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4章 项兴成亲(下)
    项兴妻子是城中一个卢家的女儿,正是十八岁的大好年华,长的也算是漂亮。

    卢家在城里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家族,家里做着一些小生意,家里的大人是个已经六旬的老人。

    别人都喜欢称他为卢老,卢老就生了一个儿子,叫做卢兴义,字义俊。卢老就这一个儿子,算是一脉单传。

    到了卢兴义这一辈,比较好,除了生了一个带把的,叫做卢虎贲,很是霸气的名字。

    还生了个女儿,叫做卢怡香,卢家到了卢兴义这一辈,家里的资产也算是有了,这家里唯一的一个女儿成了掌上明珠,儿子倒是家里的小皇帝。

    这不,卢老瞅准了张三这一环,又看到怡香丫头对在自家打短工的项兴小子有些好感,也就想办法撮合了两人。

    这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至少自己家以后有项兴这个女婿在,范阳还没人敢干什么。

    而这当然是基于燕儿还受宠的时候。

    当然燕儿不受宠了卢老也想到了,现在节度使里也就只传出燕儿怀孕了,子凭母贵,有这孩子还不一样?

    项兴三兄弟接着各个地方过来的客人,还有自己村里的邻里。

    主要的客人还是他岳父家的客人,毕竟是城里人,来的人比较多。

    还要招呼媒婆,等到卢兴义来了,还有卢兴义的妻子王氏过来了,项兴也就把自己母亲刘氏请了出来。

    拜天地,拜高堂,还有夫妻对拜。

    燕儿在一旁看着,上一次看这个场景,她心其实真的很痛。

    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与另外两个人成亲拜堂,自己却在一旁看着,这或许才是这次他不来的原因吧。

    不过这一次,燕儿很开心,因为自己的大哥哥终于成亲了。

    等到新娘子被送进了洞房,这边也就开始了酒席。

    女流一辈当然在房间里独自的用餐,这里不是节度使府邸,不像府里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封建主义。

    不过燕儿也不在乎,在哪吃不是吃啊,更何况她也不想去凑热闹。

    “是小燕小姐吧?”卢兴义的王氏在饭桌上坐在这里的亲家母旁边对着坐在刘氏另一边燕儿说道。

    “嗯,伯母有什么问题吗?”燕儿难得礼貌的放下碗筷,对着王氏说道。

    “之前就听亲家母说小燕长的那是貌美天仙,之前还不信,现在一看,果然如此。”王氏说道。

    “谢谢伯母夸奖。”燕儿笑了笑,这种夸奖的话她都已经听腻了,当然,如果是张三说出来,她怎么也不会听腻的。

    “听说小燕在节度使府邸当丫鬟?这是请假回来了?”王氏继续问道,不过这下子就有些不怀好意了。

    现在在场的谁不知道燕儿在节度使府邸受宠之高俨然就是节度使府邸的主人。

    刘氏本来还开开心心的,突然听到这话也有些不好受,放下碗筷,就要说话。

    “是啊。”但是燕儿直接说道,在她想来,自己就一直是个丫鬟,这才是她的定位。

    “啧啧,这驸马府里的丫鬟待遇还真的是高,这衣服,到了冬天还有貂裘穿。”王氏说道。

    燕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张三的叮嘱,她今天并没有便装过来,身上除了里面穿的特别好,外面还有一件霓裳羽衣,这就算了,还披着个貂裘。

    就这些衣服,燕儿自己都觉得有点热了。

    貂裘她给自己的母亲刘氏也带了一件过来,还给自己的嫂子带了一件,算是见面礼吧。

    这种貂裘,不说燕儿身上这种贡品级的,单说那种稍微差点的,府里可有着不少。

    燕儿也知道怎么来的,为了训练,一举两得,这冬天来临之前,张三就让玄甲兵出了范阳,四处散开,到处捕捉貂狐。

    尤其是燕儿身上穿的,可是在雪山中才好不容易捕抓到的两只雪花貂的皮做的。

    抓来的时候是活着的,整块皮也就一个刀口,这才做出了这件貂裘。

    另外一件当然是给林菲儿的。

    “那个伯母,我今天来也没有带什么,要不我将这对耳环送给你吧。”燕儿摘下自己的耳环说道。

    送这件貂裘,燕儿真的不忍,不说这是张三送给她的,她会珍惜,就是送出去了以后,回去张三不高兴她也不愿意看到。

    “小燕还真的是知书达理啊。”王氏接过了那一对金雕玉琢的耳环,王氏可是知道这么一个耳环都不是自己家里能买的起的。

    当然,燕儿不会去在意,只要不是公子送的,公子陪自己买的,她都不在乎。

    “我要是有小燕这样知书达理的媳妇,我也就安心了。”王氏把玩着那对耳环,笑着说道。

    燕儿轻轻一笑,把这当个玩笑就这样了。

    “小燕,在那驸马府过的还好吧?”王氏说道。

    “挺好的啊。”燕儿笑笑。

    “要是不好,就跟伯母说,伯母让人拿钱赎你回来。”王氏似乎是被手中的宝物给冲昏了头脑,似乎忘记了这耳环到底是怎么来的,鬼迷心窍的就说出了这话。

    “伯母,我希望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燕儿说道。

    王氏或许没有发现,在门口处的小黑已经对她释放了杀意。

    “好,好,不说了,吃饭,吃饭。”王氏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寒意,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燕儿经此一番话,也就没了什么食欲,吃了一点之后,也就回刘氏的房间去了。

    “主母,要不要我……”小黑站在门口,对着燕儿轻声的说道。

    “小黑,不要乱来,你吃饭去吧,我休息会。”燕儿说道。

    “主母,小黑可以几天不吃饭,但是不能让主母有一丝的危险。”小黑说道。

    “那好吧。”燕儿也无奈,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燕儿再次醒来,刘氏坐在燕儿的身旁,燕儿看看时间,也快要黄昏了。

    “娘。”燕儿叫了一声刘氏。

    “醒啦?”刘氏放下手中的杂活说道。

    “嗯,娘,小燕该走了,过几天再来看娘,娘要好好保重。”燕儿有些不舍的说道。

    “傻丫头,娘当然会照顾好自己,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怀孕的时候最该小心。”刘氏安慰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