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二十二章 超人大对决(三)
    林渊没有正面回答,“反正不是我。”

    金煌大帝脸色一沉。呼延平差点拍桌子。

    林渊微笑道:“稍安勿躁,等我说完。我说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实质上已经灭亡了。我们城主已陨落,雕大人也死了。行刺高远风加上璃龙城,我们的超人去了将近一般。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无力争夺大位了。

    最后是你们还是武源,或者白云取胜,我们不管,只求一个王位,有一定兵权的王位。

    你们若抓住这次机会进兵黑水,至少在你们三家之中占据了先机。”

    金煌大帝亲自开口了,“你有什么办法说动武源派超人帮你攻击黑水?”

    林渊信心十足的说:“他们不得不帮。长滩湖皇甫义夫妇之事,既然不是你们干的,就只能是他们。要是将这个消息泄露给高远风,你说那个愣头青会怎么做?”

    金煌大帝皱皱眉,“幼稚的威胁。”

    林渊道:“一点都不幼稚。高远风若突然撤出白云,您觉得白云会怎么做?他们为什么要约超人之战,不就是常规武力打不赢吗?此刻高远风罢手言和,白云只会是求之不得,并赠礼恭送。

    武源不受威胁么?不行的,他国内还有个云家。云家有钱呐,高远风有武力,两相联手,武源挡得住吗?就算挡得住,也再也挡不住璃凤或你们的吞并了吧。”

    金煌大帝道:“超人决战只有几天了哦。高远风若死了呢?”

    林渊,“我们有人此时此刻正在武源皇宫跟武源大帝对话。当然不会直接威胁,只是随便提一口而已。重点是只要以后武源稍占上风,我们保证向其称臣。”

    呼延平不满了,“你准备货卖几家?”

    林渊毫不惭愧,“良禽择木而栖。谁占优我们归顺谁,有什么不对吗?呵呵,我现在承诺一定投靠你们,你们也不会信吧。”

    “来人。送林先生去鸿胪寺歇息。”金煌大帝结束了跟林渊的对话。

    林渊知道事成了,心满意足地出了皇宫。

    呼延平问金煌大帝,“陛下是准备同意林渊所请了吗?”

    金煌大帝摇摇头,“可以先做些准备,但必须等到超人大战结束。高远风若败,此事就作罢,我们继续坐山观虎斗。高远风若胜,林渊不来我也会攻打黑水。因为我们几家若不先联合对付璃凤的话,最后必将都是璃京一闲散王爵。”

    跟金煌大帝一样,九星地域内几乎所有人,包括璃京拓跋长鹰,都将目光投向决定国运的汶水河畔一战。

    时间的脚步无声,却步步重重地踩踏在参与者和关注者的心坎上。时间越近,踩踏的就越重,心跳也就越重。

    决战之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快不慢地来了。在场的,远方的,有心人都下意识地收紧心脏,心脏却又不由自主地强震。

    “咚咚咚咚。”沉闷的战鼓忽然炸响在寒气都不敢流动以免发出风声的寂静战场,让现场不少人的心脏差点炸裂。猛然抬头,只见河北密密麻麻的大军,如海潮一般涌动。观战的和南岸白云备战的超人都大惊,不是说今日只是超人决战吗,高远风这是干嘛?准备不守约定让超人和大军一起上?

    南岸白云超人战队的首领刘涟朝身边一位超人使了个眼色。那位超人心领神会,飞身掠向湿地中间。白天益还在那处打坐,也不知他这些天是不是一直没离开过。

    那位超人来到白天益身边,对同样震惊地望着北岸的白天益说:“刘老让你去问问高远风,是不是准备毁约了。”

    白天益回头远眺了一眼南岸,然后慢慢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对传信者说:“你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那位超人欣然点头。他是不敢去北岸做信使的,高远风若毁约,谁知道此一去还能不能回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白天益单身赴北,心里非常复杂。就算高远风毁约,他觉得自己好像也没资格谴责,因为己方并未依约而行。可他作为白云太子,怎么都不可能去为高远风考虑而牺牲白云的利益,但其中的龌龊又不符合他做人的原则,以致心意难畅。甚至下意识地希望高远风将超人决战搅黄掉,那么自己也就没失信于人。

    璃凤大军并未为难白天益,他顺利见到了处于大军中心的高远风。

    白天益还未开口,高远风就止住了他,“我知道你来见我的意思,我不会毁约的。只不过约定开战的时辰是在巳时正,现在是辰时初,还有将近一个时辰。

    我的大军前来,并非参战,而是为了净化一下肮脏的战场。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就会撤出,绝对不干涉超人大战。呵呵,我也舍不得让他们参战。让他们被你们超人砍瓜切菜一样的斩杀,我心痛。”

    白天益略有所思,“如何净化?”

    高远风指了指横排在阵前密集的云梯,“看到上面的攻城弩了吗?”

    白天益立即懂了,脸色更为复杂,有哀叹,有轻松,还有些报复性的快意,更有凝重。嘴唇嗫嚅几下,但却说不出话。点点头,转身就走。

    白天益回到湿地中心,对那位等候消息的超人说:“回去吧。高远风依约而战。半个时辰之后,他的大军就会撤走。”然后自己也不再留在原地了,而是掠向南边。

    那位超人迷惑不解,追在后面问:“那他带大军来干嘛?”

    白天益没说话,只顾闷头赶路。

    北岸,云梯一字排开,推进到湿地边缘。嘎嘎嘎嘎,攻城弩的劲弦纷纷绷紧。

    在南岸高处观望的白云超人战队大惊失色。白云并肩侯白无畏大声问白天益,“殿下,高远风这是想干嘛?”

    白天益漠然摇头,“我也不知道。”

    白无畏厉喝:“天益,你应该清楚你姓什么,可别在这时候犯浑。”

    白天益无趣地回答:“我当然清楚,也不敢忘。不然,我早就通知高远风取消约战了。王叔放心,超人决战我自会身先士卒不惜一死,也不会有半点留手。高远风清理战场,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我虽然对你们的安排不喜,但我毕竟姓白啊。”

    “噌、噌、噌······。”

    不等白无畏继续说什么,北边排成城墙一样的云梯上,攻城弩开始发射。射的不是南岸,攻城弩射不了那么远。而是对着作为战场的湿地居高临下地射击。粗重的铁制箭矢,在攻城弩的强弦弹力下,狠狠地,重重地扎进水里,泥地里。

    一次发射的攻城弩,刚好是半数,另外一半待命。待命的攻城弩旁,都有一人举着千里眼,观察划给他分管的那片区域。

    高远风在扶灵回渤海的时候,让人大力搜集晶莹透明之物,不管贵贱,打磨出好几副千里眼。这次需要的数量过多,高远风想了个临时方法,召集功力属性是水属性的超人,凝冰成境,紧急打造出不少一次性千里眼。本就是冬天,再让水属性武者使用的话,用上几个时辰还是可以的。

    南边白云战队一些人急得跳脚,却没理由出来反对。远处观战的其他势力,某些能猜到高远风为什么如此干,大多数人却莫名其妙,高远风花那么大代价射无人的湿地干什么,一杆攻城弩箭杆的造价可是不便宜。难道是为自己的低阶超人安置落脚点?

    某些人意料之中而其他人意料之外的异动出现了。异动当然最先出现在千里眼里,“那里有水动,给我射!”

    七八架云梯上,攻城弩朝无风而自动的水面强力射下攻城弩。“噗、噗、噗······。”随着攻城弩重重地扎进水里,有些地方水动更为激烈了,有两处地方忽然各蹦起一个人来。但没蹦跶几下,又重重地跌回水里。

    “呵哈哈哈。”观战的不少人大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笑白云偷鸡不着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竟然事先藏了一些超人在水里,准备超人大战时偷袭对手。可惜被高远风识破了,先来个瓮中射鳖。

    武者胎息期就可以不怕潜水,超人在水里完全可以呆几天几夜。如此藏兵,不能不说是妙计、毒招,但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因为水的阻碍,超人的神识大大受限,根本发现不了几十几百丈甚至几里开外的云梯和攻城弩。何况此时没到开战的时刻,藏在水下的超人担心被人发现,绝对不会外放神识。于是他们一个个憋屈地成为攻城弩的标靶。

    南岸白云超人的心在滴血,却不能站出来说那是他们安排的,还要竭力否认才行,不然高远风完全可以不守约。

    攻城弩的角度在调整,慢慢往远处抛射以打草惊蛇,然后备用的攻城弩在千里眼的指导下,精准地射杀被惊动的‘蛇’。

    随着距离的扩大,攻城弩的杀伤力没那么强了,不少水下超人蹦出来四面张望一下,狼狈地逃回南岸。

    清理到湿地的将近一半,攻城弩的弩箭用完了。数千根弩箭,射杀了多少超人不知道,露出水面之后或重新跌回水里,或受伤逃逸的,也有没受伤的一共有接近二十人。

    观战者中有人大笑:“刚才有些人说高远风浪费箭杆,哈哈,就算只杀一两个超人也足以值回所有箭杆的价值了。这次啊,高远风赚大了。”

    “当当当当。”铜锣敲响。大批士兵驱马上前,将云梯拉了回去。然后,璃凤大军又像海水退潮一般,迅速远去。留在原地的,只有两百多人。

    高远风的马车离湿地边缘有四五里地。拓跋嵩,皇甫承等人和未晋级超人的亲卫们,以及文成德带来的超人,都将留在这里观战。

    文成德问道:“真的不用我们出战吗?”

    高远风凝重地望着战场,“不是不用是不能。此战涉及国运,随军的太子殿下必然观战。对方能在水底藏人,你觉得他们会放弃暗中偷袭太子以扰乱我心的机会吗?不会,他们一定会派人偷袭太子。”

    文成德质疑,“他们哪来那么多超人?”

    高远风冷笑,“他们没有别人有。”

    文成德一惊,“你是说会有其他势力暗助助拳?他们就不怕我璃凤报复?”

    “呵呵,报复。”高远风笑道:“关系到生死存亡,还在乎报复?您老还是专心修炼你的吧,这些鬼祟的东西你就别去费那个脑筋了。”

    文成德气鼓鼓地说:“不就是嫌我笨吗?直说就是。”

    高远风哈哈大笑,“不是不是,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走!”

    走字是对超人战队喊的。

    所有人都没有骑马,九十人左右,拍成长长的一排徒步走向战场。气势冲天,走出凛冽的杀气,走出千军万马的浩然。

    战场之外,三三五五扎堆的观战者议论纷纷。

    “九十?高远风手下有那么超人?不对,应该有璃凤超人在列。”

    “废话,璃凤超人能不参与吗?”

    “这就有看头了。我还以为高远风狂妄到只以属下超人迎战呢?”

    “嘁。他是够狂,但璃凤大帝敢让他狂吗?此战若败,璃凤虽不至于灭国,但必然大受打击,严重到影响国运的耶。”

    “呵呵,打吧打吧。不管谁胜谁负,必然是两败俱伤。”

    “哈哈,郎兄,有没有兴趣赌一局?”

    “叶兄确实值得高兴,两败俱伤对你们有大利。觊觎白云了吧。行,你赌谁赢?”

    “若无璃凤干预,我自然会赌高远风输。现在可就难说了,郎兄先选吧。”

    姓郎的说:“不管璃凤干不干预,我都赌高远风胜?”

    “为什么?”很多人都在问。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