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结界(上)
    火之国与雨之国的区别在于,火之国天上从来不会下火,但雨之国天上却常年下雨。

    磅礴的雨势冲刷着雨隐国土某处山坳中的密林,大雨带来的是挥之不去的湿冷感觉。而就在这片林地的某个茂盛的树冠里,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正盯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路。

    他一动不动,任凭暴雨冲刷在自己身上。

    仔细聆听的话,可以分辨的出来这雨声之中还夹杂着其他的杂音,而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杂音越来也响了。

    踩着泥泞的路面,六名忍者和一辆马车逐渐的靠了过来,他们披着兜帽蓑衣,正向着西北方的前线移动着……在那边,雨隐的忍者正在对抗着岩隐和云隐。

    这里是雨之国的腹地,因此行进中的忍者队伍缺乏足够的警惕心,他们对周围的侦查仅仅是浅尝辄止,更何况现在的天气又是这样,雨势彻底掩盖住了隐匿者的气息和痕迹。

    因此这队忍者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而当他们经过某一株格外茂盛的大树、将自己的后背完全露出来的时候,藏身其上的羽生举起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无声无息的挥动了一下。

    而后就见两支铁箭以奔雷之势刺穿了雨幕,瞬间正中其中两名忍者的后心……弓弦颤抖的声音,箭矢刺破空气的声音,都被这大雨遮挡住了。

    敌袭!

    就算这群忍者在自己的老家再怎么没有警觉性,可当有队友应声倒地的时候,他们理所当然的做出了反应,坦白说他们的瞬时反应速度很不错,称得上是合格忍者的反应,然而这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束缚住了,只能一动不动的呆立在原地。

    “没见过影子束缚术么?”

    他们的耳边响起了这样的比当前的天气还要冷冽的多的话语,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三名敌人突然出现在了己方身前,而通过对方头戴的护额,几人得知了他们的身份。

    “木叶的忍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比起未曾见过的咒缚之术,他们更吃惊的是为什么在雨之国的腹地会出现木叶的忍者……不过这个问题他们却再也没有机会搞清楚了。

    被控制住的敌人,不管是板上鱼肉,现身的羽生三人毫不迟疑的就将剩下的几名敌人解决掉了。

    那辆马车孤零零地停在了原地,接着,那匹拉车的马回过头来,而后秃噜噜的打了一个响鼻,不断落下的雨滴、冰凉刺鼻而沁入口肺的空气、以及突然弥漫出来的浓重的血腥气息,让这匹牲畜有点搞不清楚究竟刚刚发生了什么。

    既不是身经百战的战斗狂,更没有对敌人恨之入骨,但羽生的小队在处理掉眼前这群敌人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就跟现在的天气一样,忍者的心冰冷的要命。

    这支运送补给的队伍,并不是什么精英小队,雨隐不是木叶,他们有数的精英忍者全都集中到了最前线,担当补给任务的也就只是普通忍者了……因此偷袭和暗杀仅仅在数个呼吸之间就完成了。

    轻车熟路的,莲十郎将敌人的尸体拖进丛林的深处,进行简单的掩埋处理;同时,千千和用苦无割断了拦在马车上的绳索,而后掀开了盖在货物上的厚厚毡布,将其中的内容物露了出来。

    “兵粮、烟雾弹、起爆符、苦无和手里剑……是最常见的补给品。”检查了一下敌人的货物之后,千千和拉开挡在自己口鼻之间的面巾,对着羽生这样汇报道。

    “就地补全自己的消耗品,然后把剩下的东西烧掉吧。”羽生这样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潜入雨之国一周的时间了,袭击敌人补给线的行动也进行了三次,但每次他们截获的都是眼前的这种最基本的战场消耗品……这样的战国,只能说马马虎虎说得过去。

    一边说着,羽生解开了绑在车辕上的马匹,接着随手在它的屁股上用力一拍,这牲畜就唏律律的跑向远处了……要是他对待忍者的时候,也有这种对待小动物的关爱就好了。

    这会他的小队成员都集中在马车旁边,将这几日作战以来消耗的苦无和手里剑再次补充充足,再接着把全部的起爆符带在身上,然后就一把火将这辆马车付之一炬了。

    “撤离。”

    随后羽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作为雨之国的潜入者,他们绝不会在这样的作战现场停留太多时间,实际上从袭杀开始,到他们简单的处理现场痕迹,再到离开此地,总共消耗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五分钟。

    尽管这第一周他们的作战行动十分的顺利,但羽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要知道木叶向雨之国派出的渗透小队可不是一支两支的问题,就算这一周内每支小队造成的破坏都不大,但集腋成裘,这时候就算所有的雨隐高层都是榆木脑袋,也该察觉到事态的变化了。

    当他们察觉到木叶的意图之后,势必会加强警戒,因此接下来羽生觉得自己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行。

    一边在雨中快速的转移,羽生一边对着身边的队友说道,“我们在这片区域活动了一周的时间,雨隐也接连有三支补给队伍被我们袭杀,所以他们理所当然会注意到这边,那接下来按照事前的安排,我们开始向B区域转移,预计在未来三到五天之内,小队都会在那片区域活动。”

    抽冷子咬你一口,但绝不恋战,接下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羽生的作战安排最优先的保证了己方的安全。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雨隐的反应要远比预计迅速的多。

    当小队来到羽生标记的B区域之后,连续三天他们再也没有发现敌人的任何踪迹,按理来说这是不应该的,毕竟这里可是雨之国深处,怎么可能不见他们的踪迹?

    直到他们准备离开的第五天,才终于发现了一支敌人小队。

    对方看起来非常像补给小队,但在敌人前一段时间的沉寂,让羽生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对劲。

    “跟上他们,但不要着急出手,我觉得这支队伍可能有点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羽生的直觉很准确,尤其是在关于不好的方面的时候,正当他们悄悄地尾随那支队伍的时候,突兀的,一阵猛烈的查克拉反应扫过了他们……

    就像大功率的光电雷达一样,让隐藏在丛林中的蝇营狗苟一瞬间显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