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4章 比我的脸皮都还要厚
    连续两个星期里,李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完全宅在家里撸猫。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之前惊心动魄的追杀事件实在吓坏了上官雨儿。为了自家老公的安全,她还给李演多配备了两名保镖,还专门订购了一辆防弹车。

    李演都吓了一跳,就自己这身家,居然都配备防弹车,要不要这么夸张?

    资产上亿的人都未必会配备。

    不过,自家老婆一再坚持,一片好心好意,李演也就没有拒绝。目前防弹车还没有来,所以上官雨儿千叮咛万嘱咐,安安心心呆在家里,等车来的时候再出去耍。

    李演也无所谓,这样的宅生活他过得很习惯,除了总是有两个老头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过来骚扰,比较的烦人,其他一切还好。

    现在回想起一个星期的那件事,李演心中还是充满了怪异。

    这居然是远在魔都的情敌派来搞他的。

    结果还没怎么交手,只是在飙车之中看了你一眼,从此你们的生活不能自理。

    锯断了腿,住进了监狱,最后还家破人亡。

    就连那个情敌,赔进了很多人情和金钱,却无济于事,亏得那叫郁闷。

    “唉,我还没认真,你就倒下了。”李演很惆怅,说不出来的惆怅。

    本来还想跟老婆背后的那一堆情敌过过手,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体验一下穿越人士的优越性,结果大失所望。

    感觉那些所谓的顶级大少也就那么一回事吧。

    在这两个星期里,淮州卫视非诚勿扰的第二期、第三期都顺利播出,依然都取得非常瞩目的成绩,平均收视率都突破了7,最高收视率都达到9。

    非诚勿扰在社会上讨论热度非常的高,基本上每播出一期,相关的讨论热点都会迅速的推上热搜,产生广泛的影响。

    期间,有网络平台喊出一个亿的天价,想要购买非诚勿扰2018年第一季的网络独播版权,可是上官雨儿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相比于一个亿的收入,她宁可把它放在电视台上不断的重播,人们想看只能来到淮州卫视,以此来吸引流量把淮州卫视发展壮大。

    其他电视台看到淮州电视台超高的收视率,以及天价的广告费,早就眼红了。

    他们迅速的推出了自己的相亲交友节目,非常完美天作之合爱情连连看等,企图分肉喝汤。

    节目被模仿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腾龙国的文娱产业发展较慢,没有完善的版权保护机制,使得一个节目如果大火,就会被其他电视台模仿过去。

    对此,李演也很无奈。

    不过,他们的收视率虽然也不错,但是并没有非诚勿扰那么牛逼,平均收视率最多4左右,最高也刚刚突破5。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草草的推出自己的节目,没有做过太多功课,不像淮州卫视有完整的策划方案,所以节目非常潦草,综艺效果不好,看着令人尴尬。

    其次,他们节目的策划人和主持人不行,只能算二流人才。淮州卫视配备的是扶欣航这个最擅长导演炒作的鬼才导演,还有主持功力一流的祖思枫,水平自然不低。但是其他电视台一时之间也找不出这么优秀的两个人,所以水平跟不上。

    最后,有非诚勿扰的珠玉在前,其他节目一比就相形见绌,观众眼睛又不瞎,自然选择好看的。

    其中还发生一件笑话,有一家一线电视台大言不惭的叫出来3个亿的天价广告。

    因为他们认为,同样是相亲交友节目,连三流电视都算不上淮州卫视都能拿下2个亿的广告收入,他们身为一线电视台不可能拿不到这样的收入。

    结果,这个价格喊出去之后,直接吓退了原来还有意向的几家资金雄厚的企业。

    但是他们充满了迷之自信,并没有多加挽留,认为节目收视一定会爆棚,最后那些企业一定会哭着喊着回来赞助。

    结果节目一播出收视率扑街,哭晕在厕所。

    虽然面临着山寨节目的冲击,但是非诚勿扰依然收视稳定,上官雨儿开始筹办第二档节目非你莫属。她要把非你莫属打造成淮州卫视的第二个定海神针。目前前期工作已经完毕,可以开始录制,两周之后就可以推向市场。

    “喂,哥哥,我再过一个星期,就回来了,有没有想雪儿我呀?”九天凌雪在电话那头道,声音很是甜美,看来是真的想李演了,

    “怎么不想呀,我家雪儿最乖了,一天没有见雪儿,我可是相思成疾啊,”李演道,

    “哼!我信了你的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不过,你的室友卫涛,最近好像失恋了,那个女生,等了他三年,他也等了那个女生三年,最后分别的却是生死,他人现在就在国,而国正在内战,我已经让夏家的人把他保护起来了,”

    九天凌雪道,这个卫涛,真是海王,而且还是最强海王!就是她的哥哥,也比不上他,这个卫涛简直就是女生的天敌,遇一个撩一个的那种!

    “有夏家保护,卫涛应该不成危险,但……那个女生,是真的死在了国吗,”李演问,如果真在国的战场上死去,那么卫涛飞去国,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他哪里来的钱,去国?

    “雪儿,马上调出卫涛的资金来源以及所有动态!我要他的全部资料!”李演突然道,卫涛绝对是瞒了什么事儿,

    “哥哥,他的资料,我只查出了一半,他的原名,叫做苟涛,是帝都苟氏家族的长子,算是富二代,他去国的钱,正是苟氏家族给他的,不过,他在国的保护,苟氏家族,并没有提供保护,”九天凌雪道,这个苟氏家族,到底在干什么?

    “苟涛啊苟涛,没有想到,我这个室友,还藏得挺深啊!”李演道,“好了,雪儿,通话结束,一个星期后,我们家里见,对了,我换了住址,等会儿发给你,”

    “嗯嗯,哥哥,雪儿离家一个多月了,也想你了,”九天凌雪道,这是她离开哥哥的最长时间吧,不过,跟那时在谷中相比,这算得了什么?

    就在这时,李演接到了一个电话,传来扶欣航愤怒的声音:“师傅,大事不好了,你的雨儿被别人欺负了!”

    李演吓了一跳,我的雨儿被欺负了?

    是谁?

    李演勃然大怒:“谁敢欺负我的雨儿?你告诉我,我马上去弄死他!”

    感受到李演的杀气通过电话扑面而来,扶欣航吓了一跳,声音干干的笑:“师傅,那个……事情还没有夸张到要弄死人的程度,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李演语气不善:“是你说我的雨儿被人欺负的……”

    “呃,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电视台可能被群混混团体盯上了。从上个星期开始,我们的电视台就经常发生失窃,喷油漆、公共物品被砸烂、垃圾堆门等等一系列恶性的事件,骚乱无孔不入。甚至还对我们的员工下手……我们已经有好几个工作人员被这群无赖打伤了,就连祖光头也差点被打。现在电视台被搞得人心惶惶,无心工作……”

    “上个星期开始,我怎么不知道?”他想起了这些天来,上官雨儿脸色一直不是很好,原来以为是工作的原因,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件事情。

    “也许老大的雨儿是怕你担心,所以没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毕竟这些事情不算什么大事,却非常的麻烦,报警也没什么用,警方根本就不管啊,”

    这种事情报警确实没什么用。

    这些混混团体要么是地头蛇,要么居无定所,鬼精得很,非常难抓。

    就算你侥幸把他们抓了,可是他们犯了罪最多关个几天就出来,然后继续骚扰你,变本加厉的搞你,就问你烦不烦?

    难不难受?

    “好吧,既然雨儿选择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还联系我呢?”

    扶欣航嘿嘿的笑:“对于这个问题……也许别人没有什么办法,可是师傅你不一般啊!你可是传说中的修仙人士,一出手那还不手到擒来?”

    又是这个梗,这个死胖子怎么这么执迷不悟?

    想修仙想疯了!

    李演无语的道:“死胖子,你想多了。不过你的心意我领了,等一下我就去看看!”

    李演换上一件衣服,坐上他那辆刚运来的防弹车,带着四个保镖一起出门。

    他是警部的特别顾问,如果连几个混混都处理不好,怎么去干那些大事?!

    匆匆的赶到淮州电视台,发现这里果然变样了。

    那些墙壁被画的红红绿绿,特别的难看,地上散乱着垃圾,散发着阵阵恶臭,正有人在清理。在往上看,发现居然有的玻璃窗被打碎了,上面还有一些污迹,怎么看怎么别扭。

    再看看进出的员工,发现他们都是一副小心翼翼左顾右看的样子,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还看见一个人头上绑着绷带,有血水渗出来。

    再看看值班室,发现值班室的安保人员已经不是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头了,而是上官雨儿的保镖,眼神犀利的盯着来往之人,一副好像要打仗的样子。

    周围很多安装了几个摄像头……

    这个场面,与上一次李演到来非常不一样。

    “老公,你怎么来了?”上官雨儿惊喜的冲过来,扑进李演的胸膛中,感受着李演的温暖,

    “来这里看看,要不是扶胖子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这里发生这种情况,雨儿,以后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莫非不相信我?”李演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稍稍不满。

    “那头猪就是多嘴,回去扣他工资!,上官雨儿很是享受被李演抚摸小脑袋,如同家里的小公主一样呆萌了一下,无奈的道:“老公,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些事告诉你也没有多大用,与其两个人烦心,还不如我一个人承受。”

    “知道是谁指使的吗?“李演问道。

    “没有查得出来,不过我估计是魔都的那一位,因为我们把他的小弟送进了监狱。但是他现在学聪明了,专整这一些麻烦,事情不严重但是就是恶心人,手段太下作了!我们已经抓住十几个,可是还没有抓干净。抓进去没关多久又出来继续添乱,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难缠,太可恶了!”上官雨儿咬牙切齿。

    “而且,之前雇佣的那些保安太没用了,那些混混来了都不敢出来,我一气之下就把他们全部开除了,从新在招人!不过我估计,也没什么用。”

    这件事情想想确实很无奈,对于这种事情很多人都选择忍忍,或者交钱息事宁人。

    可是他们遇到的情况又不同,这群小混混从头到尾来看并不是为了钱,而仅仅是为了搞破坏,给他们添乱,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背后要是没人支持那都不可能。

    可是,知道是谁是一回事,能不能把人揪出来是一回事,把人揪出来之后让他老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雨儿,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你等着我的好消息。”

    “老公,你有办法?”上官雨儿眼睛一亮。

    李演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但是其他人有。我把那个人找出来,然后事情交给他解决,那不就成了吗?”

    李演打算动用一次系统安排人才的机会。

    之所以动用这一次系统安排人才的机会,李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得不为的。

    因为他发现,自从他成为上官雨儿的老公之后,就已经注定会麻烦缠身。就像上一次的飙车事件,还有这一次的整蛊事件,未来也许还有……

    明面上的手段好防,但是这些黑暗下作的手段,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所以李演想招揽这方面的人才,为他保驾护航,一劳永逸的解决黑暗中的所有麻烦。

    “系统,我想招揽一个能解决暗面下所有手段的人,这个人至少能镇压整个淮州市地下势力,让那些混混、各种帮派团体、牛鬼蛇神通通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还能为我所用。但是,这个人也要身份清白,我现在是警部的特别顾问,公安武警的领导人物,也是他们的上级,我不想因此惊动政府部门,”

    李演恬不知耻的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用掉了一次系统安排人才的机会,虽然他自己也能解决,但他还不屑于对普通人下手,这样会损失功德点的,得不偿失,

    虽然这个人不能给他带来财富上的增长,却能帮他保驾护航,解决黑暗中的所有问题,李演觉得很值。

    “叮!安排人才的机会启动成功,辅助人才会在24小时之内与宿主相遇。请宿主随时做好准备,征服他为你所用!”

    了解情况之后,李演打算打道回府了。

    可就在这时,有两个年轻人一脸颓废的走向电视台,结果一不小心的看到了准备上车的李演,相视一眼眼睛一亮,然后兴奋的冲了过来。

    “李演……李先生……你先等等,我们有事找你!”

    “麻烦耽误点时间,给我们个机会,看看这个东西,拜托了!”

    ……

    结果,这两个人刚靠近就被身边的保镖扣下了,胳膊被反手扣着按压在车旁。

    “啊……疼疼疼疼……”

    “胳膊要断了!”

    两人叫得死去活来,眼泪都掉下来了。

    李演好奇的看着这两位:“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先放手……先放手……”两人叫唤。

    李演示意保镖放手。

    两个年轻人按摩着疼痛的胳膊,一脸惧色的看着旁边是个高大威猛的保镖。

    “什么事?说吧!”李演有兴趣的问。

    一般人看到四个保镖这么大阵仗都不敢靠近,结果这两个年轻人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冲过来,这让林北凡非常好奇,他们想干什么。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老成的年轻人一本正经的道:“李演先生,很冒昧地打扰你。我先自我介绍,我叫熊力,他是贺齐,毕业于淮州大学,已经出来工作一年多了,目前从事的是影视制作,也就是俗称的拍电影、拍电视剧。”

    “你这么说,你们还是我的学长,真是幸会。”李演想了想,然后皱眉道:“可是我记得,淮州大学并没有影视专业,你们这是……”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不好意思的道:“我是土木工程专业的,他是机械专业的,只不过我们两个人都对影视制作感兴趣,所以毕业之后没有从事本职工作。”

    “原来如此。”李演恍然,但眼神还是有些怪异。

    大学生毕业之后没有从事本职工作非常的正常,但是他们一个是土木工程,一个是机械专业,结果全搞影视,这跨越的幅度太大了。

    用老一辈的话来说,这就是不务正业。

    不知道他爸妈知道后,会不会想抽死他们。

    在看他们的样子,果然混的不容易。

    不过,就算是他的学长,来找到他,也非常理吧,别的学弟不找,就来找他,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