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决战
    夜,很多人却无法入睡,双方的士兵都知道,明天就是决战。

    “阿眉,我仔细想了想。”符斯崇躺在床上,揽着阿眉,“你还是带着松儿先离开这里。”

    “为什么?”眉夫人搂住他的脖子,急切道,“莫军师不是说了,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吗?”

    “我知道。”符斯崇轻轻拍了拍她裸露出来的手臂,“但是决战的时候,朕……我是一定要出战的,我不希望你担心我,我也希望你和松儿可以在安全的地方,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阿崇。”眉夫人拥住他。

    “明天符斯崇和莫寒英都会出战,按照之前说的,蒋将军会出手对付符斯崇,莫寒英那边还是你们两个可以吗?”

    “没问题!”符晓肯定道,她腰间一直缠着的银鞭不见了,在她的手上,握着一杆长枪,正是长欢公主留下的吞焱枪,这也应该是元微所希望看到的。

    “还有就是,不一定要生擒莫寒英,实在不行,杀了也没有关系。”墨霜筠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墨家的事情终究是他自己的事情,白弈和符晓本身的立场应该是可以直接击杀莫寒英的,因为他墨霜筠的缘故才会有生擒一说,但他那天也观察了战况,三人水平差距不大,莫寒英又诡计多端,生擒确实有难度。

    白弈与符晓点头答应了,但心里的想法没有改变,墨霜筠追了那么久的真相,好不容易有了突破口,肯定是要生擒下莫寒英问个清楚的。

    打仗之事墨霜筠帮不上忙,他与阿韶一早就等在之前看好的峡谷那里。

    如他所料,才只是早上,山上就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

    墨霜筠一身黑衣,如竹般挺拔的身姿屹立山巅,撑一把伞,伞面是丝制,透过淡青色的伞面可以模模糊糊看到他的脸,风卷起他墨色的衣角,其容如玉,其姿若仙。

    “墨霜筠!”早上的晨雾很大,阿韶回来找他,看不到人影,就大喊了一声。

    “在这里。”墨霜筠撑一柄伞,从雾中寻过来,微笑着走过来,在阿韶面前站定,撑伞的手往前,遮住两个人,“炸药都埋好了?”

    阿韶见到他,晃了一下神,暗骂自己怎么跟符晓那个花痴一样,“都埋好了。”

    “但是现在这么湿,一会着的起来吗?”阿韶问道。

    墨霜筠笑笑,”既然猜到会下雨,炸药的引线就不会是普通材质。“

    “哦。”阿韶把他拉到一边早就搭好的简陋棚子里,拿出打火石生了火,“还有一段时间,先等着吧。”

    墨霜筠在火堆旁边曲腿坐下,“阿韶真的是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啊。”

    “你也有脸说?”阿韶白了他一眼,“谁知道你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明明最早说好的我只用保护你就可以了。”

    “对了,正好铜州与凉国的方向顺路,我们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去凉国看看怎么样?”墨霜筠笑着提议道。

    阿韶拨弄着火堆,轻轻应了一声。

    “符晓正好可以回去见一见她的师父,也叫上阿弈吧,他最近也是挺辛苦的,反正到时候就说叛军有余孽逃到了凉国,皇上那边应该就会答应了。”墨霜筠计划着。

    阿韶嘴角不自知地勾起。

    “娘,为什么我们要走啊?”符松被阿眉强硬地抱到马车上,不满地问道。

    “爹爹在前方打仗,之后会很忙,所以我们不要打扰他好吗?”阿眉的笑容中包含隐忧。符斯崇让他们娘俩离开,难道是有什么变故吗?但她就只是一介妇人,大事上也帮不了什么忙。如果是长欢公主……

    阿眉甩开这些想法,反正她金银细软都已经收拾好了,就算没有符斯崇,也足够他们娘俩衣食无忧几辈子了。

    “等我长大了,就可以帮爹爹打仗了!”符松叉着腰信誓旦旦道。

    “是了,松儿最厉害了。”

    符斯崇在看到自己的对手是蒋新华的时候竟然放下了心,他也看到了符晓,那一柄带着血色的长枪不就是长欢公主以前随身不离的长枪吗?

    战场上的另一处,白弈与莫寒英游战,符晓在一边辅助,顺便每一枪都会带走几个叛军士兵的头颅。

    渐渐的,符斯崇感到有些不对劲了,大元那边的兵力与莫寒英告诉他的要多得多。但是现在再问莫寒英也已经来不及了,他一咬牙,打算撤兵。

    他张大了嘴巴大喊,可是,没有声音。

    符斯崇慌乱之下应付着蒋新华的攻击,为什么会突然发不出声,今早的饭菜是阿眉做的,对了!在出兵之前,莫寒英向他敬酒!

    该死的莫寒英!

    蒋新华可不会管他心里在想什么,“乱臣贼子,还不伏诛!”

    符斯崇现在说不出话,只能被动挨骂,他又急着想向莫寒英确认情况,渐渐竟然有些招架不住蒋新华的攻击。

    “白弈,符斯崇不见了!”符晓突然喊道。

    ”这边我先顶着,你去找他!“白弈知道符斯崇于符晓的关系,当机立断道。

    符晓一枪刺穿一个敌军的心脏,向着蒋新华那边寻去。

    蒋新华此时也已经是浑身浴血,他看到符晓过来,刀往一个方向一指,“符斯崇往那边去了,有一群忠心不怕死的人护送他。”

    符斯崇想着逃到凉国那边,来日还能东山再起,却没想到遇到了跑回来的阿眉母子。

    “阿眉!怎么了?”符斯崇冲上前去。

    “阿崇,前面有大元的人守着。”阿眉看到他就忍不住哭了出来。符斯崇安排了一队人护送她,全都死了,就只有她带着符松逃回来,她也看明白了,符斯崇已经输了。

    “没事的,阿眉。”符斯崇自己骑马带着他,符松由另一个将士带着,“我早就看好了一条小路,我们从那里走。

    阿眉点点头,她现在所能依靠的,也只剩下符斯崇了。

    符晓点点头,吞焱枪在地上一撑,踏着叛军士兵的头追了过去。

    “你靠谱吗?”阿韶忍不住问道,“再等下去都可以在山上吃午饭了,雨也越下越大了。”

    “下大了才好啊。”墨霜筠露出一抹笑来,“省事。”

    竹里馆记

    竹里馆记最新章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