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0章 这也没有办法了?【二更】
    李演浑身不自然,嚷道:“潇潇,你可别污蔑我,我哪里占了冰儿便宜了。”

    苏潇潇俏脸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道:“把我妹妹的身体看光了还敢装蒜?李演,你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姐,没那么严重!”苏语冰满脸通红,急忙拽了拽苏潇潇的衣角,感觉脸都被她丢尽了。

    “傻妹妹,你心思也太单纯了。”

    李演有点不爽的说道:“好啦,我又不是故意看的,这不是帮冰儿疗伤嘛?再说哪里看光了?不就是看了一下……”

    李演没有继续说下去,感觉有点尴尬。

    九天凌雪危险地瞥了眼李演,哼道:“哥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占了人家便宜?”

    苏语冰尴尬道:“李演哥哥没有占我便宜,是他帮我上药的还有上次我被绑架,也是李演哥哥救了我!”

    这话一出,九天凌雪和苏潇潇两人双双一惊。

    “上次救你的人是他?”苏潇潇愣神问道。

    “嗯,我之前还不知道李演哥哥就是凌雪姐姐的哥哥,不,老公。”苏语冰连忙说着。

    其实苏语冰也有些纳闷,李演哥哥在她心中非常神秘,这男人简直无所不能。

    几阵吵嚷,李演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李飞打来的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你们慢慢聊。”

    说完,李演就走出别墅外,按了下接通。

    “李演少爷,出了点事。”李飞在电话里说道,语气有点焦急。

    “什么事啊?”李演眉头一皱。

    李飞立即解释道:“是这样的,之前我说过要帮林采儿小姐的母亲找肾源,其实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肾脏,只不过”

    “话不要说一半,不过什么?”李演追问道。

    “我被袁野盯上了,那家伙知道了我最近委托人四处找肾源,还怀疑我和郑老大有牵扯。华海市的地下器官大部分都是被郑老大控制,最近万天鹏和郑老大勾结在了一起。”

    “我安排的线人已经找到了适合林小姐母亲的肾源,肾源正好归万天鹏手下阿金管,本来我安排的线人已经和阿金商量好了买下那个肾,不过现在被袁野盯上了,不太好办。”李飞不急不缓的说道。

    李演感觉有点麻烦,不禁问道:“还能从别的渠道找到肾源吗?”

    “暂时不能,林小姐母亲的肾脏不好匹配,现在只能找阿金去要回那个肾源。”李飞说道。

    万天鹏和华龙帮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关系,李飞派出去的线人也花了好长时间才接触到了阿金,从阿金那边谈好了肾源的价格。现在袁野出来搅局,等于功亏一篑。

    李演心中有些烦躁,他之前答应林采儿,一个星期能治好她母亲的病,反悔可不是他的作风。

    “那个肾还在阿金那吗?他人在哪?”李演皱眉问道。

    李飞听出沈浪话中的意思,有点犹豫道:“李演少爷,你这是想直接去问阿金要吗?”

    “差不多吧,我等不了那么久。”李演嚷道。

    “阿金那家伙暴躁的很,沈浪先生您当心一些。”李飞忍不住提醒道。

    一听这话李演就不高兴了,万天鹏在他眼里都是个渣,更何况他手下的狗腿。

    “行了,废话不用说了,快告诉我他在哪?”李演嚷道。

    李飞将地点告诉了李演。

    李演实在是嫌麻烦,打算自己去找阿金要回肾源了,那个袁野要是再给自己麻烦,李演不介意直接送他归西。

    挂了电话,李演又拨通了林采儿的号码,问了一下林母最近的状况。

    林母现在的状况还不错,就是肾源难匹配,照医院的速度,等几个月都难匹配到合适的肾源。

    客厅内,苏潇潇带着苏语冰去房间换衣服了。

    见李演面色有点沉闷,九天凌雪不禁问道:“哥哥,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李演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温香,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对了,我要出去下。还有,好久没有和你睡在一起了。我有点想你……”

    “去干什么?能不能和我说说。”九天凌雪担忧的问道。

    “别担心。”李演拍了拍女孩的香肩,就笑着朝着别墅外走去。

    九天凌雪咬着贝齿,她不喜欢哥哥一出事就瞒着她,虽然知道哥哥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但李演不说反而让她更担心,九天凌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感觉自己和李演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或许是李演太过强大神秘,九天凌雪感觉无法触及哥哥的内心世界,难道,哥哥的心里,还藏着什么吗?!

    李演先是去了趟医院,探望了一下林母。

    林采儿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照顾自己母亲,可以看出这丫头非常孝顺。

    主治医生程志照着李演开的药方给林母调养,林母的气色好了许多。

    态度和之前比也完全变了一个样,言语之中明显的表露出感激。

    李演让林采儿等几天,她母亲的病很快就能治好。

    聊了好一阵,李演出了医院,拦了辆出租车。

    李飞说阿金在青湖区北城路上,管理着一家名为梦佳人的洗浴会所。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中午阿金应该会在那里。

    梦佳人洗浴会所,名字这么好听,其实就是大保健。来这里的人都是冲着大保健来的,洗浴反倒是其次。

    到了洗浴会所,看了下时间还早,沈浪就在洗浴中心旁边的一家西餐厅里坐了一会。

    顺便点了一份牛排,还有一瓶红酒,倒上一杯,沈浪慢慢的喝了起来。

    “小华!来这边。。”

    李演正慢悠悠吃着牛排喝着红酒,旁边一桌来了几名年轻男女,开心的聊了起来。

    几个年轻男女,大概也都是二十来岁,年龄不是很大,李演听着他们聊天的内容,似乎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最近怎么没有看见王东?我好像好久没有见他了他最近还好吗?”一个叫小华的年轻人坐下位置,一边喝酒一边笑问道。

    不知怎么,小华一说出这句话,旁边坐着的几个年轻人脸色瞬间沉闷了下来。

    “王东他,唉他还在医院里。”一名年轻女人叹气说道

    “什么?”小华闻言顿时一愣,吃惊问道:“王东他怎么了?怎么会进医院呢?”

    看着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华和王东的关系不错,顿时追问了起来:“阿明,你快告诉我王东怎么了?”

    “小华,你以后一定要少去夜店玩,王东他他被人割了个肾!”

    那个叫阿明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后,把事情跟小华说了一下,声音传入一旁李演的耳朵里。

    王东跟很多年轻人一样,晚上没事喜欢去夜店里嗨皮一下,听着夜场的夜场音乐,喝喝啤酒,有漂亮的就上去搭讪一下。

    有一次他去了一个酒吧,正好那天碰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王东凭着自己帅气样貌和全身名牌服装,很快就吸引了那个女孩的注意,两人聊得很欢,喝了几杯酒后便约好去酒店开房。

    和那女孩激情后,王东倒头沉沉睡去,完全不知道厄运已经悄然降临到他的身上。

    等到第二天醒来,王东脑袋昏昏沉沉,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浴缸里,浑身麻痹,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浴缸里还放着冰块,染着一层血迹,这个场景让王东想起了以前听别人说过的一件事。

    经历和他一样,有个男生在酒吧里相遇了一个漂亮女孩,在酒店里激情之后,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割了一个肾!

    如此相同的场景,再看着浴缸里流通的一丝血迹,王东瞬间发现自己肚子上的一条缝合好的血痕,王东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瞬间呆滞,他被割了一个肾!

    “妈的,王东就这么中招了,没注意就被人割掉一个肾,现在还在医院里待着,没有找到匹配的肾源。我前几天才去看过他,精神状态很不好,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打击很大……”

    阿明摇着头,语气颇为沉重,一旁小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王东是他们几个同学中家境最好的一个,人也最帅,想不到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让小华害怕的是,昨晚他就去了酒吧,也遇到了一个漂亮女孩,要不是临时有事,他也差点和那个女孩一起开房了,现在想想都有些头皮发麻。

    “我靠,看来我以后也要少去夜店那种地方了”小华喃喃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愤怒:“这些割肾的混蛋太可恶了,和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

    “唉,你不知道,这些割肾的团伙都是有黑道背景的,混黑的,所以十分猖獗。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王东运气还算好,有的人直接就被割走了两个肾,当场就死了!”

    “相关的负责人都不来管管吗?”

    “这淮州市很大,负责人哪里管的过来,据说上次西港码头的那件事,唉!世道不太平,咱们还是安分守己点好,少去夜店,少和不认识的女人去酒店开房……”

    几个年轻人侃侃而谈。

    李演手中一杯红酒慢慢的灌下了肚,想想之前那个郑老大都利用残疾人毒品,利用完之后买器官,这种丧心病狂的事说不定就是郑老大的杰作。

    无论是李演还是负责人,都没摸清那个郑老大的底细。这人平时显山不漏水,连他手下的马仔小弟都没人见过郑老大本人。一个没露过面的人就能运筹帷幄,将一个地下势力策划的仅仅有条,不得不说这家伙倒是个人才。

    吃完牛排,李演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付完账,李演出了西餐厅。

    梦佳人洗浴会所,是青湖区北城路上最好的一家大保健,外面停了不少的高档车,看起来生意相当不错的样子。

    李演要找的阿金,现在正帮万天鹏管理着这家洗浴会所。

    “欢迎光临!”

    两个开衩到大腿的旗袍妹子,甜甜腻腻的喊着。衣领撒开,露出白皙的玉沟。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