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抱歉!
    柳狂生带着一丝黯然离场,除了葛青青外,几乎没有什么人将注意力放在柳狂生身上。

    因为,柳狂生败了!

    败在了一个残峰弟子手中!

    但到了现在,这个残峰弟子,已经没有任何一位辟府学员敢于有哪怕一点点的轻视!

    如果说击败季显,击败娄卫潇等人不算什么,那么击败柳狂生,还是拥有着先天剑体,释放出了剑罡的柳狂生,已经足够让他们深深震撼!

    他们都知道,不是柳狂生弱,不是柳狂生不够天才,而是楚动天更加妖孽!

    以柳狂生展现的能力,甚至可以与武院辟府榜前三的学员一较高低!

    另一边,楚动天捂着左肋,正打算用另一手撕下一块衣襟,将伤处给粗粗包裹一番时,风声掠过,一道身影已然站在楚动天身边。

    那赫然是自称‘本峰’的老者!

    老者也不多话,更不给楚动天反应的时间,单手探出,在楚动天受伤的地方一拂而过,楚动天就感觉到伤处传来一股极度舒爽的阴凉。

    当老者的手掌移开,楚动天骇然发现,自己的伤口竟是就那么愈合了,甚至再也感觉不到半点的痛苦!

    而在楚动天震惊之时,武斗台上的裁判老师以及周遭的金峰弟子全都轰然拜下,“参见虞峰主!”

    “都起来!”虞绝尘淡然开口,目光却停滞在楚动天的面庞上,未曾移动分毫,“你懂剑势?”

    “剑势?是武道之势吗?”楚动天一边吃惊于老者的身份,一边开口。

    虞绝尘点头,“也可以这么说!但领悟武道之势的人并不一定就能通晓剑势!相反,通晓了剑势,势必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武势!”

    说到这里,虞绝尘顿了顿,“楚动天是吧?本峰对你也算了解一些,但却绝未想到,你会通晓剑势,若早知,本峰当初绝不会将你让给残峰那酒鬼!因为那是暴殄天物,明珠暗投!如今,本峰欲收你为亲传,你可愿意?只要你点头,残峰那里,本峰自会去说个明白!”

    虞绝尘的声音并未有任何的压低,因此,武斗台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羡慕与嫉妒的神色,要知道,即便是有着先天剑体和天级中品血脉的柳狂生以及有着破杀血脉,同样无比适合剑道的西门有剑都不曾被虞绝尘收为亲传弟子,仅仅只是每隔一段时间才指点两人一番!

    可就算如此,柳狂生与西门有剑的进步也是飞快!

    如今,楚动天竟是直接就得到了虞绝尘的认可,要收其为亲传弟子!

    简直就是得天之幸!

    想必,以虞绝尘的手段,再加上楚动天自身对于剑道的领悟,只怕要不了多久,金峰就会出现一个真正的剑道天骄!

    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听得虞绝尘的开口,楚动天的脸上竟是很快升起了明显的为难,紧跟着更是缓慢却又无比坚定的道,“承蒙峰主大人错爱,只可惜小子早投师尊坐下,而且,峰上三位师兄也待小子如同至亲,请恕小子没有跟随峰主大人的福分!”

    话语客客气气,却拒绝得明明白白、彻彻底底!

    虞绝尘的双眉不禁皱了皱,要知道以虞绝尘的身份,当着这么多后辈主动抛出橄榄枝,已经是天大的恩宠与厚爱了!但楚动天竟然不识趣!

    虞绝尘很想怒斥一声,而后转身就走,可又不甘心楚动天在剑道一途上的强悍天赋!因为虞绝尘知道,真正强大的剑修,强的不是血脉,不是体质,而是信念、意志!

    也只有信念、意志强大到无比的武者,才有可能领悟出剑道之势!

    这是怎么教也教不来,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的!

    就比如虞绝尘自己,其实武道一途的天赋也只是中庸而已,但正是因为无比坚定的决心,强悍到可怕的意志,虞绝尘愣是在修为上踏足了武仙三境,并且,于用剑一途,也做到了武院中的最极致!

    “楚动天,本峰难得极其欣赏一个后辈,更难得主动浪费自己的修炼时间,去教导一个弟子,你真不考虑?你要清楚,错过今天,即便是你跪在本峰之下求上几天几夜,本峰也再不会看你一眼!”

    “又或许,你觉得你那酒鬼老师同样位列一峰之主,并不比本峰差。但本峰却要郑重的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酒鬼的修为或许不差本峰多少,可正面的攻击力绝对比不上本峰!更为重要的是,酒鬼已经颓废了太多,慵懒了太多,他根本就不会定下心来,**一个后辈!”

    “而若你跟着本峰,本峰许你,半年之后,武院辟府境第一!三年后,武院成山境第一!甚至踏足真武!”

    “你可要把握好了!”

    话落,虞绝尘负手而立,仰头看天。意料之中,这等重诺,这等利益诱惑,楚动天十有八九会改变主意。

    但若楚动天还不识趣,那么虞绝尘再不会多说一个字,哪怕楚动天在剑道修为上的天赋再高十倍!

    因为虞绝尘同样是一个骄傲到极点的人!并且,身份、地位,摆在那里!

    而虞绝尘的话语落下后,现场竟是诡异的安静到了极点,落针可闻!

    百分之九十九的武院学员都红着眼睛,看着楚动天!

    但楚动天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峰主大人,抱歉!”

    “哼!”

    虞绝尘冷哼一声,拂袖,掉头就走,一步跨出已在山巅。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从山巅传下,“柳狂生、西门有剑,三日之后,焚香沐浴,金殿拜师!”

    嘶……

    场中响起了一片抽气的声音。这些声音内,或包含着可惜、或包含着意外、或包含着嫉妒、或包含着艳羡……

    但所有人都明白,正是楚动天的拒绝,刺激了虞绝尘,使得虞绝尘突兀动下了收柳狂生和西门有剑为弟子的念头。

    或许是为了让楚动天后悔吧!

    同一刻,武斗台不远处的一块阴影角落,方远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如释重负。

    “这小子,还算是有良心,没忘本!但论**弟子,论战力,我老师会真不如人么?”

    方远目光悠远,难以捉摸。

    终于,所有人从虞绝尘的到来与离开之间定下了神,但人群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是看着楚动天与白天下两人。

    只因楚动天此前可是说过,等到击败柳狂生,会再战白天下!

    相比低调一些的柳狂生,白天下的为人可是霸道嚣张之极!

    但白天下有着绝对的嚣张资格,因为白天下是武院雷峰这么多年以来,极其罕见的那种可以在辟府境就踏入雷池修炼的怪胎!

    有人甚至怀疑当日的测试,并未真正测试出白天下的血脉资质!

    楚动天没有让等着看热闹的人群失望。

    踏、踏、踏…..

    楚动天几步来到了武斗台边缘,对着武斗台下最前沿的白天下勾了勾手指,“瞧不起我残峰,可不是靠着嘴皮子,来吧!让我楚动天告诉你,你的眼睛有多瞎!让我楚动天告诉你,残峰,不可辱!”

    “混账!竟敢这么跟我说话,楚动天,你是活腻了?还是说,你真以为,击败了柳狂生就可以作为我白天下的对手?我告诉你,若我想败柳狂生,三十合内,必将其轰下武斗台!”

    “是么?大话人人会说,有种,就来吧!我楚动天,挑战你!”

    “如你所愿!”白天下当然不会退避,无论是因为性格,还是底气!

    “老师,烦请继续辛苦一些,帮我们作为见证!”见得白天下上台,楚动天对着武斗台上的裁判老师拱手请求。

    裁判老师也没有什么好推脱的,相反同样很好奇若刚刚击败柳狂生的楚动天与白天下交手,究竟会谁胜谁负?

    “可!”一个字吐出,裁判老师闪身来到了武斗台一角,空出了更大的空间。

    白天下在楚动天面前三丈处站定,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对着楚动天伸出一根食指,而后摇了摇,再将食指倒转向下。

    其意不言而喻!

    楚动天冷冷一笑,直接回敬了一个中指!

    顿时之间,白天下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白天下握了握拳头,“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的声音此起彼伏,“楚动天,恭喜你,你成功惹怒了我,虽然碍于规则,我不能杀你,甚至不能伤你根基,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什么叫做悔之已晚!”

    “屁话真多,有种动手!”

    “找死!”

    白天下左脚用力一跺,台面当即狠狠一震,只见得白天下带起一片残影直冲楚动天,那高高扬起的拳头在刹那就来到楚动天面前,挟着万钧之力,狠狠轰出。

    若只是重拳倒也罢了,关键是白天下的这一拳轰出后,空气中竟是隐隐约约传出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那是拳速太快,以及内蕴一丝雷霆之力的缘故!

    尽管以白天下的修为,这丝雷霆之力绝不可能太多,但别忘了,雷霆之力的根本属性就是破坏与毁灭!

    按照正常情况,白天下这一拳,别说是辟府初阶的学员,就是普通的辟府后期都扛不住!

    甚至白天下有把握,这一拳之下,之前的柳狂生不动用剑罡都要吃个大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