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2章 眼见不为实
        “其中虚实,还是先派人去打听打听为好。”上官婉儿说道。

    “嗯,就让周綝去吧。”武则天说道。

    “臣这就去传旨。”上官婉儿说道。

    “去吧。”武则天挥挥手。

    “馨儿,这酒,还真的不一般。”武则天喝了一口由张三供应过来的酒说道。

    “确实,陛下这酒似比那西域进贡的葡萄酒还要好些。”赵清馨说道。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不仅是武林高手,还是酿酒好手,而且还是一文人墨客。”武则天说道。

    “就是不知对这天下事看法如何。可惜再如何也不能为我所用。”武则天不由来的叹息一声。

    “准备准备,朕明天微服拜访一下这位。”武则天说道。

    “遵旨,陛下。”赵清馨说道。

    这里皇宫倒是沸沸扬扬,外面却也更是热热闹闹,狄仁杰谋反之事已经是传的到处都是。

    过了一日,清晨,张三打开酒楼的大门,系统的任务发布出来:“卖一碗白酒。奖励金币十个,若没有完成,减去十点财产值,并随机消掉一项属性。”

    “系统果然不是好东西,我就知道,妥妥的不会让我卖红酒。”张三骂骂咧咧的。

    这客人还稀稀松松的,张三却看到了赵清馨向这边来,等近了,还看到女皇武则天,不过还好,是便衣来的,没有大张旗鼓,今天这生意还是能做的。

    “几位里面请。”张三伸手请道。

    “先生客气了。”武则天笑了笑。

    “那是自然。”张三回以微笑。

    “不知陛下这次造访何事?若是邀我入朝为官,那还是免了。”张三说道。

    “先生严重了,朕……我此次前来只是出来散散心。”武则天说道。

    “看来陛下最近心情不太好啊。”张三说道。

    “确实。”武则天说道。

    “朝政繁忙,能心情好才怪呢,莫说明君了,就是昏君也不见得当皇帝好受。”张三说道。

    武则天笑了笑,从这话可以听出张三说她是明君,对于任何一个君王来说都是高兴事。

    “先生谬赞了,天下人都不觉得一个女子当皇帝妥当,你却称我一声明君。”武则天说道。

    “有什么说不得的,哪有天下人这般说,无非一些读书人或者门阀如此,老百姓才不会管谁当皇帝呢,能对老百姓好的不就是好皇帝吗?太宗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拥戴,再天下大不韪也是天下之主。”张三说道。闪舞

    “先生说的倒是。”武则天笑了笑。

    “陛下是为了狄仁杰的事吧。”张三说道。

    “先生怎知?”武则天说道。

    “整个神都传的沸沸扬扬的,我怎会不知,不知狄仁杰之子狄光远过来喊冤没有?”张三说道。

    “若是狄仁杰之事,神都大街小巷都在传,先生知道也不奇怪,可是这……”武则天说道。

    “陛下,请喝酒,在下慢慢说来。”张三倒了一杯酒给武则天说道。

    “天下之事,我所不知事少矣。”张三笑道。

    “我不仅知道狄仁杰之子狄光远向陛下喊冤了,还知道陛下已经派周綝去看狄仁杰了。”张三说道。

    “先生神人也,不知先生可有办法?”武则天说道。

    “要什么办法,狄仁杰有罪无罪我不可多言,以发生之事,说了也就说了,未发生之事,说了就是泄了天机。”张三说道。

    “先生这倒像是江湖算命的。”武则天说道。

    “算是吧。狄仁杰如何不可说,但有些话还是可说的。”张三说道。

    “先生请讲。”武则天说道。

    “在下先问问谋反之罪该当如何?”张三问道。

    “当诛。”武则天说道。

    “在审问中承认谋反罪该如何?”张三问道。

    “免死。”武则天回答道。

    “在下话已经说完了,陛下,时候不早了,该回了,只需切记莫信自己的耳,孔夫子商说眼见不为实,更何况陛下从来没亲眼见过,或许狄仁杰真的谋反也说不定。”张三说道。

    “谢过先生了。”武则天说道。

    “唔,走了啊。”燕儿冒出一个头过来看道。

    “鬼鬼祟祟的哪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张三一拍燕儿的脑袋说道。

    “燕儿已经不是女孩子了。”燕儿说道。

    “那也不能鬼鬼祟祟的,成何体统。”张三教训道。

    “不成体统嘛,燕儿就是啦。”燕儿笑道。

    算了,张三还是放弃跟燕儿说体统这事吧。

    “公子,今天赚了多少钱啊?”燕儿到柜台问道。

    “不知道,你算是掉钱眼里了,家里又不缺钱。”张三说道。

    “燕儿得算着,万一没钱买吃的咋办?”燕儿问道。

    “你就是担心没吃的吧。”张三说道。

    “要不然嘞?”燕儿却是反问一句,让张三有些无言以对,是啊,不担心没吃的担心什么?谁不担心这个啊。

    “这张三倒是一番见解啊。”武则天路上说道。

    “陛下,臣看的到像个算命的。”上官婉儿说道。

    “也是,不过宫内之事他如何得知。”武则天说道。

    “此人武艺高强,若是想探听密辛恐怕没人能发现。”上官婉儿道。

    “你这话也有几分道理。”武则天说道。

    刚刚回到宫中,就有人来报:“回陛下,周綝在殿外求见。”

    “哦,这么快?宣他。”武则天说道。

    “微臣叩见陛下。”周綝跪礼道。

    “起来吧,牢中如何?”武则天说道。

    “来大人果真未对狄仁杰动刑,狄仁杰衣冠整齐,没有一点异样。”周綝说道。

    “亲眼所见?”武则天问道。

    “臣亲眼所见。”周綝说道。

    “你亲眼所见就好。”武则天说道。

    “陛下,臣这里有狄仁杰所书谢死表一份。”周綝说道。

    “呈上来。”武则天说道。

    上官婉儿从周綝手中拿来谢死表,呈给武则天。

    武则天看了看,似乎并没有大碍。。

    “孔夫子尚言眼见不为实。”张三的话语却是在武则天脑海之中响起。

    “眼见不为实,这才是你要告诉我的吗?”武则天呢喃一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