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8章 妖怪
    不出十日,精准消息从西凉传来,车迟、月巫、大氏三国先后向西凉俯首称臣,西凉女王已经班师回都,随后西凉上下举国欢庆。听到消息的每一个大周人第一反应便是,西凉真的摆脱困境,崛起了!

    西凉女王,果真不是泛泛之辈,不出意料,西凉在她的治理下至多十年,无论是兵力还是财力,均可以随意翻几番。

    长久以来,隆玉公主最担心的局面最终还是出现,加之选太子的结果不如她意,因此,她心中对永昌帝的不满越来越甚。

    识人不明,养虎为患,多么明智的皇帝!隆玉公主疯笑,笑完又流泪不止。

    可时至今日,出兵西凉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梦,之前永昌帝就不同意,更何况,连着两年他收了西凉那么多好处,眼下若提出向西凉出兵,隆玉公主相信他那位大侄子会直接指着她鼻子叫骂。

    呵,江山社稷?亲人长辈?呸,全都抵不上他那一箱子又一箱子金银宝器!

    面对西凉的胜利,大周京城主旋律便是同喜同贺,这一点,周和曦走在大街上时只觉喜庆氛围相当浓郁。

    相比之下,她冷静的多,每天依旧把心思放到酒楼经营上。为了更好的分流客源,她将醉仙楼与周记佳肴的菜单做了调整,尽量避开重复,雷同的菜式,在此基础上,努力打造出一种各有特色,各有千秋的局面,而私下里,两家酒楼随时联络,随时交流,争取把利益做到最大化。

    某天,正在酒楼后厨做技术指导的周和曦接到一封邀请信,多日不见的南笙公主在对面醉仙楼包了一桌酒席,请她赴宴。

    “奇怪,为何偏偏选在醉仙楼?”玛瑙嘀咕,照常理,作为主子的表姐,应该来自家酒楼才是,周和曦却不觉有什么,醉仙楼已经作为聘礼一部分入了她的囊中,于她来说,南笙公主在哪儿消费她都一样挣钱。

    略略收拾一番,周和曦赴约。

    如今的南笙公主得了永昌帝特许,不仅可以随意出入后宫,还可以随意离开理藩院,四处游玩,结交好友,于是乎,这位西凉公主一跃成为京城贵女界的新宠。

    相比大周贵女的含蓄,南笙公主太直接了,周和曦还没暖热凳子呢,对方便挑明目的,“表妹得了我王诸多厚爱与赏赐,就没想过投桃报李吗?”

    周和曦:“……”

    咋个说?收下的礼物还要再退回去?

    “如果表妹不明白?好,我就提点一二。咳咳,我呢,是西凉女王的嫡出长公主,哦,这就相当于你是宜安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一样。”

    “自幼,女王与夫王便对本公主宠爱有加,夫王更是一心想要我将来继承王位,不过,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周和曦:“……”

    “能够放弃王位,可见,公主要么拥有常人难比的心胸,要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哈,你猜对了。我看上了一人,这辈子非嫁他不可,可惜,如今遇到一点小小麻烦,还请表妹帮忙。”

    她说完,目光直直看着周和曦,周和曦也一言不发的望着她,若非理智拉扯,她恨不得立刻拿起水壶将南笙的脑袋砸个大包!娘的,就没见过抢人家夫婿还抢的这般理直气壮的,无耻至极!

    记得上次这姑娘来大周,哦,当时只是个郡主,端的那叫一个温柔贤淑,举止仪态丝毫不输京城贵女,短短数月而已,竟变化至斯!还是说,自己老子娘称了王,打了胜仗,底气足了,可以支撑她原形毕露了?

    找错对象了吧?

    这里是大周!

    不能气,不能气……

    周和曦将心中火气压了又压,压了又压,良久,才心平气和笑道:“公主的意思是,您看上了晟王殿下,非嫁他不可,然而晟王已经同我定亲,公主想嫁他,我就得退出,是这个意思吗?”

    “表妹聪明。”

    “多谢公主夸奖,可惜,这个忙我恐怕不能帮。”

    “为什么?”南笙公主立刻翻脸,目光灼灼逼人,显然,周和曦的答案是她一早料到的。某女继续不慌不忙道:“因为,你长的丑,皮肤也不白,骨架又大,不会我们大周女子的礼仪举止,粗鲁的像个野人,萧禹一早就说过,除了我,他谁也看不上,譬如公主这般,在他眼中,兴许连晟王府后院的小白也比不上呢……哦,对了,小白是头猪,今年年底就要出栏了。”

    她口若悬河,神情倨傲,一边说一边观赏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慢慢的,心中火气消散大半。

    她没有说出更难听的话,已经给全了西凉女王脸面。

    “你怎么敢!怎么敢羞辱本公主……”南笙浑身发抖,千算万算没算到会有这一出,偏偏她怒火浇头,一句反击的话也想不起。

    周和曦突然起身,站的笔直,下巴微抬,眼神轻蔑,冷笑一声,道:“你算哪门子公主!一个年年向我大周进贡,小小附属国国王之女,也敢在我天子脚下霸道横行,恬不知耻的公开抢别人夫婿,不把你抓起来浸猪笼,已经给够你们女王脸面,若是识趣,就麻溜的给我滚回西凉!”

    甩完最后一句,她扬长而去,气的南笙将桌子都掀了,周和曦走至楼梯口时还能听到叮咣破碎的响声,她眼皮子眨都没眨吩咐王掌柜,“算算她一共碎了多少碗碟,一分都不少全给我加到菜钱里。”

    王掌柜方才不小心听了一耳朵,然后又靠猜的弄出个事情大概,听此吩咐,连连称是。

    周和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周记佳肴二楼的休息室,命玛瑙把好门,之后迅速将羊脂玉瓶掏出来,近乎灼烫的热度猛的离开,肌肤这才好受些。

    内里,仙苗周围被一股黑煞气体环绕,从树根到树顶,一圈又一圈,令人惊叹。不用说,她又被下毒了。

    仔细回想,她一没吃南笙的菜,二没喝她的水,对方的毒下在了哪里呢?

    过了一会儿,毒气渐渐被仙苗吸收,从浓黑到缕缕青烟,大约用了一刻钟,就在她以为结束时,忽然,有几条细长细长的黑虫从树上落下,个个身体僵直,坠地粉碎。

    蛊毒!

    果真该死的恶毒!她若死了,可不就把位子空出来了……

    周和曦握紧了拳头。

    然而,就在她还没想好如何给予南笙重重反击时,一股莫名其妙的流言四起,并迅速刮遍整个京城。

    流言很简单,宜安侯府大小姐,现在的两国郡主周和曦,其实是个妖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