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7、甜的【10】现在抽死他还来得及吗?
    三人回到越野车上。

    “说吧,怎么回事儿呀?”

    刚一坐上副驾驶,梁之琼就迫不及待地转过身,兴奋地朝身后刚坐好的唐诗询问道。

    “过几天,我们不是会去装甲侦察营训练吗?”唐诗眨眨眼,道。

    “对啊,”梁之琼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已经准备开车的墨上筠,“是可以开坦克吧?”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勾了勾唇。

    “除了学习开坦克,还会跟他们进行一场小型的演习。”唐诗道,“军区医院会调派一些人手过去的,其中有救治的环节。”

    梁之琼愣了愣,忽然反应过来,惊喜道:“你是说,尚茹也会参加这一次的演习?”

    “我听纪先生说的,她可能在名单里。”唐诗抿唇轻笑了下,“这次去军区医院,我打算问问。”

    正好上次住院的时候,也认识了几个人,应该能够打听到的。

    就算尚茹不在名单里,她也可以以别的理由让尚茹出现在名单里。

    总而言之,这些都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尚茹肯定会出现在这一次的演习里。

    梁之琼惊讶了好几秒,最终抓住了其中一个重点,她不可思议地问:“不是,纪先生跟你说的?”

    “嗯。”

    唐诗应声。

    梁之琼诧异:“他为什么跟你说这个?”

    歪头想了下,唐诗道:“随口提的吧。”

    就昨晚纪舟跟她在图书馆的时候,她注意到尚茹有加纪舟的微信,因为多瞥了几眼,纪舟就大大方方地跟她说了。之后就尚茹这人聊了几句,纪舟便问到女二队是不是有跟隔壁的装甲侦察营合作,尚茹好像也会参加。

    就这么的,让唐诗动了点心思。

    “真的?”

    梁之琼满是狐疑。

    纪先生那样满肚子坏水的货儿,能贼单纯地跟唐诗提这个?

    “……”

    唐诗仔细思考了下,并没有说话。

    “算了,”梁之琼摆摆手,没打算再管,她转而道,“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可以在演习的时候对她捏扁搓圆?”

    “之琼。”唐诗喊她。

    “啥?”

    “不一定要捏扁搓圆的。”唐诗认真道,“我们只要好好发挥就可以了。”

    “为啥呀?”

    墨上筠一踩油门,慢条斯理地接过话,“因为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梁之琼眨着眼,还是不明白她们俩的意思。

    不过有一点她是清楚的——这口恶气,很快就能出了。

    *

    买东西的时候,她们耽搁了一点时间。

    不过,街上到医院也算不得远,墨上筠适当地提升了下车速,没多会儿就顺利抵达医院了。

    医院门口还有在卖花,墨上筠还特地花了两分钟,挑选了几支看起来没那么焉了吧唧的玫瑰。

    “尽整这些花里胡哨的。”梁之琼在一旁嫌弃得很。

    “看病人不都带这些的吗?”

    看了眼手中的话,墨上筠理所当然地反问。

    梁之琼:“……”

    恋爱使人堕落!

    搁到以前,墨上筠要看到她买这种不知搁了多久毫无活力的破花,非得怼死她不可!

    梁之琼不高兴地哼哼。

    墨上筠压根没搭理她。

    三个人,提拎着饼干、蛋糕、水果、午餐,以及玫瑰进了医院。

    唐诗和梁之琼直奔澎于秋、牧程的病房,而墨上筠则是拿着玫瑰、水果、午餐和俩小蛋糕,进了隔壁阎天邢的病房。

    “你说她买这么多的水果,阎队能吃完吗?”

    站在病房门口,梁之琼偷瞥了眼进隔壁门的墨上筠。

    “……”

    唐诗犹豫了下,最终识趣地选择不接话。

    主要吧,对这事儿发表意见,两边都不讨好。

    梁之琼皱了皱鼻子,“连个橘子都不给。”

    一门心思只有阎天邢。

    不说给澎于秋、牧程了,给她们俩留个橘子总应该吧?

    啧,瞧瞧!

    见色忘义!

    “……”

    唐诗低下头,沉默地敲了两下门,听到他们回应后,抬手推开门。

    这一次,澎于秋和牧程都没在床上待着。

    他们已经开始恢复训练了,白天都会自由活动,在医院里逛一逛,走动走动,散散步什么的。

    唐诗和梁之琼到访的时候,他们俩刚被护士赶回来吃饭、午睡,进病房才两分钟。

    “卧槽,又有吃的!”牧程看着她们俩的到来,简直惊呆了,喜上眉梢,“今天的饭菜是谁做的?”

    “还是你墨爷。”

    梁之琼将他的那份饭菜递给他。

    刚一接过自己那份饭菜,牧程麻利儿地将医院的午餐给扔到一边。

    将他们午餐送过来的护士:“……”能不能给点面子,等她走了之后再表达对医院午餐的嫌弃?

    护士非常郁闷地离开了。

    “感谢阎爷给的福利。”牧程激动地说。

    澎于秋提醒他,“小心被抽。”

    这话被阎爷听到,或许还不会怎么的。

    但要是被墨上筠听到……牧程肯定会被阴死。

    毕竟,是因为阎天邢受伤住院,他们才会有的这福利。

    对于阎天邢和墨上筠而言,这可不算是什么好事儿。

    牧程赶紧闭上嘴。

    他偷偷朝外面走廊看了一样,确定没有人之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

    隔壁病房。

    阎天邢坐在椅子上翻看杂志,听到敲门的动静后就抬眼看去,然后便见得墨上筠推门而入。

    她左手提着很多东西。

    饭盒有四个,分量不小。

    水果有四五样,每样都用一个袋子装着。

    还有俩蛋糕。

    阎天邢只瞄了一眼。

    因为接下来,他的注意力就全被墨上筠右手拿着的玫瑰给吸引了过去。

    鲜红刺眼的玫瑰。

    就是……有些颓废。

    看着稍稍一碰,都能凋谢成一瓣一瓣的,转眼能秃的节奏。

    阎天邢默默地瞧了几眼,一时不知该感慨墨上筠的眼光,还是该欣慰她有点情趣。

    “花儿,喜欢吗?”

    一进门就瞧见他盯着手中的玫瑰看,墨上筠合上门后,冲他挑了挑眉。

    阎天邢神情气场全然收敛,特地换上了颇为真诚的表情,“我有一个问题。”

    “问。”

    墨上筠下巴一扬,将手中的水果、蛋糕和饭盒都搁在桌上。

    阎天邢便问:“这玫瑰是别人见你长得好看、送你的吗?”

    墨上筠:“……”

    现在抽死他还来得及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