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结局
    陵吾对怀薇将神骨赐予他的举动深表感谢。

    “大可不必。”怀薇恶狠狠地说,“窃取神骨制成武器,我不需要你的感激。”

    “尊神忘了吗?”陵吾说出了一个令怀薇震惊的事实,“神骨,是你亲口说要赠予我的。”

    闻言,怀薇狠狠地愣住了,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陵吾在欺骗她,可仔细打量过后,却发现他的脸上没有撒谎的行迹。

    “怎么回事?”怀薇此刻无比想要找回自己丢失的那段记忆。

    “尊神,看来你不是有意遗忘,你是真的不记得了。”陵吾看清怀薇的困惑,不由轻松不少。

    “半寒取过心头血之后,为了推卸责任,想要将你交给鬼王。”陵吾讲述着往事,“我想救你出去,但当时我自己被半寒打得半死不活,根本没有能力破掉施加在你身上的禁制。于是,你让我做了一件事,将神体与神魂分离。”

    “我让你做的?”怀薇对于这一段经历没有任何记忆。

    陵吾凑近一步,轻轻开口:“也许是过程太过痛苦,所以你选择了遗忘。就像我,曾经一度也忘了自己低贱的身世。”

    怀薇皱着眉头,极力回忆,却找不到任何与陵吾相关的记忆,不禁发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的母亲是獾疏一族,父亲却是不知名的兽类。那些年,我在族中受尽鄙夷。”陵吾语气阴冷。

    “是我主动将神骨赠予你的?”怀薇并不关心陵吾的身世,自言自语道,“或许我是想制约鬼王,却不想养虎为患。”

    “尊神,以后我会尽力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请相信我。”陵吾以为怀薇仍像从前一样孱弱。

    骤然凑近陵吾,点在他的额头,怀薇掷地有声地说了两个字:“碎魂。”

    倏然间,陵吾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就像整个灵魂都要裂开来似的。

    “尊神,你做了什么?”陵吾不可置信地望着怀薇,不相信她居然会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痛苦地嘶吼。

    “这世上不需要神祗了,六界生灵各安天命,无需碍事的主宰者。”怀薇冷冷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陵吾。

    极力与体内的碎魂之力抗争的陵吾,似乎意识到什么,盯着怀薇,半信半疑地询问:“尊神,你恢复神力了?”

    “如你所见。”怀薇俯视着陵吾,高高地举起了极道。

    “尊神,你为什么偏要与我为敌呢?”陵吾痛心疾首地质问怀薇。

    “我说过,六界无需神祗,自然也不需要你。我要除了你。”怀薇看着金色神印渐趋黯淡,果断地挥下极道。

    看似痛苦不堪,无法动弹的仙帝在极道挥下的瞬间,闪身避开。

    “尊神,你总是不肯好好听话,那便怪不得我了。”陵吾强撑着站起,通红着一双眼,嚷声大喝,“凤凰血雨。”

    无数带着火焰的红色水滴从天而降,径自冲着怀薇袭来,这是凤凰真火赋予陵吾的力量。

    “阿幽。”怀薇不敢硬拼,高声喊着半幽的名字。

    呼喊声透过屏障传到半幽耳中,下一瞬,他就来到了怀薇跟前,见到眼前的场景,瞬间进入备战状态。

    反手召唤出幽刃,刹那间,幽焰迸射。

    幽焰一出,凤凰血雨尽数被吞噬。

    “尊神,你的眼里为什么永远只有他一个?他有什么好的?”见状,陵吾崩溃地指着半幽,控诉怀薇偏心。

    怀薇理都不想理他,轻轻地跟半幽说悄悄话:“阿幽,我探清楚他的实力了。”

    陵吾见到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骤然陷入疯狂,大喝一声:“神兽之怒。”

    倏忽间,狂风四起,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从陵吾身上爆发出来。

    “你想要同归于尽吗?”怀薇惊恐地看着状若疯癫的陵吾,和他召唤出来的恐怖力量。

    “尊神,今日我便让你看看他到底会不会为你牺牲一切。”陵吾这一举动针对的是半幽,“这是神兽后裔之力。”

    “我知道他的选择,不用你来证明。”怀薇冷冷地看着陵吾。

    “吾神,请站到幽身后。”半幽想施展幽之束缚来阻拦那力量对怀薇的伤害。

    “阿幽,我爱你。”怀薇无比眷恋地摸了摸半幽的侧脸,随即用神之禁制将他送离了危险的区域。

    半幽激切而绝望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怀薇,见她倾尽全力反击,大喝了一声:“吾神!”

    “嘭”的一声,两股力量相撞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待烟雾散去,陵吾躺在地上,没了气息,而怀薇仅剩下孱弱的一口气。

    神之禁制渐渐失去了效用,半幽能动了,正想冲上前查探怀薇的情况,却见怀薇看向他,轻而缓地说了三个字。

    失魂术。

    这话一出,场中的宾客尽数昏睡过去,连同双眼通红的半幽。

    怀薇的躯壳和魂魄一寸寸碎裂,最终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昏迷的半幽没有察觉,他心间的碎魂,那些他辛辛苦苦收集的残魂碎片,飘飘荡荡地从他心底钻出来,四散而去。

    当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被送出了昆仑山。

    醒来后,他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仙界外围。

    六界似乎经历了一场浩劫,仙帝陵吾无端陨落,所有势力重组,但没有任何生灵清楚这所谓的浩劫究竟是什么。

    再一次失却记忆的半幽以妖的身份继续在人间生活,他觉得自己似乎在等着谁,又似乎谁都没等。

    日子便如流水般逝去,似乎有什么在悄然改变,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直到有一天,半幽收到一个没有署名的信封。

    信封里有一把钥匙和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一个地址。

    不知道是谁寄来的,又意欲何为。

    按照卡片上的地址,半幽来到了一处民居,用手中的钥匙打开房门。

    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半幽也不知是为什么。

    电视被自动打开,里面正播放着一则国风动画,已然接近尾声。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听到这句旁白,半幽顿时泪流满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