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第四:他如我阳,亮我心房
    言行是慢慢溜达过去,与路上因为将要迟到而急奔的少年不同。

    他那个酒吧,上午不会有多少人,所以一般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店。

    原身会在九点左右到达酒吧,提前确定好所有材料然后打扫卫生。

    晚上才是这个酒吧最热闹的时候。

    有工作辛苦来偶尔来发泄的,有拉着朋友一起喝酒的,也有钱的发慌天天来这鬼混的。

    比如,眼前这个躺在酒吧门口的醉鬼。

    这个醉鬼,名叫明田,是原身的发小,家里有钱,活脱脱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

    每天都会来酒吧里喝酒,好像少了一天就不好过似的。

    “明田,醒醒,嘿!”言行摇了摇这个睡得正酣的醉鬼。

    “嗯,怎么了?”

    “你还问我?我正要问你呢!你怎么在我酒吧门口躺着,你昨天喝完酒以后没有回家吗?”

    昨天,明田照常的来买醉鬼混,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抱着原身酒吧里度数最高的酒往嘴里灌。

    然后结果就是醉的一塌糊涂站都站不直。

    害得原身半夜才回家,可是,昨天晚上,明明是看着他上车了并且说明地址了才离开的。

    明田怎么会躺在酒吧门口呢?

    而且看他这乱糟糟的样子,也不像是回家打理以后出来的,这很明显但就是明田这傻子昨天没回去啊。

    “你怎么在我酒吧门口躺着啊!你昨天没有回去吗?”言行边说边把明田扶了起来。

    明田不知道是没缓过劲来还是怎么着,被言行扶起来之后,并没有在原地站稳,而是瘫在他身上。

    言行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勉强的开了门,便缓缓的扶着明田进去了。

    言行成功把这个乱糟糟的青年扶到沙发上坐着了,他坐在一旁,正准备起身给明田倒杯水。

    突然一双手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腰,明田动了动身子,调了个头,在言行脖颈处乱蹭。

    “怎么了?”言行柔声问,他现在是觉出来了,这傻小子心情不好。

    “嗷,行行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我再也不要谈恋爱啦!”明田趴在言行身上开始哼哼唧唧起来。

    “怎么了?失恋了?”青年笑着问。

    “哼,是鸭,不仅失恋了,还失身了,哼,可生气了!”

    言行听着明田宛如小孩子一般的语气不禁有些好笑。

    “失身?嗯……我想想,你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处男了,你这是失的哪门子的身啊?”

    “我,我就是……生气!生气行吗?特别凶的那种!╰_╯”在言行的视线盲区,明田的脸上划过一丝羞耻的红。

    “好好好,你生气啦,我知道了。好了,抱了这么久,该松手了?”

    明田没有动作。

    “松开,我去给你倒些水喝,而且我马上要开门了。”

    明田闻言,又哼哼唧唧起来,不情愿的松开了手。

    不一会,言行从酒吧隔间里的小厨房端着一杯温水走了出来,递给明田。

    “来吧,明大少爷,说说你的失身经历?说出来给我开心一下?”言行调笑着说。

    明田瞥了一眼言行,没理他,端着自己的水杯跑到角落去了。

    言行见状有些失笑,不过笑归笑,酒吧还没打扫卫生呢。

    其实酒吧够干净了,但是原身有自己的习惯,每天非要打扫不可。

    这让有洁癖的言行相当满意。

    十点多的时候,酒吧门上的风铃响了,言行本来在擦柜台里的酒杯,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看来人。

    “小悦?你来了啊。”

    小悦全名彦悦,是酒吧里的服务生,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言行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徐哥,我是来辞职的,家里有些事,不能在这里继续上班了,对不起啊,我知道店里很忙,但是,家里也是事出突然。”彦悦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家里有事很正常,不用这么紧张。那我先把这个月的工钱结给你,来。”言行冲她招了招手。

    送完彦悦之后,言行想了想,在酒吧门口挂上了找服务生的牌子。

    希望这几天能找到服务生吧,要不然也太忙了,言行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