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8章 熟人?
    当几人正好奇队伍中颇有地位的夺隆的四人为何会对一个新人这般感兴趣时,传经人三个字却传进了几人的耳里!

    传经人!除了《时令神武》经文的传出者外似乎已经没有谁被这样称呼了吧?

    几人震惊的看着笑容温柔的新人,心中不复平静。修炼神武经文的他们能清楚的知道《时令神武》的非凡之处,上到古帝,下到开脉。《时令神武》都可以为人类修道者所运用,而且没有任何瑕疵存在,简直就像是天生为了人类修道者而准备一样!

    然而今天将经文传出的人竟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且还是一个年纪与他们相差不小的少年修道者!

    几人相互对望一眼,皆看见了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议,根据他们听到的留言与传闻来看,这位传经人可是个修道猛人!

    若传言属实的话,那今后的战场上他们将与传经人这位猛人一起战斗!

    “几位廖赞了,神武经文本是古之大帝亲自为人族的修道者创下的。我有幸遇到,当然要将其共之于世,那里担得起传言中的那份伟大。暗裔侵扰万神安宁,神武经文既然能让万神修道文明更近一步,岂有私藏之理。”

    听到眼前之人称呼自己传经人,陈沐风没有意外,虽然将《时令神武》传出后的时间里他几乎都是与道士几人一起在盗墓,但是对于外界的变化他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如当初他悟道所见那般,《时令神武》乃是一部真正意义上适应人族修道者的经文,而如今随着其不断被推广,神武经文几乎已经成为每一个修道者修道中必不可少的经文!只是因为其相对于其他经文较为简单修炼的原因,所以更高阶的部分只在万神界的高层势力中流通而已,并没有普及下来。

    万神界修道者多接触到的神武经文多是对应较低境界的经文。

    确认了陈沐风的身份后,夺隆与其他三人与其交流了许久后才告辞离去,离开时脸上堆满了笑容,尤其是夺隆,都快要合不拢嘴了。都说传言将陈沐风传得有些神了,可是事实上真的如此吗?或许陈沐风还要比传言中的那样还要强上几分呢!

    或许是因为尚且年幼的缘故,还是因为冲击感太强,陈沐风在修罗天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最强,极端的强大那种!

    这种感觉即便是在相隔数年之后见到陈沐风后依旧是那般恶强烈!

    要知道在修罗天中历练时陈沐风这个制裁者可是被历练者视为历练中诸多磨难中的一难!

    夺隆四人离开后,站在一边的几人才再次上前与陈沐风交流,之前几人的交流他们可是都听在耳里,眼前之人绝对就是前一段时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传经人无疑!

    知道了陈沐风身份后的几人脸上虽然依旧露着笑容,可是却少了几分自然,多了少许局促。眼前之人那是放在各个无上家族宗门都会被视为座上宾的存在,而且即便是抛弃其传经人的身份不说,其强横的实力也让他们自认惭愧。

    感受到前后有所变化的几人,陈沐风只是微微一笑,他来这里可不是来炫耀自己身份的,而且他也没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可以炫耀之处。《时令神武》乃是初代大帝所创,他只是作了一个小小的媒介,在机缘下将其传于万神罢了,这并不值得骄傲自豪。

    简单与身边的几人交流了几句后,陈沐风在一个少年的带领下朝着他的住处走去,带路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之前他在人群中所留意到的有些沉默寡言的少年。少年在知道他传经人的身份后,又知道自己是第一次来到此处,故而自告奋勇上前,要带自己去住处所在,对于此他也没有拒绝。

    少年走在前面带路,看着有些瘦小的背影,让人不觉的升起落寞落寞,虽然不知道带路之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但一定是一件不幸的事。

    陈沐风摇了摇头,他对方并不熟,他也不打算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在面对陌生人时便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来时在空中所见那样,这里的房屋并不是很多,除了简单的住所之外就是一个又一个宽大的演武台。陈沐风看着远处演武台上的战斗,他的到来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有许多人都在演武台的周围观望,视线扫过另一边,之前在那里的切磋比试已经结束。

    没有将视线收回,陈沐风朝住处走去的同时四处打量着这个他即将要待上不知多久的地方时,一道入目的身影是他停下了继续向前。远处的人有些面熟,似乎在那里见过?

    陈沐风停下沉思,脑海了划过一个个人影,终于在想到于运龙城中死囚狱中做任务时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死囚狱中那个疯癫的之人吗?

    他没记错的话当初自己成功阻止其越狱后,其不仅没有恼怒,反而笑着问自己的名字,说是要跟着自己呢!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陈沐风又走进了一点观察,不过所见之人确实就是那死囚狱中之人不错。

    陈沐风皱眉,他可是记得当初此人入狱的原因乃是因为残忍屠杀运龙城皇族嫡系,那样都能从死囚狱中出来,此人的背景应该不简单才是!

    陈沐风心里想着这些时,不远处的江左岸也察觉到了陈沐风的存在,因为刚刚才与神境大圆满的队伍中人比试结束,身体亏虚得厉害。

    摇了摇头确认自己没有将前方之人看错之后江左岸才一脸欣喜的朝着陈沐风走去。他没有想到自己无聊之下做的一个决定竟然让他再一次遇见了这位狠人!

    从死囚狱中出来以后他便打听到了陈沐风的家族所在,只是谁曾想他千里迢迢找到陈族,在提出要入陈氏族门修道时,却被拒之门外,而拒绝的理由是自己戾根性太重!虽然他多次恳求,但依旧没有得以进入陈族中。

    被关押在狱中的时候他与陈沐风战斗过,在遇到陈沐风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狠最邪最恶的人!可是在与陈沐风战斗过一次以后他发生陈沐风比他还要妖邪,那种妖邪是他所向往的,那是他的信仰所在!

    在被陈族拒绝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陈沐风,唯一听到其消息还是因为其传经人的身份,不过那些他都不在乎,他向往的陈沐风战斗是时身上所表现出的那份妖异阴邪!

    现在竟然于这鸿蒙到中遇到了陈沐风,那他可不会轻易放弃离开的。这样的狠人,他想跟随在其左右!

    看其战斗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

    “陈沐风,你还记得我吧?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我可以把这看作是缘分吧?”

    在陈沐风前面带路的少年看着气息有些虚弱的将左岸,脸上有惧色浮现。此人不仅实力强横恐怖,而且心狠手辣,战斗时更是如同一头饿狼一般!即便锋刃小队中有不少实力强横的存在,可是都不愿意与其战斗。

    而且经过刚才的一战,估计以后愿意接受其挑战的人会更少。刚才的江左岸可是凭借着神境中期的修为将神境大圆满的桓军给击败了!

    “记得,记得清楚着呢,世间如你这妖邪疯癫的人不多,我有幸遇到,自然难以忘记。”

    “哈哈哈,记得就好,我说过要追随于你的,之前因为身处监狱之中,没有办法兑现,不过现在既然在这里遇见了,那我以为就是你的人了!”

    江左岸笑着说到,虽然那笑容同时他打心底深处所散发出的,可是看在陈沐风眼里还是有些渗人,甚至是透着阴邪,有些阴森恐怖的样子!

    带路的少年依旧只是站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等着陈沐风,虽然离交流的二人很近,但因为心中有所思考,所以二人的交流被他自动忽略。

    心中想着陈沐风果然不愧是有气魄将《时令神武》传出的人,不管是之前的夺隆四人也好,还是眼前桀骜不训,目空一切的江左岸也罢,对其都表现出敬重敬畏之意!

    这样的人,身上果然是有着特殊的气质的,这样的气质在无形中让他人发自心底的折服!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