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篇】郎骑竹马来
    楔子

    她走在胭脂斋门口。胭脂斋又上了两种色泽顶好的口脂,她这便来瞧瞧。却不是赵安所喜欢的。自上回她没了孩子伤了身之后,气色便一直不大好,赵安也有十多日没来别院找她了。

    也对,谁爱对着一张死气沉沉的脸呢。仿佛是她新丧了爹娘似的。

    哦,她爹娘老早死了。

    天色不错的,她听见旁人高声谈论着汾阳长公主和十六卫大将军的婚事。圣旨赐婚,约莫就在下个月吧。

    怎的这天下尽是喜事,悲悲惨惨的仿佛教她一个人占尽了。

    “阿蓉。”

    她晃神半晌,这才想起这阿蓉仿佛是自己。

    她心怪是哪位,施施然转过身子,那人站在不远处的竹子下,眉目清朗。“阿度哥哥!”

    阿蓉,阿蓉。

    一

    她差些忘了,她原先也是有名有姓的姑娘家。

    孟氏有女名蓉。

    她见着自己铜镜里映出的凄惨衰败,都有些倒胃口。扶风别院里的衣裳,尽是赵安那个男人的口味。红的紫的,该露的地方露着,不该露的也没遮多少。孟蓉挑挑拣拣,总算找出了件还能看得上眼的衣裳,白颜色的。她爹新丧的时候,她这个做女儿的面上总要装一装悲恸。这才有了这独一件不合赵安胃口的。

    孟蓉换上这一身白,在铜镜前左也照照右也照照,总也觉得哪里不够好。她平日里爱戴的金钗子也是不要的,换了绒花,总算有几分少女的模样了。

    明日要这样去见阿度哥哥。真好,这才是阿蓉。

    方才在胭脂斋门口,竟见着了十年未见的阿度哥哥,阿度哥哥成了十六卫大将军,她知道,是个顶大顶大的官,不然汾阳长公主也不会嫁给他。可惜阿度哥哥府里有急事,被仆从匆匆赶回去了。临走前,阿度哥哥还说明日要与她在茶馆小叙。

    想到此处,孟蓉看见镜子里她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她想往下撇一撇,又扬上去了。

    真是苦恼啊。

    这晚,孟蓉做了个梦。小小的阿蓉拉住裴度:“阿度哥哥,你练剑做什么呢?”

    寻常人家的子弟都是玩些瞧不上眼的游戏,裴度是唯一一个不寻常。

    “男儿生来当保家卫国,但我以为先当卫国,卫我疆土,其后是保家,家是阿蓉。”

    孟蓉一个小女儿家,彼时怒得很,佯挠裴度:“呸呸呸,谁要嫁给你了!”

    裴度:“哦——”

    孟蓉:“……”

    二

    裴家与孟家,不过一墙之隔。

    孟蓉小时候也不是什么安分的娃娃,毕竟,安分的娃娃做不出翻墙这等事,更何况还是翻到隔壁男娃娃家里。

    裴度在花园里练剑,目瞪口呆地看着墙上垂下来一条小肉腿,然后另一条。然后听见那两条腿的主人喊着:“管家你回去把回去吧,别教我爹发现了。”

    那女娃娃怕是个傻子,只晓得墙那边有人举着上来,却不知道墙的这边怎么下来。

    那管家怕是真走了,留着女娃娃挂在墙头上,跳回去也不是,跳到这边也不是。裴度眼瞧着,只觉得好笑。那女娃娃在墙头,仿佛都快哭出声了。

    裴度撇撇嘴过去:“下来。”

    孟蓉怯生生地向下看看,裴度张开了臂膀。

    孟蓉不敢,裴度却有些不耐烦:“不下来我走了。”佯作要走。

    “哎哎哎,你等一下。”

    孟蓉伸了伸脚,大概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准备跳下去。

    ……

    “你个女娃娃究竟有多重!怎么长的。”孟蓉这一扑,直接将裴度扑倒。两个人便这样趴在草地上,孟蓉爬起来,拍拍裙子上的泥土。

    “你是裴度吧,爹和我说过,裴家爱练剑的那小子。”孟蓉说的很是老成,“怎么,你爹没和你说过我吗?”

    裴度茫然摇摇头,确实不曾吧,不过兴许也是他忘了,毕竟他爹比他娘还啰嗦,也许提过吧。

    孟蓉很是不讲理:“不行,我知道你的,你也要知道我的,我姓孟,我叫孟蓉。”

    裴度有些不屑,像这样的女儿家的名字,在大街上如同筛子里的秕谷。

    譬如花啊春啊,裴度其实心里挺嫌弃。

    三

    那夜孟蓉怎么回去的裴度就不得而知了。他也不关心这个,只不过邻居家的姑娘来过一趟,他去了书房读书,让家丁带着孟蓉在家里走走,时候差不多了他们就把这小祖宗送回去,约莫傍晚回去的吧。

    裴度生来安安静静的性子,不像孟蓉,生下来便似个男娃娃般活泼好动。

    书房里灯火明明暗暗,家丁来给裴度送裴夫人煲的鸡汤,家丁摆着碗时,他顺口问了句:“隔壁孟家老爷子赌瘾还那样吗?”

    “是啊,把孟小姐送回去时候,那孟老爷还在家里发着火呢,好大的火气。真真是可怜见。”

    他好像甚少关心这样家长里短的事。不过他似乎听他娘提起过,隔壁孟老爷被一群地痞带着沾了赌,孟夫人前几年又去了,孟小姐也不晓得这样的事。

    他忽然觉得孟蓉有点可怜。将着这大好月色,他想,她娘不在了,她爹又染上了这么要命的毛病,以后可怎么好。

    孟蓉倒是嘻嘻哈哈,一派天真可爱的样子。十几岁的小姑娘,心思本就不如裴度深沉。大概对自己将来一无所知罢。能高高兴兴活在现在的人,普遍对来者没有什么顾虑。裴度想,自己愁什么,人家自己都不愁,真是惯会自作多情。

    这个不愁的女娃娃二游裴府,已是一月之后。当真好了伤疤忘了痛。孟蓉那日回去,孟老爹赌输了钱,便拿着她撒气——这女儿可以胡打海摔,那些宝贝花瓶罐子可不能。

    孟蓉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又安分了半个月,又从孟府爬来了。

    这回裴度没有练剑,孟蓉从墙头上狠狠跳下来,摔了一跤,教家丁看见了,给领去了裴度的书房。裴度还冲那家丁发了火:“谁让你带她过来的?”

    家丁总觉得自个儿没错,也晓得少爷脾气好,悄悄退出去了。孟蓉却以为裴度真的生气了,泪眼汪汪地去拉裴度的袖口,被裴度轻描淡写地躲开了。

    “我就是想来谢谢你的。”孟蓉说,“我爹常不在家,家丁们做着自己的事,大多也没功夫搭理我,你们府里的家丁真好。”

    按道理讲,她好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小姐,府里家丁不敢对她这样猖狂,大约也是对这小姐的地位心知肚明,懒得去应付罢。

    “你别赶我走好不好。”孟蓉怕裴度真的不肯,连声都是颤颤儿的,见裴度没个反应,委屈巴巴地抬头,望着裴度的眼睛,颤颤地喊了一声,“阿度哥哥。”

    行吧,留着便留着吧,左不过自己晚上辛苦些,把她从墙头送回去,不让孟老爷子晓得便是。

    四

    孟蓉这一口一个阿度哥哥叫得顺溜。这小丫头片子聪敏得很,接触多了发现裴度其实也不过就是看上去凶巴巴的,常常不给人好脸色,但他不发火,脾气也好。

    譬如孟蓉在裴度书房里玩,袖子带倒了一个古董瓷器,可能还是裴度最喜欢的一个。裴度倒是想火,孟蓉瑟瑟缩缩地喃了句“阿度哥哥”。

    哎,不过是个瓷器,不能用只能看着,碎了便碎了吧。

    裴度素来恪守着不轻易发火的道理。孟蓉立刻喜滋滋地凑上去:“阿度哥哥,我请你吃糖葫芦吧,外头张爷爷卖的,可好吃了!我娘从前买给我吃,我都好久没吃到了。”

    哎,这小姑娘也可怜,没个娘照顾着,爹又是……想吃便吃吧。

    孟蓉心满意足地想,一定是她嘴甜,一口一个“阿度哥哥”哄得裴度高兴了。

    她吃着糖葫芦,递给裴度一串:“喏,这个特别好吃。阿度哥哥你尝尝嘛!”裴度别过头去,样子别扭得很:“我不吃甜的。”

    孟蓉和裴度并排坐在裴府门前台阶上,孟蓉一板一眼教训起来:“不吃甜的怎么行,你想想,要是不开心的时候,吃点儿糖,心情会好许多的!”

    裴度撇她一眼,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来那么多由头。不过……她都要求了,拒绝仿佛也不好。那好吧。

    裴度别别扭扭接过来。

    这个小丫头,一串糖葫芦便赔给他当是古董钱了。裴度也不知说什么是好,不过,他好像并不介意了,她给糖葫芦他是高兴的,给石子儿,他想,他应该也是高兴的。

    他不喜欢糖的滋味,不过那个午日,那串糖葫芦的味道,他也并未尝出来。那日微风轻轻柔柔,孟蓉鬓角的几缕发丝轻轻飘起来,好像是挠在他心尖上。日光洒在孟蓉脸上,她笑起来就像是闪着光的。

    但他后来,再也没有尝过那样好的糖了。从军之时,最敬重的友人死在前线,他听说战地有种植物茎的汁液是甜的,他亲自去刨过来。滋味并不好,不过,滋味如何不打紧。他得活着,活到为友人报了仇,活到能娶了阿蓉回家当媳妇。

    那样艰苦的日子,日日如同数碗里的米粒一样,怎么数也数不完,然而熬着熬着却竟也过来了。

    五

    有一年塞外大雪,漫天白茫茫。战场上有马蹄印,但很快,又被大雪掩去了。

    说起来,青川甚少下雪,然也有一年,雪下得极大。孟蓉打出生,十几年从未看过雪,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孟蓉当然是要去找裴度的。

    裴度毫无反应,孟蓉有些失落。裴度儿时在江陵,那里年年冬天都有很美的雪。

    孟蓉拉起裴度的手就往外拉,裴度面上做出一副极不乐意的模样,却任由着孟蓉把他拖出去,他若是反抗,孟蓉是绝拉不动他的,便是这样他不乐意,她还能逼得他去,她才开心。裴度有时候真是觉得孟蓉有些不可理喻。

    不过女儿家嘛……算了。

    家丁要给孟蓉带斗篷,孟蓉气哼哼地嫌他们啰嗦,耽误了她和阿度哥哥看雪。

    裴度哭笑不得,让家丁把斗篷给自己,他们不要跟着妨碍。

    街上一路红墙,雪下甚美。

    “阿度哥哥,我是喜欢下雪的,可惜只在诗中见过,觉得这样好看的雪,一定要同你一块看。”

    他俩攀着墙一路走,却听见了墙内人似是在吵。孟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左邻右舍的孟蓉大多认识,这家仿佛是李秀才家。

    “我们两个这么多年,你同我说要和离?”

    “阿英你知道的,我们俩这么多年,感情都耗没了,况且柳柳她有了,我总不好……”

    “她怀的是你孩子我生的就不是?”

    “郎中诊过脉了,说柳柳怀的是男娃……”

    这下李秀才老婆没声了。裴度听说,李秀才老婆生了个女儿,之后便生不出了,李秀才一直为这事儿不痛快着,没想到真的在外头找到了生儿子的人。这件事大街小巷传遍了,李秀才脸丢了个光,还不知道如何收场。

    却说起这李秀才老婆,元也是同李秀才一处长大的,大约是考了点东西出来不安分了罢。孟蓉倚在墙边,望着裴度,小姑娘家装得一本正经:“阿度哥哥,你说你以后要是成了大将军,是不是也要在外面养别的女人啊?”

    裴度笑眯眯:“要是有,你大可罚我跪搓衣板。”

    孟蓉想想也十分有道理:“跪一个太便宜你了,你若是敢,起码要两个一起。”

    他们就在雪地里一直走,大雪纷纷扬扬,裴度给孟蓉披上斗篷,瞧瞧孟蓉,头发都全被弄白了。

    白头元是这样容易的。裴度笑而不语,以后他和阿蓉成亲,一定要住到有雪的地方,阿蓉这样喜欢雪。一定每年这个时候带她来看雪,等到老了,他和阿蓉的孩子再带他们出来。一生如此,也算是完满了。

    六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裴度回来后,其实是去青川找过的。裴度参军不久,他爹娘举家搬来了帝京,已许久未听见青川的消息了。他回去青川找,原先孟府和裴府也都换了主人。

    孟府主人已是个糟老头子,大约辗转了几人之手才买的这府邸,对原先的主人也是含混不清,说是姓林还是姓顾。裴府主人倒好些,说是大约许给了一个好人家吧,多余的也不知道了。

    裴度盘算着孟蓉她爹有赌瘾,便再去赌场打听打听。赌场的老板娘倒是记得有这么号人物,说是前几年死了,连个安葬他的人也无,都臭了才教人发现。

    裴度旋即询问了那人的女儿,老板娘不知。老板娘是近些年才嫁给赌场主人的,并未见过孟老爹的女儿。只听说之前孟老爹发过一笔财,但没几年又给输光了。裴度觉着不对,问这横财何处来,老板娘也是不知的。都是赌客们私下的交易,赌场并不管这个。

    他在帝京这几年,并未见过孟蓉。起先还执着这件,不肯成家,裴家二老心中那个着急,却又毫无办法。这一拖再拖,便有了演武场惊鸿一瞥,汾阳长公主执意下嫁的美事。

    裴度不能抗旨,因着裴府上下几十口人的性命,儿女私情固然美好,却在几十口人生死面前不值一提。抗旨是不能的,虽话本子里总有书生抗旨娶公主而爱糟糠的事,总能和和美美地终老,圣上总能客客气气地体谅,而如若他敢公然抗旨,裴家几十人口,裴氏党羽,兴许都会被修剪得干干净净。

    他不会,也不能。

    阿蓉呢,兴许嫁人了,兴许死了。天下无常事这样多。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七

    惠风和畅,是个好日子。

    裴度来得早,孟蓉来品茗堂时,裴度已在品茗堂寻了位子坐了。品茗堂生意素来好,若不是裴度在此处,孟蓉怕是寻不着坐处了。

    孟蓉提了裙摆走过去,她想,大概自己现下像个小姑娘吧。

    出门前她仔仔细细地擦了脂粉。

    只是孟蓉到了裴度桌前,竟也不知如何说起,有些近乡情更怯的意思在里头。

    他是将娶汾阳长公主了罢。孟蓉想起这来,自己戳这伤心事倒也无妨:“想想都有十年不曾见到啦,现如今我已为人妇,也还能听见你将娶长公主的喜事。”孟蓉歪了一歪头,想想道:“汾阳长公主是帝京第一美人,与你般配极了。”

    裴度看着孟蓉,倒还有小时候的影子,只不过嫁做人妇的缘故,多了些温柔的意味。孟蓉本是低眉顺眼,悄悄抬头瞄一瞄,阿度哥哥神色似乎是有一些失望。

    她想,阿度哥哥失望什么呢,是觉得她不够干净了,还是怪她没有等她?

    那艳冠帝京的汾阳长公主,她曾远远看过一眼,其实不过如此。这世间,哪个女子的美丽不是用珠珠宝宝堆砌起来的?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孟蓉十三岁那年,已是青川远近闻名的小美人了。她娘去得早,她爹没了人管束以后便染了赌瘾,偌大家产被渐渐掏空。

    这些都是孟蓉后来才知晓的。她家那样大,仆人那样多,她竟从来不晓得她爹竟然已经到了要卖女儿来还债的地步。

    当初前来孟家求亲的王侯公子倒也不少,孟蓉其实顶瞧不上他们,只会花天酒地,继承祖业后便开始沾花惹草。他们也指着孟家家大业大,孟家女儿又生得俏丽,败落后,却没一个肯帮上一帮。

    从来锦上添花者众,而雪中送炭者鲜。

    裴度那年春天去参了军,孟蓉那年秋天被卖给了一帮赌徒。

    八

    裴度呷了一口茶,孟蓉瞧着,真是好看极了。她一直喜欢着的人,是这样好看,这样顶天立地。她曾以为这样的男子会给她一个家,但是一切都被她爹毁了。

    哪怕此刻,他即将娶别的女子了,她也不怪他。

    裴度望着孟蓉,他其实能看出来孟蓉脸上城墙厚的脂粉,也能看出昨日孟蓉神色憔悴,他眼神深邃:“阿蓉,你夫君对你如何?”

    “好,好极了!他做做小生意,也清闲,每日都来陪我,有了什么新料子就买给我做新衣裳,待我极好的,我与他自然是琴瑟和谐。”

    裴度没有说话,眼神看在了孟蓉脖子处一处青痕,孟蓉被他盯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点疼。这才想起来,前些日子赵安脾气上来,她不过顶了两句嘴,赵安卡着她的喉咙便想弄死她。

    孟蓉不自在地笑了笑:“无妨,不过前些日子在床角磕着了,过几日便消了。”她的眼神看向别的地方,她其实是不大敢看裴度的眼睛的,尤其在撒谎的时候。

    这一个走神,她便听见邻座的茶客在嚼舌头。

    “你可知赵家出了个不得了的丑事?”

    “怎么说?”

    “那赵安老头子,在城郊的别院里养的女人,不知怎的被他家那只母老虎知道了,这母老虎凶悍得很哪,十几日前亲自跑去了别院,将光溜溜的女人从床上拽出来,扔到门外大街上,虽说城郊偏僻,却也不少人看见了。”

    “赵家的?那不就是孟扶风吗?当年靠着一张脸自恃清高,却也有今天。”

    又有一人插话道:“是啊是啊,当年孟扶风清高得很呐,把那些大官们当什么似的,说什么也不肯陪,凭着自个儿会点琴棋书画,还真是把自己当做嫦娥仙子了。”

    “那是,说起被赵家大夫人揪出来的事,我当时恰好路过。啧啧,那身体......”

    裴度见到孟蓉走神:“阿蓉,别听。”

    那样的污言秽语,不该教阿蓉晓得。

    孟蓉确信这些人不过是嘴上功夫,可即便是这样,孟蓉还是觉得自己周遭血都凉了,仿佛把自己放进了冰雪里,她冷的厉害。

    而屋里头闷,有茶客开始抱怨了。

    孟蓉牵强地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说的是谁呢,这样鲜廉寡耻。”

    九

    孟扶风便是个青楼出身的姑娘。

    哦,孟蓉想,她沦落到赌徒手里,那天她特别特别害怕,她不是怕自己历经劫难,只是怕自己被这群人糟蹋,裴度再也不愿意要自己了。

    寻常时候,孟老爹常说的便是:“裴家那小子说不定早死在战场上了,你等他,哼......”

    那个晚上,她祈祷说,如果她真的被糟蹋了,她便自杀。希望阿度哥哥能英勇战死沙场,他俩来世好做夫妻。

    赌徒没糟蹋她,像她这样好看的干净女孩子,卖给青楼大概值不少钱。孟老爹过去也这样想过,只是说到底没有这样的人脉。辗辗转转,孟蓉被卖到了帝京的万花楼。

    后来常常被打骂,万花楼里没什么生意的姑娘惯来如此。孟蓉不肯接客,被打得尤其多。

    后来也就麻木了。

    她祈祷阿度哥哥能来带自己走。她没等来。她想是不是自己太贪心了。于是她祈祷阿度哥哥能活着回来,不带她走,嫌弃她,都不要紧。只要能回来。

    是以赵安来的那一日,她是愿意的,她太想离开这儿了,她每天都可能被很多人糟蹋的地方。妈妈数钱笑得比蜜还甜。

    她想起来,赵安嫌她这名字不够风雅,给她改名扶风。

    弱柳扶风。

    孟扶风。

    她不曾后悔过自己做出的选择,比如疑心如果当初不跟着赵安走,兴许今日便能嫁给裴度。因为在那个虫虫声唧唧的秋夜,她心里便如同明镜儿似的,这一生啊,阿蓉与阿度哥哥,也就这样了。

    十

    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街边有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

    色泽鲜亮,好像小时候裴度买给她的一样。裴度过去买了一串递给她,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吃这个,你夫君是要笑话的。”

    可是裴度的眉眼那样温和,孟蓉扬起头,她怕自己眼泪出来。她故作骄傲地说:“是啊,他不准我吃呢,他怕我牙疼。只今天吃这一次。”

    裴度要走了,她也没留他。

    趁着没人注意,裴度吃了放桌上的一块蜜饯。

    她如今过得好,即便不曾像当年约定的那样嫁给自己,能高高兴兴的也是他所希望的了。

    也好,没了这个挂念,日后娶了汾阳,也就一心一意对她。

    走前,裴度说:“下个月我与汾阳成亲,你家在何处,我回头让家丁把帖子送给你。”

    “不用了,下个月我夫君要到青川去了,那边生意好做,恐怕时间也对不上了。”

    她不敢想象自己能在他成亲那日做出什么事来,况且赵安决不允许她与别的男人接触。

    大概阿度哥哥心中的阿蓉还是那个阿蓉吧。世上只要有一个人记得她的好就成了。世人都说孟扶风鲜廉寡耻,可只要阿度哥哥心尖尖上还有一个小阿蓉,干净,漂亮,不染尘埃,就好了。

    她求不得能和裴度长长久久,只求裴度永远记得那个干净漂亮的小姑娘小阿蓉。

    尾声

    走在街上,她觉得自己形单影只,像一只孤魂野鬼。

    想想回去还要面对赵家嫡妇那嘴脸,赵安那个窝囊废,被女人管这样紧。

    不过倒也不打紧,那女人说到底也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这个孩子没了又怎么样,她总能给赵安生个儿子出来。

    她对着日光微微笑。

    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