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6章 人工湖钓鱼
    “李演,你会不会钓鱼?”老头子突然问。

    “钓鱼?”李演一愣,然后说道:“不会,我以前是个穷子,根本没空钓鱼!”

    “那真是太好了!”秦老头大喜:“来来来,今天这里正好有一个钓鱼比赛,我就和你比钓鱼。别客气,我连钓具都给你准备好了!”

    秦老头把一套钓具抛给了李演,看起来早有预谋。

    李演无语的道:“跟一个不会钓鱼的人比钓鱼,你真的好不要脸!”

    “谢谢夸奖,跟你比还嫩了一点!”秦老头沾沾自喜。

    于是,在这个老头的怂恿之下,李演和他背着一套钓具,来到旁边的一个大水塘。这个大水塘是人工的,原来只有一些观赏的金鱼。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多了一些鲤鱼、鲫鱼、草鱼等等可食用鱼,这些鱼由于没有天敌在这里快速的繁衍起来,影响了这里的水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里的主人决定来一场别具风格的钓鱼比赛,钓到的鱼都可以直接拿回家,第一名还有特别奖,那就是一套价值上万元紫砂壶茶具。

    这下子,很多钓鱼爱好者闻风而动。

    秦老头也是一位钓鱼爱好者,但是他的水平一般般,比不上专业水平的,所以就想把李演拿过来欺负。

    “比赛是从中午1点开始,直到下午4点钟结束,比赛时间一共四时。在这四个时之内,只要谁钓的鱼多,那么谁就获胜。”秦老头一边解说,一边给李演展示如何使用这些道具。

    “如果数量相同呢?”

    “那就比重量,数量重量都相同,那就比价值,反正就是能决出胜负的。”

    李演来到地球之后第一次接触这种钓鱼竿,看起来非常的高级,看着秦老头有样学样,然后就很快学会了操作,兴致也被提了起来。

    “李演,感谢你之前的提醒,要不然老头子可能病情加重,没心情出来陪你玩耍了。想不到你子,还有这样的本事。”秦老头子突然开口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李演一脸“懵逼”的样子。

    “好,大恩不言谢,不说了不说了!我们钓鱼,钓鱼!”秦老头子哈哈大笑,仿佛刚才什么也没说过。

    李演一脸微笑,把这一个“懵”表情贯彻到底。

    这里毕竟不是专业的钓鱼比赛,所以时间差不多到了,大家都自动开始钓鱼,旁边有几位工作人员进行监督。

    今天天气非常凉爽没有太阳,正是比赛的好时机。大水塘周边站满了人,看起来人很多,但其实真正参加比赛的也就那么三四十个,其余的都是看热闹的。

    布偶猫在李演怀里呆腻了,跳了出来,在湖边心玩耍,看起来既好奇又心翼翼。林北凡也没有管她,钓着鱼。

    “钓鱼是一个很讲究耐心的活,你耐得住寂寞不一定钓到鱼,但是如果你耐不住就一定打不到鱼。这个浅显的道理,也是我直到40岁之后才体会到的,之前吃了很多亏,错失了很多机会,你子可不要学我!”

    人老了,就喜欢讲很多大道理。腾龙国人好为人师,秦老头子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青年,自然滔滔不绝的讲,希望李演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少走弯路。

    李演突然道:“老头,请你不要说话了,你看你的声音都把鱼吓跑了!”

    “嘎……”秦老头声音戛然而止,尴尬的要死。

    “喵~~”正在玩水的布偶猫抬起头,似乎很赞成这句话。

    “好,那老头子我不说了!”他悻悻一笑。

    结果,半个时过去了,两人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但是其他地方的钓鱼爱好者都有开张,时不时的传出一声惊喜的尖叫,颇为热闹。

    李演怀疑的看着他:“老头,你的钓鱼水平行不行?你看别人都钓到了,唯独我们两个不行,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秦老头难得脸色一红,他虽然是一名钓鱼爱好者,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水平确实不行,属于菜鸟级别,也只能欺负像林北凡这样刚接触钓鱼的超级菜鸟。

    结果现在,两个菜鸟真的一条鱼都没有钓上。

    “那个……年轻人你要有耐心,这钓鱼最讲究耐心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啊!”秦老头子风轻云淡的道,一副我是得道高人高深莫测的样子。

    “屁!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的水平是真不行,而且是相当的不行!同样的大水塘,大家相隔都不到十来米,为什么别人的鱼是一条接一条,一条比一条肥,你看,我们这鱼饵都要泡没了,结果啥都没有!看来,我就不该对你寄予厚望!”

    李演无奈的以手扶额。

    秦老头子不说话了,开始装聋作哑。

    这个老头没办法依靠了,李演觉得只能靠自己。

    李演把钩拉上来,发现鱼饵果然泡烂了,结果一条鱼都没有吸引过来,心中对秦老头子的鄙视又增加了几分。这个家伙看起来很专业,结果却是一个大水货。

    李演决定反其道而行,说不定能钓到鱼呢?于是,林北凡把鱼饵栽了,然后把杆拉长,远远的一甩,直接甩到了对面别人家钓鱼范围。

    对方是一个0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个黑色鸭舌帽,看起来很胖,有00多斤重,坐在一个还没有他半边屁股大的凳子,李演真担心那个凳子会崩溃。

    对方还是一个钓鱼高手,旁边的水桶已经装了五六条鱼了,几乎要装满了。

    那个胖子看到别人的鱼钩飞过来一愣。

    又看到鱼钩上没有饵,再次一愣。

    对方脾气很好,举手致意:“兄弟,你忘了挂饵了。”

    李演满不在乎的道:“没关系,说不定有鱼瞎了眼,自己撞上去呢?”

    结果话刚说完,一条草鱼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一口咬上了李演那个没有挂鱼饵的钩,然后卡住了,扑腾着鱼尾挣扎不出来。

    胖子的眼睛瞪得大大:“我草!!还真有瞎眼的鱼!”

    作战车中,

    “司令还真是有闲情,把普通的面包车改装成作战指挥中心,自己不在这里,却跑到湖边去钓鱼,他就不怕被狼牙的狙击手点名吗,”参谋道,现在整个淮州市,都已被他们接管,他们作为蓝军,按照演习计划,应该盘踞市政府大楼的,

    “司令平时露的面不少,而且这个人工湖,很有可能是狼牙进入淮州市的唯一通道,现在淮河都已被我军封锁,他们不可能从淮河进入,”一个军人道,

    “希望如此,现在政委正在逐步接管淮州市的各个职能部门,现在,准备接管淮州电视台了吧,”参谋道,看了一眼还在钓鱼的秦老头儿,真是的,那么暴露,真的不怕被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