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行动开始
    “班大师,是你啊!”

    被端木蓉称为月儿的小姑娘见到来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班大师乃墨家非攻机关术的唯一传人,后收天明为徒。

    而他那支假肢,是由于幼年研究机关术,结果意外导致机关术失败,失去了一条手臂。但他对机关术的热爱却丝毫不减。

    后来,研制出了一种机关手臂,来辅助自己,继续机关术的更深层探究。

    “班大师,这个孩子是楚家的朋友,年少无知,您老人家不用跟他生气,多多恕罪,请将他放开吧。”

    班大师将天明拎到院中,项梁见到立马施礼,劝说对方将天明放掉。

    “我就说楚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愣头小子,原来是你们交的朋友,但这小子太冒失,实在是有点危险哪!”

    班老头笑道,说完放开了天明。

    “老头,你说什么?”

    被放到地上的天明却很生气,指着班大师怒道,手上的袖子他还在往上裹,好似要跟班大师打一架。

    众人见此,一阵腹诽。

    你一个小孩子还想打墨家的首领,这不是找死嘛!

    “咻”

    一道破空之声

    “啊!”

    就听天明一声大叫,就见他不动了,而动作一直维持着挽袖的动作。

    “怎么回事?”

    少羽惊疑道。

    而其他人也不知,刚刚他们只听到一阵破空之声,随后就听到天明大叫一声,就站在那里不动。

    端木蓉看向自己身旁,她身旁的人就是白依雪。

    白依雪见端木蓉在看自己,对她微笑,在她耳边低语:“蓉蓉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答应我上次的要求了?”

    端木蓉听到“要求”二字,脸庞瞬间粉红,将头低下,左手手指在把玩自己的发丝。

    白依雪见她如此,眼前一亮,心中暗道有戏。

    ……

    “蓉姑娘已经下了逐客令了,大家还愣着干什么?走吧,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把你们一个个抬出去?”

    大家见请蓉姑娘救治盖聂是没有希望了,只能抬起盖聂离开这里。

    “天明,不用担心,我就不信天底下没有其它医生,能给盖先生治好这个伤!”

    少羽虽是气不过,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安慰天明。

    白依雪见此,可不想让这剧情发展下去,她可不想让自己这位师兄跟原著一样中毒,这样的话可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等等!刚刚我不说大家坐下来好好聊聊吗!”

    白依雪此时开口。

    “姑娘有何事?”

    项梁开口询问。

    端木蓉与班大师等人也看向白依雪,不知她要干什么。

    “蓉蓉,你帮我一个忙,救他!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今后有需要,我可帮你或帮墨家一个忙!”

    白依雪严肃的说道。

    “为何?”

    端木蓉不解,不解白依雪为何要让她救这位男子,于是询问。

    当然,其余人听后也是愣住,不知她为何现在开口寻求,而不是楚家当时在请求时开口。

    “这个该怎么说呢?”

    白依雪摸了摸头,随后低声在端木蓉耳边说道,以免被某只可爱的小萝莉知道。

    端木蓉听后,一阵出神,随后十分温柔的对月儿开口,“月儿,你进屋准备止血采药……”

    月儿听后点头,走进屋中,白依雪见端木蓉支开月儿,向她点了点头。

    走向楚家人所抬的担架上,将被衣布遮挡的渊虹给露了出来。

    端木蓉也走向前来,见到真是这把剑,心中有些激动,但她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你怎么知道的?”

    端木蓉询问。

    “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剑气!”

    白依雪将手背在身后,手指一勾,放在躺椅上的紫红色长剑就飞到了手中,逼格满满,所散发出的气质就如同一个大高手一般。

    众人有些敬畏,儒家这是出现一个大高手了呀!

    可随后就尴尬了

    “噗”

    一口黑色的血液从白依雪口中吐出,瞬间那股高手般的气质就没了。

    “不是说过不要乱动用内力嘛!你中的毒乃是川蜀中的一种蛊毒,想将毒虫逼出,需要时间,而且你内伤也未痊愈,乱动用内力,会使你的伤势加重!”

    端木蓉边埋怨边用银针扎着白依雪身上的几处穴位。

    一盏茶后,端木蓉让人将盖聂抬入到屋内,而渊虹暂时被白依雪待在身上,她可不想让那小萝莉误会。

    让那家伙的“小情人”,用火魅术将小萝莉给控制住,那是真的麻烦。

    ……

    “刚才多谢先生了。”少羽向白依雪拱了拱手,已是感谢。

    而叫她先生,白依雪也不怎么在意外,儒家一些弟子在外出行,一般都会被世人称为先生。

    因为儒家是七国最高学府,就如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清华北大,先生则是对这些文化人的一种尊称。

    “不用谢我,我救他是因为我与他有些关系。”

    “关系?”

    “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不可能告诉你太多。”

    “是少羽过界了,先生莫怪!”

    少羽道歉。

    “刚刚听先生的话,不知先生是不是一位剑客?”

    “剑客?”

    白依雪低喃了一下,然后奇怪的看了一眼少羽,嘴中带笑

    “或许是,或许不是!只在我一念间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