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吹箫过市
    不用问,这个有故事的吹箫人便是伍子胥。

    他和白公胜进城后,过了数天乞讨与露宿街头的日子,便将白公胜暂放在郊外一座荒废的瓜棚里,嘱咐他不要乱跑,自己则独自一人进城寻找结识高层的机会。

    其后几日没有什么效果。

    而且伍子胥为人心机深沉,尤其在楚国的敌对国吴国,更不敢轻易暴露真实身份。

    父亲伍奢作为楚国高层,曾经告诉他楚国的密探同样散布于吴国首都,或收集情报,或雇佣刺客暗杀吴国高层。

    万一被费无极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派杀手过来,我在明,敌在暗,危险重重,况且还牵扯到白公胜的安危。

    本来以他的能力和强健的体格在梅里城混口饭吃不成问题,比如做个家丁护院或者打个下手什么的,但那样一来,想要接触高层不知猴年马月了。

    思来想去,伍子胥狠了狠心,决定采取极端方式,就是佯装疯癫,将乞丐之路进行到底。

    首先是改变形象,别头发的竹簪收起,一头白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脸上涂上一层灰,赤着脚,手里捏着一管斑竹萧,在楝树弄来回吹箫乞讨。

    伍子胥本来貌相奇特,很容易被人认出,如此改头换面,估计那些奸细站在对面不见得能识破。

    当然,他来人流密集的楝树弄行乞的目的并非单纯填饱肚子,其真正目的还是为了复仇的初衷。因为算卦相面的人多,也是消息流动性之地,藏龙卧虎。

    然后他为引起注意,还特意编了一首箫曲,类似于《阳关三叠》,名为《楝树三叠》,一叠比一叠情绪递进,令人印象深刻。

    如此过了数年,幸运女神似乎忽略了他。

    看着年幼的白公胜一天天地成长起来,随着时间推移,新生的头发确确实实是白发。

    就像父亲伍奢悉心教授公子建那样,伍子胥开始教授白公胜学问。

    “员叔,你说咱们的仇还能报吗?”学习之余,白公胜偶尔会问此类问题。

    “能!一定能!”伍子胥抚着他的头,每次都无比肯定地回答。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当然,那时《孟子》还没有问世,伍子胥说不出这样的话,但他的心境和这个差不多。

    不过说实话,他一度也曾产生过一丝迷惘,血海深仇到底还有没有机会报。

    看不到希望,若不是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强大的复仇信念支撑着,他恐怕就放弃了。即使如此,他也感觉时刻游走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而这时,或许上苍被他坚强的意志感动了,一缕阳光照到了他。

    这一日和往常一样,伍子胥正吹箫过市。

    “先生,留步!”忽然在身后有人轻拍他的肩膀。

    伍子胥放下洞箫,回头一看,面前是一名面色红润的长须老者,目光如电般凌厉,仿佛能直透人的内心。这时,他正死盯在伍子胥的脸上逡巡着。

    而且老者在称呼上用了客气的“先生”二字,不像平常人们称呼他“老丐”或者“疯老头儿”那样。

    这反而立刻引起了伍子胥的警觉,迟疑着问道:“老丈,何事?”

    “听你的箫声与歌声悲壮苍凉,不似吴曲,先生应该是楚国人……”老者忽道。

    伍子胥默不作声。

    “在下被离,老夫刚刚搬到楝树弄月余。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从没见过你这种相貌的人,这个……怎么看,怎么像个异国亡臣之相……”

    被离,吴国最出色的大相士,也是公子光的心腹。

    吴王僚破坏了传位规矩,心中不服的公子光怀恨在心,一心想要取而代之。可是吴国群臣都是吴王僚的党羽,公子光身单力薄,无奈之下只有慢慢等待时机。

    为了不引起吴王僚的怀疑,他大部分扑在研究相术上,后来拜被离为师,并让被离借相面之机暗中网罗人才,收为己用。

    被离观察数日,便发现了伍子胥。

    这时的伍子胥并不知道其中细节,却暗暗吃了一惊,在不摸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也不敢承认。

    同时他暗道,万一对方是贵人呢?机会一旦错过了必定追悔莫及。因此又不想不承认,一时进退两难。

    最后他愣在当场,神色变换,却局促无言。

    “先生莫怕,我不是加害你的人,只因见你状貌非常,十分诧异,又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够长成先生这种异相……”被离的洞察力极其惊人,一眼便看出了伍子胥的顾虑。

    伍子胥依然沉默不语,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被离再次仔仔细细地审视着他,似乎在确认,过了一会儿目光定在他脸上,凛然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先生是……伍子胥!”

    对方慧眼如炬,一语道破了自己的来历,伍子胥一时毛骨悚然,脊梁沟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还没等伍子胥说话,被离又道:“如果是的话,我可助先生复仇!”

    人的心理很微妙,没有被识破时还能挺住,相反一旦秘密被揭破,极少有人能坚守下去,更何况伍子胥已经保有这个秘密许久了,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巨大痛苦的精神折磨。

    他决定豁出去生死在此一搏,哪怕死!

    想到此处,他佝偻的胸膛猛然一挺,气质陡然一变,凝如山岳:“不错,在下正是楚国亡臣伍子胥!”

    被离抚掌而笑:“楚国大臣,太傅伍奢之子,不可多得的治国之才,我这就将你引见给公子光将军!”

    这一年是吴王僚十年,也就是公元前517年。

    ……

    吴趋专氏屠宰铺。

    专诸刀光过处,轻松地从半只牛身上割下一块鲜肉扔给了对面的聂梁。

    “三文!”

    最近几年他的日子过得很舒泰,也很平淡。老实巴交又贤惠的妻子给他生了个胖儿子,取名专毅。

    这时候儿子已经满地跑了,再过几年就能打米酒了,模样长得象他,浓眉大眼,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平常老娘照看着,每每开心得合不拢嘴。

    曾经对师父说过要做个普通人,他就是这样做的。

    孙武依然躬耕于陇亩之间,研究各种学问,二人经常往来,吃专诸带去的肉开开荤。

    有时候,专诸会想起伍子胥,可是自从一别之后,伍子胥便杳如黄鹤,这么多年来没有个回信,年前去了几趟梅里也没有丝毫他的行踪。

    “听说了吗?”此刻聂梁一边付钱,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月前吴王僚新拜了一个大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