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6章 太后知刘义阵营
    后花园,因为远离皇宫中心,一向是景色普通、人迹罕至。

    皇宫的花园,占据风头的是御花园及其四周的小苑,时间已久似乎没人记得后花园了。

    此处连着后山,左右都是宫中老人的住处,平日里安静得很。无人搅扰,这里的大树上驻扎着许多秋黑燕,那是一种较难见到的燕子。

    秋黑燕燕窝入药治皮肤溃烂,这是刘义在一本古书上看见的,这个方子知晓的人少但效果显著。听说之后,刘忠便去了,不顾形象地爬到树上去取。

    刘礼和刘义赶到时,刘忠已经摘了几处了,他身上有些臭味,隔着一丈远都能闻到。

    “你们也来了,会不会显得惹眼?”

    “我们若是不来,你这样才会引人猜忌!”刘义看了看四周的大树,笑道:“这些树笔直干净,用以比试也不错。我们三个就当选此时此地比赛,一起上树,不被鸟雀排斥者属最佳,可好?”

    以比试掩盖,听起来不错。三个人相见,一向是你争我斗,安静下来反而不正常。这些大树作为比试的选择,也不会让人起疑,顺道采摘了些燕窝有什么稀奇的呢?

    如此,三人各自上了树,地上留了三个人的随从“评判”。

    北华的三个皇子,一向是众人的关注点,这件事自然被许多人听说了。不过,总比刘忠一人上树摘燕窝要好得多,没有人觉得不妥。

    不过,太后还是有几分疑惑,她不解的是三人为何突然要比试。这些天,几个人也没发生什么,突发比试是为何?

    “小李子,去给哀家查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窝,最终传到了玲珑阁。虽然是以刘礼的名义送去的,但太后仍旧觉得不正常,女人的直觉总是那么灵敏。

    “好好的,采什么燕窝,而且还是秋黑燕!”太后不解,皇宫那么多佳品,怎么秋黑燕的燕窝被莫名其妙地送去给玥嫔了呢?

    “莫非,这东西有些其他用处!”太后想不通,“难不成,皇帝还想害自己的孩子?不,这也不是,看来我得去一探究竟!”

    安排了时间,忙里抽了个戌时。太后平时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夜晚稍微闲一些,而且她听说玥嫔最近睡眠不佳,夜晚去给她宽宽心也是挺好的。

    不过,太后没想到的是,玥嫔身边自有宽心的人。

    这个时候,刘忠竟然在玥嫔屋子里,两人还聊得挺起劲,这是怎么回事?

    “二皇子,你现在胆子不小啊!什么都想跟皇帝争,连他的妃嫔也要抢一抢吗?”

    恐慌,谁都一样。

    刘义听闻,赶紧赶来,他十分懊悔没有留下来陪着。

    方才,夜幕降临之际,刘忠又想来探望玥嫔。刘义无奈,顺道将刘忠带了进去,叮嘱时间不要太长便去处理事情了,谁知道刘忠会待那么久?

    “母后,先不要责怪,我来告诉你一切!”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母后,换个地方细说!”刘义将太后搀扶出门,又回来对两人说了些话。“你们不要担心,我会解决此事,只是今后你们要小心谨慎些!二弟,你现在去将三弟找来,说了此事之后告诉他我的做法是表露阵营!”

    刘忠还在惊讶之际,刘义匆匆出了门去。愣了许久,刘忠才安抚好玥嫔,随即去找刘礼。

    人刚刚离开,玲珑阁还未静下来,玥嫔又觉得脸上奇痒难耐,好像心中的情绪能够催发毒素一般。

    也是无奈,玥嫔除了流泪别无选择,现在她一想起太后就怕。三个保她的人都那么忙碌,这让她更加没有安全感了。

    “主子,你别流泪,沾染了皮肤很难好的!”

    “哎,小柒,你去将燕窝再拿点过来!”

    啪——

    瓷杯落地,碎成残渣,迸溅到身上还有些疼。

    震怒,自该如此,不过太后的情绪远不止于此。

    “你这样对得起母后吗?”

    刘义淡定地站着,低声说:“母后,我觉得我的选择没有错!三弟比二弟合适,所以我才处处打压二弟,这一次的事情也是我挑起的。本来,我想让三弟抓现行,没想到你先来了!”

    “那你怎么不让哀家处理两人?”

    “玥嫔怀有龙嗣,又是薛家的人,不该处理。二弟还未如何,只是简单地陪着说话,也无法处理,所以我就只能先带你走了!”

    太后冷笑两声,怀着满腔怒火,一遍遍回想以前的那些事情。现在想起来,所有的疑惑都能解开了,刘义本就一直向着刘礼。

    “我说他怎么事事顺利、次次逃生,原来我身边有个他的人!”

    刘义听此,见太后将一切归于自己,既不追究刘忠和玥嫔,也不怀疑刘礼身边有高人,心中舒坦了许多。

    “母后,我的确有透露和帮助,但这都是对天子的保护!若是我真的按你的计划来,北华早就没有核心骨了!”

    “怎么没有?”太后气得站了起来,“你就不能当吗?一个皇位,就那么让你抗拒吗?”

    “的确抗拒,母后该知道我喜欢什么!”

    太后冷笑几声,走到刘义面前,低声说:“母后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一点也不领情,这也就算了,为什么你帮了外人还理所当然?你可知道,你毁了母后多少心血?换作旁人,这罪行都不知道该受多少重罚了!”

    刘义跪了下去,就跪在碎渣上,洁白的衣衫上很快染了一片血迹。

    “母后,孩儿的确对不起你,但我选择这般并非单纯为了自己。若是单单是孩儿不愿,大可像从前那般。但,这是北华的大事、天子的安危,我别无选择!”

    “孝顺和道义,你选了后者是么?”

    “我待母后仍旧孝顺,只是不愿愚孝!”

    太后冷眼看了刘义一眼,正想将心中的寒意说出,却看见他正跪着受苦。这一瞬,她的心中愤怒散了大半,疼惜使她搀了刘义起来。

    “你为何这般,不是折磨母后吗?”

    “我对不起母后,若是能让母后解气,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正要抒情,门外突然有人传报:皇上驾到!

    太后一听,浑身都僵硬了起来,连眼睛都像是冻住了。“让他进来!”

    “母后,你不要怪三弟!”

    不怪,那是不可能的。这么多愤恨,不宣泄在刘礼身上,又该找谁去?

    见到刘礼那一瞬,太后想亲自动手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凭什么那个贱人的孩子能当皇上?又凭什么他当了皇上还能拐走自己的儿子的心?

    “良妃,你真是天生的狐媚子!你得盛宠也就罢了,你的儿子还得万千爱戴,连我的儿子都带偏了,可真是让人愤恨!若是能寻到你的尸骨,我一定要将你鞭尸、烧尽!”

    站了会儿,太后的情绪才收住,磨着牙走到座上坐下。她怕自己忍不住,先坐下来再说。

    “皇帝,你们俩一直在互相支持是么?”

    刘礼看了刘义一眼,懂得他的选择缘由。“母后,我和大哥心意相通、见解相同,的确一直交好,从未离心!”

    “好一个从未离心!”太后冷笑了几声,将手捏得作响。“你们不离心,却跟母后离心了。这一年以来,到底跟母后做了多少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