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露陷
    随后赶到地底大厅的散修们,看到李姓修士正在全力施法,自然不过太过喧闹,以免打搅到了李姓修士。

    其实这些外来的散修们,或多或少都猜测着这积弥山下肯定埋藏着异宝,只是苦于没有办法验证,眼下倒好有人已经找到了关键所在。

    看着那绿光闪烁的的法阵,所有人不管修为高低,都已经难以按捺得住自己心中的兴奋和贪念。

    哪怕清楚这王姓筑基修士敢把他们引来,就表明不畏惧其他人惦记,可是心中都有着放手一搏的觉悟。

    欲望总是能让人产生妄想,并为之疯狂。

    “哈哈哈!”李姓修士放声大笑,脸上抽动的肌肉把汗珠都弹了起来。

    “我终于明白如何打开这禁止通道了。”李姓修士兴风之极,都有点忘乎所以的感觉。

    那原本绿光莹燃的法阵,在李姓修士刻画法阵的影响下,不断开始旋转扭曲,最终扭曲成一个黑色的漩涡。

    一道诡异的绿光从漩涡中射出,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光柱,如此奥妙的奇景下,任谁会认为漩涡里面藏有惊天秘密。

    “诸位道友,还在等什么,这肯定是一处密境,里面肯定藏有非同小可的机缘,正所谓有能者居之。我们何不闯一闯一探究竟,说不得这就是我们一生仅有的造化!”王姓修士对其他散修鼓动道。

    那些散修好像苍蝇看到了有缝的鸡蛋,呼啦啦地就朝那漩涡冲去,动作快的就已经跳进了漩涡之中。

    郝大通却是一脸焦急,极力地阻止想涌入漩涡的散修们:“诸位道友,这禁止入口怪异非常邪气森然,说不定是邪物的陷阱,切莫受人鼓动勿进险地呀。”

    可是那些陆续涌入漩涡的散修,却没一个人理会郝大通,不少会散修还对郝大通做出不屑的表情。

    叶不语看到这里也是差点绝倒。

    他不相信这些散修都是蠢货,这姓王的明显是让他们下去探路充当炮灰,这诡异绿光已经预示了其本身的邪性,当中的凶险不言而喻。可是这些散修还是如此疯狂不顾一切,都不想错失良机,死活都要分上一杯羹。

    难道富贵险中求的理念就这么深入人心吗?

    而且在叶不语看来,最恶心的还是郝大通,他那句话明显就是在说:“这是我家的宝物,你们别进去!”

    不得不说这郝大通看似平平无奇,却如此包藏祸心,每时每刻都在算计别人,实乃阴险之辈。

    在郝大通的推波助澜下,近两百来好的散修,没几下就都进入了漩涡之中。

    眼下地下大厅内就剩下叶不语一行五人和潘允三个筑基散修,还有那个眼巴巴看着漩涡通道的郝大通。

    他的表情就像是被贼闯进了后院的地主老财,那无奈与绝望的表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李姓修士和王姓修士只是向晏碧春和潘允拱拱手,就急切地飞进了那漩涡通道。

    “诶呀!他们怎么能如此冲动呀!”郝大通更是痛心疾首地叹息道。

    可是等他表演完却没等到叶不语一行人回复,于是郝大通讶异地看向叶不语一行人。

    这剧情不对呀,叶不语一行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突发的情况下,要么急切要么谨慎,总要做点什么的。可是不管是晏碧春,还是叶不语这些天剑门的炼气修士,只是一脸平淡地看着郝大通,这可让郝大通泛起了嘀咕。

    “晏道友,你怎么看这禁止通道啊!”郝大通小心地试探道。

    “嗯!有危险,所以不才先回宗门求援,这些散修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我们不施以援手。”晏碧春说完就招招手,作势就要把叶不语他们带离此地。

    潘允也是面无表情地跟上了离去的队伍。

    “啊!”郝大通也是有点懵,晏碧春这个举动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

    难道这晏碧春和潘允就没对机缘动心?这显示是不可能的呀。

    “晏道友,潘道友请留步!”郝大通大步向前拦在了晏碧春的去路前。

    “郝宗主还有事!”晏碧春不解地问道。

    “难道晏道友忍心放任这两百个修士犯险吗?”郝大通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晏碧春说道。

    “忍心啊,又不是我叫他们进去的。”晏碧春眨眨眼睛肯定道。

    “这……”郝大通突然说不上话来,他不知道怎么继续把话接下去。

    难不成郝大通说人家晏碧春不仗义,又或者说不顾正派道义,这显然是很幼稚的话。

    而且郝大通相信他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晏碧春只要说一个“不”字,他就完全没办法了,因为他看得出晏碧春等人都瞧不上这所以的密境机缘。

    郝大通说不出话,不代表他就放行,好不容易骗来了这么好的肉身,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任自流。

    “郝宗主为何阻我等去路?”晏碧春不解地问道。

    “晏道友,贵宗可是派你来为我宗解困的,你怎么说走就走啊。”郝大通语气一改以往,一言一字都透露着冷意。

    “我晏碧春自问修为低微,帮不上积弥山的忙,不才这就回宗门复命,再请宗门师长前来一探。”晏碧春自然知道这郝大通要原形毕露了。

    “哼!把我积弥山弄成一乱麻,不想收拾好烂摊子,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郝大通语气越来越冷,全身的气势不断在攀升。

    “得了得了!郝宗主,你都露馅了!别演了!少说两句吧!”这次却是叶不语看不过去了,直接揭穿了郝大通。

    “哼!那来的小辈,如此目无尊长,今日老夫就要替天剑门重塑一下尊卑门风。”

    郝大通说着一股子真气威压已经逼向了叶不语。

    晏碧春哪能让这个老小子冒犯叶不语,直接就像动手。

    可是还没等晏碧春催动术法,叶不语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郝大通还没来得及收缩瞳孔,一个巴掌就迎面向他打来。

    “啪!”的一声,郝大通就被扇倒在地,连连打了几个滚,吐出了一嘴的牙。

    潘允直接就愣住了,从叶不语出招,到郝大通倒地她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叶不语的动作。

    潘允的后知后觉就如同,那由于叶不语巨力带起的烟尘一样,事后才堪堪开始打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