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周人和蛮人
    罗大壮这个名字无论是作为中原人还是南疆人听起来,都是极为普通甚至有些低俗的名字。

    那红袍女将眼中的警惕之色并未曾减弱。

    她望着洛宁,迟迟的看了一会,并没有说话。

    洛宁抬起头来,然后抚摸了一下有些焦躁的黄骠马,他轻声说道,“如无别的事,我要走了。”

    女将突然伸手抓住了洛宁手中的缰绳。

    目光又看向了洛宁背后的剑。

    “你会用剑?”

    洛宁微微一笑,“只是带在身上防身用的。”

    “你是周人?”

    洛宁再次一笑,“我是什么人和让我连离开有什么关系吗?”

    那女将也笑了。

    尹子卿忽然上前,认真的看着这名女将,“姐姐,刚才他杀了张将军他们,张将军他们骂我,神仙哥哥是好人……”

    女将听到这里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目光有些戏虐的看着洛宁,“不是防身的剑吗?那张将军虽然是个草包,但是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说杀就杀了的。”

    洛宁有些恼火,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离开大周便是碰到了这般刨根问底的人。

    他心里想的是抓紧离开这里,和这脱离关系,但是自己越是着急,想必这女将的疑心便是越大。

    洛宁皱着眉头看着她,“我都已经救了你的弟弟,你还想怎样?”

    女将笑道,“自然是救了子卿的命,必须要好好谢谢才是。”

    洛宁怒道,“你想怎么谢我?”

    “你今日跟我回到军营之中,我摆酒宴谢你。”

    “我没时间!”

    那女将微微笑着,“是没有时间,还是不敢去?”

    洛宁盯着她的眼睛,又转头看了看尹子卿,“我说你这人好不知趣,我既然说了有事在身,我便是不会去的。”

    “你若是真不去,我也不勉强你,在你走之后我会让手下通知其余十一路藩王,就说中原罗大壮杀了虎翼军的张将军。”

    洛宁的手慢慢的摸到了柴刀的把上。

    “你在威胁我?”

    女将平静的盯着他,眼中并没有任何惧意,目光落到了洛宁手中的刀把之上。

    两者缓缓的盯着看了半晌。

    洛宁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握在刀把上的手慢慢的移动了开来。

    伴随着他的这个动作,女将也松了一口气,然后他把手一挥,自己手底下的那些骑兵便是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洛宁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他们胳膊上的衣服下面鼓鼓囊囊,似乎隐藏着什么厉害暗器,如果刚才自己动手,想必这些人也会出手。

    即使自己是修行者,在不暴露易水剑意的情况下如此近距离的对付这些暗器,也是极为棘手的。

    洛宁脸上露出了一丝极为僵硬的微笑,他极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掩饰住了脸上微变的神情,他轻声说道,“这秋季了,可要多穿些衣服。”

    女将平静说道,“所以呢?”

    洛宁说道,“去就去吧。”

    女将又说道,“我们南疆人都是热情好客的,不像是周人。”

    洛宁想了想平静说道,“我爱吃烧鸡,烤的七八分熟最好。”

    女将冷冷回答道,“我们只吃牛羊肉,鸡都是你们这些周人才吃的。”

    旁边有几个南蛮军士上来牵过了洛宁的马匹,又有人帮着尹子卿上了一匹马。

    尹子卿傻呵呵的看着洛宁说道,“神仙哥哥,我们军营之中的烤羊最好吃了……”

    洛宁略微僵硬的点了点头,看着女将拨转过去了马头。

    他沉吟片刻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女将抖了一下手中的缰绳,枣红马便是如同一朵红云一般的跑了起来。

    她侧头回答道,“尹红蝶。”

    ……

    洛宁沉默了一下,然后也骑着马跟在了她的后面。

    一队军士,浩浩荡荡,在这荒原之上行走显得格外显眼。

    秋季的风还带着夏季末尾的炎热和冬季伊始的寒冷。

    洛宁骑在马上,目光落向的却是这片辽阔的大地。

    即使是他吗,也不由的暗自赞叹,心说在这片土地之上,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极为不容易的事情了,但是虽然是一路藩王的女儿,却能领着军队驰骋疆场,也确实不易。

    又走了小半个时辰,洛宁的眼前这才闪现出来了一座十分雄壮的连营。

    这座连营坐落于平原之上,后面靠着一座大山,远远的看去像是一条天然的地毯一般,洛宁看着,心中不由的暗暗震惊,在大周生活了十几年,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场景。

    尹红蝶转身问洛宁道,“这便是我父亲所率的凤尾营,你看如何?”

    洛宁随意回答道,“确实壮观。”

    尹红蝶又说道,“十二藩王连营,实则却是各怀鬼胎,唯有我家的这座连营驻扎在正对着马嵬关的中心。每逢大战,也便是我凤尾营冲锋在最前面。”

    洛宁微微皱眉,他想着连年征战惹的马嵬关的许多百姓衣不裹体,食不果腹。

    少年并没有做声。

    尹红蝶又有些骄傲的说道,“我家父的毕生心愿,便是能看一眼关中的世界,他不想看生灵涂炭,自然也不愿意再起战端。”

    洛宁看着这雄壮的连营,然后便是想到了自己一路之来看见的所有因为战乱沿街乞讨的周人和那整日里战战兢兢生怕打仗的军士。

    他的心中有些厌恶。

    ……

    于是洛宁微微嘲讽说道,“你们杀周人的时候可是真威武。”

    尹红蝶骑马的速度慢了一下,然后她便是勒住了坐下的枣红马。

    马队骤然停止,洛宁的马也跟着停住了。

    尹红蝶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害了大周许多无辜百姓,所以都该死?”

    洛宁不语。

    尹红蝶继续说道,“在我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周人和蛮人之分别,在我看来,只要是昏君,那便是该死,只要是贪官,那便是也该死。”

    她平静的说着,但是语气之中突然有了些颤抖。

    “大周这些年杀的蛮人少吗?不光是蛮人,他们因为自身原因互相残杀,为了争宠互相栽赃,朝廷大臣因为权势死去的人还少吗?”

    洛宁听着,又是沉默不语。

    尹红蝶瞪了他一眼,不再言语,转身骑马飞一样的进了大营之中。

    洛宁坐在马上,低头沉思,心说自己只是随便说说,怎地就惹她生了这大的气?

    旁边有一个尹红蝶的贴身侍卫催马过来,在洛宁的耳边小声说道,“从此以后,你在她面前说话千万要注意分寸。”

    洛宁微怒,“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在你们蛮人眼里,我们周人的命便不是命。”

    那侍卫声音骤厉,“尹将军便是周人!”

    洛宁一愣、

    那侍卫继续说道,“不光是小姐,包括我们王爷,包括我,包括这军营之中的一大部分人,都是周人!”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