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大银矿(求订阅!)
    傍晚。

    送完宾客。

    唐青也上了一辆车,按计划,他要去瑞士达沃斯一趟,参加零九年的世界经济论坛,正巧赶上了过年,所以,现在就得走。

    时间挺紧。

    正因为如此,宴席才摆在今天。

    这一去。

    初六以后才能回来。

    为期五天,若是加上来回,一星期的时间都得耗在上面。此次去的,还有一位大佬,不过,人家并不是专门为了参加论坛。

    瑞士。

    德国。

    西班牙。

    英国。

    欧盟。

    大佬应邀,对四国和欧盟总部进行正式访问,参加论坛只是行程中的一环,而唐青作为‘吉祥物’外,也打算加快蜂鸟的进度。

    “路上小心!”

    “好。”

    很快。

    车辆消失在门口。

    “回去吧。”

    唐凯对几家人说。

    大过年的。

    出去奔波,唐凯倒没有觉得如何,站得越高,牵绊越多,越难以逃脱凡尘俗事,既然逃不了,那就努力成为一颗耀眼的存在。

    唐青显然做到了。

    达沃斯。

    多少人想要蹭进去,可只能想想,而唐青,是主办方盛情相邀,应该欣慰才是。和去年差不多,超过四十位国家元首出席。

    该去。

    唐家想要成为世界级的大家族。

    除了钱。

    还需要朋友。

    。。。

    半小时后。

    “起飞了!”

    唐青和家里视频,这次就他,林佳雪没有跟去,大过年的,折腾他一个就够了,秦诗琪本来还嚷嚷想去,却被舅妈镇压了。

    理由很充分:别打扰你哥工作。

    “早点休息!”

    “行。”

    结束通讯。

    唐青的目光看向窗外,云层之上的视野很不错,繁星闪闪,月光微凉,湾流G550以超过一千公里的时速飞行着,全程十小时。

    看了会儿。

    收回目光。

    下一刻。

    他的身形消失在了机舱里。

    。。。

    非洲。

    苏丹。

    南部平原。

    一辆越野在草原上狂奔,卷起滚滚烟尘,若有人看到,一定认不出这车的牌子和型号,因为根本没有卖,车上,唐青把油门踩死。

    十小时。

    让唐青干坐着,怎么可能,扫一眼,看到这边有战士在执行任务,索性跟过去溜溜,因此,他身后数里,还有十几辆大小车。

    此次任务。

    第一。

    运送传送节点,至一座贵金属矿。

    第二。

    清理一伙盗匪。

    现在。

    是零九年初,苏丹还没有分成两部分,没有南苏丹一说,只是建立了自治政俯,等到一一年,才会被联合国承认为独立国家。

    因此。

    挺乱。

    有不少战士在这边做生意。

    自然。

    总会遇到一些不开眼的,黑狱的威慑力,主要在和其有关的生意上,但不可能所以战士,都被黑狱庇护,那样实在是太显眼。

    于是。

    经常需要出动特别行动组。

    清理垃圾。

    这伙盗匪,活跃于南部一处山林,主要针对沿途的货物流通,收取费用,本来没什么,战士们并不在意那点损失,给就给了。

    可是。

    后来。

    这些家伙得寸进尺。

    直接想要抢生意,若如此,战士们也不怕,大不了竞争,然而,盗匪么仗着人多,昨日,直接把战士绑了,想要多一个失踪人口。

    如此。

    便触发清理规则线。

    不惹事。

    不怕事。

    你敢下死手,我也不会客气。

    “风景不错。”

    车上。

    吹着风。

    唐青望着窗外,这里位于非洲中部,热带草原气候,往南一百来公里,就是刚果金,四季如春,不时,还能看见野生动物。

    大象。

    羚羊。

    开了近百公里,遇到不少。

    此外。

    还有不少肉食动物,远远看到越野车,一个个都警惕起来,不敢靠近,虽然野兽凶猛,但还是有基本的体型判断实力之能。

    大。

    肯定厉害。

    于是。

    不敢靠近,都说草原危险,其实。。。还真是。

    “小家伙,牙口挺好。”

    唐青手里逮着一条眼镜蛇的头,蛇身缠着他的手腕,越来越紧,唐青微笑道:“松开”,下一刻,眼镜蛇乖乖地松开缠绕。

    没死。

    吓得。

    对蛇来说,唐青的神经念力,模拟出的恐怖气息,它根本承受不住。一个命令,乖乖执行,随后,眼镜蛇被唐青给扔了出去。

    安稳落地。

    眨眼间。

    眼镜蛇消失在了草丛。

    “呼!”

    一阵风吹过,给炎热的下午,带了丝丝凉意。远处,天边,黑云阵阵,相比北部的缺水,苏丹南部却是降水充足,就是太闷。

    “走!”

    上车。

    一路向南。

    又开了近三十公里才停下,整个苏丹的南部,人口不到一千万,面积却超过缅痶,密度较低,一路上,唐青都躲着草原部族。

    即使热带。

    也有贫瘠之地。

    此刻。

    唐青就处在一片山谷中,褐色岩石,长时间的暴晒,加上雨水侵蚀,出现大规模风化,几根杂草,艰难地在这片地狱生长着。

    眼前的一切。

    非天然。

    而是一个废弃银矿,当年,欧美在非洲,可谓是疯狂,黄金、白银、宝石,几乎是破坏式开采,留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遗迹’。

    这里。

    就是一处。

    透视下。

    方圆三公里。

    埋着的白骨,就不下一千,累死,争斗矿洞而死,其他意外被埋,总之,每一个‘遗迹’,背后都有一段用血书写的历史。

    全球探矿。

    这些‘枯竭’矿坑,战士们也没放过。

    勘探后。

    发现了新的矿层,只不过是银矿,没太重视,只是标记,直到去年下旬,隐蔽式钻矿技术成熟,才启动了这个矿点的采掘计划。

    排队。

    于十二月初开始。

    一个月。

    完成第一采掘区的‘基础建设’,又一个月,完成第二采掘区的准备,传送节点长时间待在这边,这次是它处用完,送过来。

    因为。

    整个苏丹,只有一个传送节点,各个计划轮何用。

    “嘎!嘎!”

    天上。

    一只秃鹰掠过。

    没人知道,这是一只仿生机械,尽管天上有卫星看着,但要是遇到突发状况,仿生机械,显然比几个螺旋桨的无人机有优势。

    至少。

    隐蔽。

    摊开手。

    一颗玻璃球出现,随手扔进几十米外,一个直径只有水管粗的管道,管道直通地下二十米,由于矿物堆积,已经停采的作业面。

    落地后。

    光芒闪动。

    每一次。

    都有上千吨矿石消失。

    书客居阅读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