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半夏40
    苏半夏放声大哭:“她太可怜了!我不要这样,不想她离开。”

    霍时彦将苏半夏搂进自己的怀抱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脊,心里则是松了口气。

    姜蝉瞥了霍时彦一眼,看在他安慰苏半夏的份上,她不说些什么,他真当自己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半夏,你二十四了,有些事情你要明白,生离死别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都有她的选择,一旦做出了选择,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我们要学着接受。这是苏半夏自己的选择,就算再不舍也只能够尊重她。”

    “她没有实体,没有人知道她,没有人知道她的经历,或许让你看到了她的记忆,才会有一个人真切地记得她,知道世上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来过。”

    “没有人惦记,没有人挂念的日子太孤单寂寞了,对她来说,这也许是一个解脱。”

    苏半夏抽噎着:“这也太痛苦了。”

    姜蝉:“如果你觉得太痛苦的话,那你就努力地记着她,怀念她,不要忘记她。对于她来说,或许有人牵挂着她才是最大的幸福吧。”

    霍时彦拍着苏半夏的肩膀:“我会和你一起记着她的。”

    姜蝉瞥了一眼霍时彦,淡淡地移开视线,“你有客人来了,收拾一下心情。”

    看姜蝉消失在客厅里,苏半夏有点缓不过来,一下子要她接受这样的事情,她真心做不到。她和姜蝉只所以有缘,是因为苏半夏的缘故,可如今苏半夏快要消失,她真的承受不住。

    如果不是因为苏半夏许下了这样的心愿,姜蝉不会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尽管姜蝉的出现改变了她的世界,可归根结底根源是在于另一个苏半夏。

    “你说世事怎么这么无常?还没有见面就要面临告别。”吸了吸鼻子,苏半夏眼眶通红,“我去洗把脸。”

    客厅里只剩下霍时彦一个人,“老师,你说半夏会接受苏半夏的记忆,那她还是本来的她吗?”

    姜蝉的声音幽幽响起:“她当然还是她,只是她多了那么一段记忆而已。”

    说实话,姜蝉是不乐意搭理霍时彦的,但是她还要给苏半夏撑腰呢。就算苏半夏如今医术好,她也要在后面镇着,免得霍时彦欺负苏半夏。

    虽说大概率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姜蝉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她已经想好了,等委托人苏半夏消失后,她也打算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个世界是她待过的最抑郁的一个世界,也是最让她难过的。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的消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让姜蝉有些挫败。

    理智上她知道这是苏半夏的选择,她不能埋怨任何人,可情感上她有点接受不能,在姜蝉看来,委托人苏半夏和这个苏半夏两人就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是二十六岁的苏半夏,另外一个是二十四岁的苏半夏。

    二十四岁的你就不是你了吗?可苏半夏不这么认为,她认为自己没有参与这个苏半夏的生活,两人已经是拐了一个大弯彻底地分割开来,她认为她和二十四岁的苏半夏是两个不同的人。

    二十六岁的苏半夏的心愿是想要在娱乐圈做出一番成绩来,可二十四岁的苏半夏已经在中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两人走上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所以二十六岁的苏半夏认为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她未必不是没有选择的,如果她选择将自己和二十四岁的苏半夏的记忆融合,那么她还能够在这个世界继续生存下去。

    可是这个傻姑娘她不愿意,她选择了一条最让人心疼也最让人难过的路,那就是自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

    在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眼睛红地像只兔子似的自己,苏半夏轻嘲:“呐,就不能不离开吗?”

    “当她已经做了选择,而你还在强留,那就是在满足你的愿望而委屈别人。”姜蝉的语气很平静,她也难过,可长久的经历让她知道,若是别人已经做了选择,那你就只能够接受。

    你要求别人改变自己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是在满足你自己的意愿,而没有问过别人的感受。这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自私。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半夏抓着洗手台的的手紧了紧,“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姜蝉安慰她:“人总是会第一时间选择让自己舒服,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人说你做错了。”

    “你该出去了,有人来找你求医了。”看了眼客厅,保镖已经带着两个人走进来了。

    拍了拍面颊,苏半夏收拾好心情走了出去。客厅里正是上午遇到的那个王总,和他一起来的是一位年纪大约在七十岁左右的老爷子。

    老爷子看着很严肃,眉间有很重的川字纹,看着不太好亲近。此刻坐在轮椅上的王老爷子正一脸不乐意:“我身体还行,你拉我出来做什么?”

    王总好声好气:“爸,你身体好不好,你说了不算,医生说了才算。苏医生,您来了,这是我父亲。”

    看到苏半夏红肿的眼眶,再看看坐在一边沉默的霍时彦,王自恒暗暗叫苦,他不会这么点儿背吧?刚来就遇上小两口吵架?

    苏半夏吸吸鼻子:“刚刚看电视剧太入迷,有个我很喜欢的角色领盒饭了,我正有点难受,刚好你们过来了。”

    霍时彦站起身:“你们先坐,半夏,我去给你倒水。”

    这一出闹的,苏半夏能哭,他是哭不出来,但是心情沉重是肯定的。

    “爸,我给您介绍下,这位是霍总的主治医生,霍总的身体能够好转,都是苏医生的功劳,这医术可是神了!”

    王自恒的生意虽然做地没有霍时彦大,可消息也是灵通的。霍时彦身体有好转,昨天就已经在商圈内传开了。

    只是今天之前,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幕后医生是谁,今天霍时彦一去二院做检查,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