊,有了大海…随着沧海桑田,天空的云层不停的变化着,出现了太阳,出现了月亮,昼夜变化,四季变化,问情的心脏的深处,一条壁垒慢慢的破开,额头的醉蝶花被镀上了一层金。

    问情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和今晨一样的说了第一句话,“昨夜,你怎么没回来?”

    “和未两打了一架。”

    ……

    重复的一模一样的事,重复着一样的情景,又看见有人输了,有人赢了,但此时的问情心里却已然一片平静。

    依旧走着,走着,一切重复着…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走了多少个千年,亿年,问情沉迷的看着眼前的昼夜变化,四季循环。

    “咔擦”一声,心脏的壁垒终于开了,问情睁开了眼睛。

    是那个第一次感受杀机的小溪边啊,问情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来这就是时间啊,她曾在她起名为幻梦的万千空间里,无数次的无视着看着别人生命的诞生到终结。

    问情看着眼前小溪,走向了溪边的那个小草,小草慢慢的由绿变黄,逐渐枯萎,问情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看着小草,最后又由黄变绿,问情咽下了口中的一丝腥甜,终于支撑不住,躺倒了溪边,丹田空空如也,血雾也有了一丝的萎靡,问情的心中却觉得畅快极了。

    “哈哈,哈哈。”问情放声大笑,这是时间的法则。把时间的速度变快,又把小草的时间生生的回到之前,无疑,后一种比前一种更耗费灵力。

    她依旧把它称为幻梦。

    顶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