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天罚之术
    怀薇似乎对裂口消失处的山墙很感兴趣,看了许久之后忽然高声说了句“我明白了”。

    顾识心里始终有些不安,催促怀薇说出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赶紧说清楚,别磨磨蹭蹭的。”

    “屏蔽术是为了阻止窥探,但不是为了阻止外族对应龙一族的窥探,而是为了阻止从里面窥探外面的情况。”怀薇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见周围的“听众”还是一脸懵懂的神情,干脆换了更简洁明了的说法,“为了保护梨酃们。仙族既然用了玄雷覆灭术,一定有相当的把握行动不被发现,梨酃一族如果被发现,下场会跟应龙一族一样。而且,仙术的禁制,不知是入口这里有,恐怕整个凶犁山丘都被笼罩在禁制之下。范围如此宽泛的禁制,其强大程度非同小可,所以梨酃一族耗尽心血都无法靠近一步,老国主废了一身的修为也只将空间撕裂了短短的片刻时间。”

    “哦!阿薇,我懂你的意思了。”顾识想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屏蔽术是应龙一族为庇护梨酃一族设下的,为了防止仙族发现这个入口,而仙族应该是通过另外的手段到达凶犁山丘,没有察觉这里还有一个入口,更不知道入口还有一个与应龙一族休戚相关的靖人国。可这屏蔽术到底是谁设下的呢?当时应龙一族自身难保,还能想着维护梨酃一族,这种舍己为人做法,足以称得上高风亮节。诶,阿薇,我有一个疑问,既然仙族不知道这个入口,其实应龙一族完全可以通过这个入口逃脱的,反正也不会被察觉,为什么舍弃了这个生的希望呢?”

    怀薇不无遗憾地说:“理由跟设下屏蔽术的原因是一样,如果他们经由入口出去,仙族清点的时候就会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极有可能追查到梨酃一族头上。还有一点,玄雷覆灭术相当霸道,一旦施放,逃脱的几率少之又少。”

    “可惜啊!应龙一族竟然就这样覆灭了。”顾识对应龙一族的遭遇感慨万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怀薇意有所指地看向阿尤,庆幸道,“应龙一族对即将来临的劫难似有所感,这才借故将小应龙送出了凶犁山丘,保住了她的性命,好歹为应龙一族留下了一条血脉,不至于全族覆灭。”

    听着怀薇做出的推测,阿尤呆住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当年的事居然还有这样惨烈的隐情,顿时泪如泉涌。

    “噤声!”忽然,半幽出声警示,眼神戒备地望向远处东南方向,沉声说了句,“有灵力波动。”

    “隐蔽术。”怀薇当机立断,立刻让半幽施展隐蔽术,将他们一行的气息掩藏住。

    半幽应声,将天光术收了,动作极快地施了个隐蔽术,淡淡的光晕笼罩全身,须臾褪去。

    就在半幽刚刚施术完毕,堪堪遮掩住气息时,东南方出现两道光束,极快地靠近地面。

    一阵水纹波动,来者通过了禁制结界,降落到地面上,地上随即出现了两个光点,光点缓缓朝怀薇他们靠近。

    “龙血的味道真难闻,都过了一百年了,还这么刺鼻。”其中一个声音瓮声瓮气的,似乎捂住鼻子在说话。

    “九阳仙长,来了这么多回,我还是不习惯,总觉得这凶犁山丘鬼气森森的,像是那些应龙的冤魂滞留在这里,没有散去。”另一个声音响起,细细弱弱的,还带着些颤音,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胆小鬼。”那个九阳仙长嘲笑了一句,然后施了个白昼术,原本黑漆漆的凶犁山丘猛地亮堂起来。

    借着亮光,怀薇他们看清了来者穿着白衣,而顾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用口型说了“逢来”二字。

    见怀薇露出疑惑的神情,顾识又做出“像逢来”的口型,随即又补充了一个“仙”字。

    这下怀薇知道顾识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他是想说这两个跟逢来穿的衣服很像,是仙族的,她点头表示同意。

    而就在此时,那两个仙族中看起来年纪较大的那个忽然停住脚步,皱着眉头打量四周,说了句:“气息不对。”

    年轻的那个立刻警惕地左看右看,似乎身边随时会有什么东西钻出来一样,哆哆嗦嗦地问:“九阳仙长,什么气息不对?哪里气息不对?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是那些应龙的冤魂还没散去,停留在这里,不肯离去吗?”

    九阳仙长仔细地探查了四周,发现确实没什么异常,见身边年轻的那个怕得缩成一团,恨铁不成钢道:“七曜,你成仙也有数百年了,怎么胆子还是这么小?玄雷覆灭术是天罚之术,又是那位亲自施展的,那些不识相的应龙早就魂飞魄散,死绝了,哪来的鬼魂?你别自己吓自己,赶紧办完仙尊交待的事,好回去交差,不要磨磨蹭蹭的了。”

    “那些应龙也真是可怜,死都死了,躯体还要受折磨,死后还不得安宁。”七曜似乎心有不忍。

    “哎呦。”刚感慨完的七曜脑袋上狠狠地挨了一下,九阳对他施了一个小型的闪电术。

    “可怜什么?有什么好可怜的?”九阳呵斥七曜,“为了那个举世功勋,这么点小小的牺牲算得了什么?再说,应龙一族能有所贡献,是他们至高无上的荣耀,能有幸献出躯体,他们应该感到欣慰才对。”

    七曜小声嘟囔:“这种抄家灭族,魂飞魄散的荣耀,谁愿意要啊?”

    “你说什么?!”九阳瞪着七曜,没好气地警告他,“七曜,我告诉你,这种话大逆不道,以后别再说了。”

    没有听到七曜回应,九阳厉声问了一句:“记住了吗?要是被挑事的听到,传到仙尊的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记住了。”七曜听了九阳的话,瞬间了解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点头回应。

    “行了,我们快走吧,把龙骨带回去交差,晚了又要被责骂。”九阳嘴里催促着七曜一同向远处走去。

    九阳和七曜的对话令怀薇一行惊悉应龙灭族一事背后的隐情,使得他们久久无法平复心底翻涌的情绪。

    阿尤更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恨意,柳眉倒竖,怒目圆睁,恨不得冲出去与九阳和七曜厮杀一番。

    半幽在阿尤有所行动之前,用禁锢术及时制止了她。

    双眼通红,咬紧牙关,满脸写着“仇恨”二字,这样的阿尤一旦获得自由,肯定是要去拼命的。

    九阳和七曜的动作很快,去了没多久,大约是取到了龙骨,很快就化作两道光束,消失在了天幕中。

    凶犁山丘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周围一片死寂,只听见被制住的阿尤咬牙切齿的声音。

    半幽撤去了隐蔽术,他们可以自由活动了,顾识同情地看向悲愤的阿尤,欲言又止。

    “小应龙,你想就这么冲出去报仇么?”怀薇神情严肃地说,“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也报不了仇。”

    被仇恨冲昏头脑的阿尤僵硬地轮转眼珠,看向怀薇,嘶哑着声音,问了句:“为什么阻止我?”

    “那两个是仙族,以你那点微末的妖力,去找他们硬拼,那就是鸡蛋碰石头,根本不可能讨得到一点好,这是其一。”怀薇停了一下,见阿尤露出思考的神情,又接着说,“你是应龙一族留存下来的唯一血脉,你的父母费尽周折才保住你,你却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这种行为,说得好听点叫一腔孤勇,说得难听点就是蠢钝如猪。”

    被贬损了一通的阿尤正想反驳,但怀薇根本没有给她回嘴的机会,一口气没喘,继续往下讲:“这是其二。”

    慢悠悠地伸出两根手指头,随即又加了一根,怀薇讲出第三个阻止阿尤的原因:“身为应龙一族的一员,你有你应当负起的责任。靖人国是你们的附属国,梨酃一族历来受应龙一族庇护,他们为了打开入口的禁制损失了那么多的国民。‘经脉逆行,爆体而亡者二十有六,修行尽废者八十有三,伤重者逾百’,这是梨沧国主的原话。现在受凶犁山丘死气的影响,全族百年来仅有小梨灵一个新生命诞生。他们与应龙一族休戚相关,作为应龙一族遗志的传承者,你不觉得有不可推卸的义务么?这是应龙一族拼死保下的梨酃族,你忍心将他们推到水深火热里去么?”

    怀薇的一席话,令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阿尤陷入沉思,脸上表现出挣扎的神色来。

    “报仇的事不急于一时,那两个仙族已经走了,我们去看看应龙一族的遗骸,祭奠他们逝去的英魂。”怀薇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肃然前行,走了几步后,转头看向愣在原地的阿尤,正色发问,“你不一起来么?”。

    “我去。”阿尤颤抖着声音回应,表情却透着坚毅和执着,随即又重复了两遍,“我去!我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