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五章 条件
    在人生路上,每个人都有可能会遇到一个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可能会变得更好,也有可能变得更坏——

    刘琰波遇见了欧阳知画,他当初那已近乎死局的命运发生了变化,不能说变得有多好,但至少有了希望;

    蝰蛇遇见了一个令他害怕的陌生人,他觉得自己的命运也会因此而改变,至于是变好还是变坏?

    他不知道,但他正在竭力争取变好。

    看着已经逐渐开远的货轮,蝰蛇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睡觉。”刘琰波淡淡道:“今晚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们需要养足精神。”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人报仇,从不隔夜。

    刘琰波从来都不是一个君子,当他下定决心要去做一件事以后,通常都不愿意做过多的拖延……

    当阳正午——

    刘琰波已经在车内沉沉睡去,可已经一天一夜没合过眼的蝰蛇还是睡不着,不是他不困,实在是他心绪难宁。

    有那么一瞬间,看着这个在副驾驶上似乎已经睡得戒备全无的陌生人,看着这个让人心里即害怕又忍不住想要去相信的家伙那略显修长的脖子,蝰蛇甚至想尝试着悄悄地把刀摸出来,然后痛快地结束掉这场闹剧,但他终归是没有付诸于行动的勇气,这让他心里备受煎熬——

    即害怕,又期待。

    蝰蛇即害怕这个陌生人最后会过河拆桥,但同时他又期待着这个陌生人能兑现承诺,因为他想做老大,做一个真正的老大。

    蝰蛇心里很清楚,在当今这个社会,想要做一个真正的黑老大,需要的先决条件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是——

    要有人,更要有钱。

    作为Joh

    手下的四大头马之一,蝰蛇手下的小弟自然不少,但他现在所拥有的财力却还不足以支撑起他的野心——

    他想要全盘接受掉原来属于Joh

    的地盘。

    而黑狼帮虽然在人数上比不上他们花帮,但在财力上却远超于他们帮会,所以只要这个陌生人能兑现承诺,那么他蝰蛇为了扩充地盘所面临的资金不足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这叫他如何不期待?

    当心里的期待再次高于害怕时,蝰蛇忍不住又看了刘琰波一眼,然后他收回了视线,满脸倦容地靠在了车椅上,闭上眼道:“希望这一次我赌对了~”

    他们睡了很久,一直睡到日落西山的时候——

    嗡嗡~

    几乎是在手机振动响起的同时,刘琰波已经醒来,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没有一丝刚醒来的迷糊劲,他立马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在看了眼来电显示后,接通道:“潘局。”

    “小刘,我们的人已经在公海接到了羽衣和小赵,他们安全了。”潘阳明没有寒暄,也没有慰问,很开门见山。“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需要我们做什么支援吗?”

    听到潘羽衣和赵力已经安全转移回国内,刘琰波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已经完全后顾之忧,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道:“潘局,和马尼拉当局提个条件吧。”

    “什么条件?”潘阳明问道。

    “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无论汤都区发生什么事,他们只要做到不管不问就行。”刘琰波淡淡道。

    这是什么条件?

    这是一个让人一听就会觉得头皮发麻的条件,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出其隐晦的意思——

    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汤都区要乱,大乱。

    潘阳明自然能听懂这层意思,却依然果断应允道:“好,给我们半个小时。”

    刘琰波“嗯”了一声,主动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刘琰波放下了车窗,看着天边逐渐暗淡的夕阳余晖,点上一支烟道:“让你的人都准备好,半个小时后开始动手。”

    “明白。”

    蝰蛇的声音里还有着一丝刚刚睡醒的慵懒,但他的眼中却已经有着抖擞的精光射出——

    该来的,就要来了!

    ……

    厦市公安局。

    会议室里坐了不少人,其中不仅有此次在追捕邓辉的行动中担任后方指挥的张景洪和老李头,还有厦市公安局局长姜华也到堂了,就连潘阳明昨晚也从海市连夜赶了过来……

    昨晚从马尼拉传回来的消息太惨烈了,也太让人愤怒了,已经惊动了两市的高层领导。

    潘阳明挂断电话后,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众人,说道:“小刘让我们向马尼拉当局提一个条件,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以内,无论汤都区发生什么事,要他们不管不问。”

    能坐在这会议室里的人,没一个人会是脑子不好使的傻子,听到这话,瞬间就炸了锅,底下一片窃窃私语。

    一个专门研究国际关系的老学究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老花镜,一脸为难道:“潘局,这个条件太苛刻了,马尼拉当局不可能会答应。”

    “是啊,这条件他们是不可能会答应的啊~”

    “……”

    有人开始附合,一个个摇头晃脑的为难样,搞得好像是要他们去登天似的。

    “我知道这很难,但这再难能难过那些在前面流血牺牲的同志们现在所面临的处境吗?”潘阳明微怒道:“就在昨晚,我们有四个好同志在马尼拉牺牲了,可我们到现在连他们的尸体在哪里都还不知道,你们告诉我,远在异国他乡的他们难不难?”

    “找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来吹着空调喝茶的,也不是让你们来说什么可不可能的,而是让你们来一起想办法解决困难的,明不明白?”

    听到这些话,先前那几个一脸为难的人低下了头,脸色似乎变得更难看了。

    潘阳明也懒得再去理他们,偏头看向坐在他边上的姜华,问道:“姜局,你怎么看?”

    “这事确实难办,但也不是不能办。”姜华霸气侧漏道:“他们既然敢暗地里用阴招,咱们就明着耍横。”

    怎么耍横?

    会议室里的齐齐看向了姜华,只见这位就快花甲之年的老警察站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老张,联系马尼拉市局的负责人,提出我们的条件。”

    “如果他们不答应呢?”张景洪起身问道。

    “不答应?”姜华目光一沉道:“那我们就把天捅破!”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