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自己承担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派出所里待了一个晚上,这一夜我都没有合过眼,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

    我在想,假如我真的被判了刑,那么我的父母怎么办?我刚刚开始的爱情又怎么办?

    我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祈祷着,我林东没犯法,没有盗窃作品,我不会这么无缘无故被判刑的。

    天亮了已经有一会儿了,终于有警察来给我开门了,说是我的家属来了。

    警察将我从这间小屋子带出去后,我见到了我的父母,他们正满脸焦急的看着我。

    我妈见到我后,立刻向我奔了过来,抓着我的手就问:“阿东,你发生事了?警察告诉我们你打人了,到底怎么回事?”

    听见母亲那担忧到沙哑的声音,我的眼里就有些包不住了,但我没哭,只紧紧抓着母亲的手,说道:“妈,对不起!我确实打人了……”

    话音未落,我爸冲过来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及其响亮,旁边好些警察都急忙冲上来拉住我爸。

    我妈也拉住我爸,她哭着说:“老头你这是干嘛呀?你干嘛打孩子啊!”

    我爸正在气头上,气鼓鼓地指着我咬牙切齿的说:“他、他不该打吗?从小……我就教育他做个善良的人,不找事不惹事!还去京都上了大学,你这几年大学都白上了吗?翅膀硬了是不是,还知道打人了是不是?你要气死我呀!”

    我爸就是这个脾气,从小到大我也没少挨他的皮带,我心里那叫一个苦了,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妈继续拉着我爸,说道:“我不相信我们家阿东会打人,就算他打人了,也肯定是有原因的……老头,你难道不了解咱们儿子吗?”

    还是我妈了解我,可我又能解释什么呢?我所有的解释似乎都很苍白无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调查结果。

    我爸气得不行了,他一直都有哮喘,当时就在警察局发作了。

    我终于说道:“爸,你别气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来承担后果。”

    不料我这句话更加激怒了我爸,他再次抬手指着我气鼓鼓的说道:“你还真是长脾气了啊!你的事情你来承担,你拿什么来承担?告诉你臭小子,你不管多大都是我儿子!”

    “行了行了,你们也别吵了,我们所里的同志正在调查结果……”派出所的警察端了杯水过来,递给我爸说,“老人家你也消消气,这大热天的已经够热了。”

    接着警察就把我发生的事告诉了我父母,我爸却一句话也没说了,我妈也拿不定主意,只是一直喊着我爸说:“老头,你说句话啊!怎么办?”

    我爸一直都没说话,可被我妈问烦了后,他火气又上来了,抬手又指着我愤怒的说:“怎么办?他刚才不是说他自己能承担吗?那就让他自己想办法啊!走,回家!”

    “老头……”

    “回家!”

    看见我爸把我妈拉走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快凉了,我爸确实是这样一个人,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不管我,那冷漠的态度让我彻底对这个世界失望了。

    爸妈离开后,警察也摇头叹了口气,说继续让我等通知吧!

    就这时候,靳芸昕突然来了警察局,她的状态看上去并不好,像是一夜没睡似的。

    看见她来了,我立马向她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冲上来就抱住了我,趴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我不知所措了一会儿,才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着说:“没事的,没事的……”

    许久过后她才慢慢松开我,却已经泪眼朦胧了,哽咽着问道:“结果出来了吗?”

    “什么结果?”我问着,一边伸手去拭掉她脸上的泪痕,可把我心疼的。

    “你们公司那个领导,就是被你打的那个人,医院结果出来了吗?”

    我点头,沉声说道:“出来了,是重伤。”

    重伤的后果靳芸昕自然清楚,当我说出是重伤后,她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溢了出来,看着她那么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都快碎了。

    我再次将她抱在怀里,吸了吸鼻子说道:“别哭了,傻瓜!我爸妈刚才来过了,他们会想办法的。”

    她还是一个劲的哭,一边说道:“我去给你解释,那个设计作品本来就是你的,无论如何我都要给你证明,我给你请最好的律师!”

    其实我一直忍着没哭,可靳芸昕说出这些话后,我再也忍不住了,连我父母都不管我,可这个女人她却甘愿为我做一切。

    突然,她松开了我,用手背擦掉眼角的泪水后,又跑向警察,抓着警察胳膊就说:“警察同志,我是林东的女朋友,也是和华晨酒店签约的画师,我一直在配合林东做设计,所以我能证明,那个设计是他的,他没有盗窃别人的……警察同志你相信我,你要相信我……”

    警察也很无奈,轻轻推开靳芸昕后,说道:“姑娘,你说的属于商业版权纠纷,我们有另外的同事在负责,我们这里只负责林东伤人案件。”

    靳芸昕又急切的问道:“那这件案子会怎么处理?”

    警察回头看了我一眼,叹口气说:“应该今天就会下来结果了,不过……据我们同事的了解,对方不肯罢休,已经将林东起诉上法院了。”

    听到警察说完这句话后,靳芸昕整个人差点昏倒了,还好警察出手快扶住了她,将她扶到了一边椅子上,对她说道:“姑娘,你别这样,我们警方会公平处理的,请你放心。”

    我也立刻去安慰靳芸昕,说道:“是啊!你别担心我了,我会没事的。”

    她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脸痛苦的表情,小身板在我面前一抽一抽的。

    我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我在手中,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芸昕,听着,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不要哭了,好吗?”

    我这么一说,她哭得更厉害了,说不管怎样都要救我出来。

    后来警察都听不下去了,只好把单独的空间留给了我和靳芸昕。

    大概中午的时候,终于来了消息,说田华的家属已经将我起诉到法院,一周后开庭。

    另外,设计作品的归属权也被判为无效,意思就是说既不是田华的作品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处理结果,可无论我怎么叫冤枉都没用。

    最终我还是被关进了拘留所,一周后等法庭的处理结果。

    被关进拘留所的那一刻,我真的是心凉了,我完全看不见一点希望了,在我们这样一个家庭,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人脉和大量金钱,是根本斗不过田华的。

    他这不是要我身败名裂,而是要毁了我的一生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