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章 欧阳成烟
    华尔大商场上百辆高档豪车夹杂的道路上,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缓缓行入,

    看到车牌,不少记者都群情激奋,这是郭家的专属车牌,说明郭家的主事人到了!

    一些记者见状,便不再纠缠刚入场的那些嘉宾们,转而把镜头转向那辆豪车,

    “郭先生,请问这次郭家是否真的要将本次拍卖会所得全都义务捐赠?”

    有记者拿着话筒,拍打着车盖问道,很快就有一大批保镖赶来,将这些记者拦住,

    车门打开,出来的不是老者,而是一个年轻还算比较帅的伙子,他轻柔的打开副驾驶的门,恭敬地将一个绝美女孩的玉手握住,

    “天哪,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腾龙国四大家族之一,欧阳家的千金姐,欧阳成烟!”

    那记者看着被郭骧驷请下的绝色女孩时不由惊呼道,

    所有的记者,都把目光投向绝色女孩,那长长的披肩发,

    天使般的脸蛋,眉毛弯弯仿佛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红润,

    “原来是欧阳姐,难道本次拍卖会,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欧阳家都要插手了吗!”有记者猜道,

    “我看不像,如果欧阳家要插手拍卖会,就不是让欧阳成烟来了,”也有记者否定了那位记者的看法,毕竟欧阳成烟在家族中的地位不是很高,

    “郭少,请问这次拍卖会郭老是打算全权交给你主持吗,”

    “郭少,请问这次拍卖会都会有哪些拍品,拍卖的价格是否合法?”

    “郭少,在拍卖会之前,听说你还有件大事要宣布,不知道这个大事是什么呢,”

    “郭少,请问……”

    郭骧驷一下车,记者们的话筒就凑到了他和欧阳成烟的嘴边,

    “这样,拍卖会结束后,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会邀请业内所有的人士,我会在那时候,统一回答诸位的问题的,”

    郭骧驷皱了皱眉,欧阳成烟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动作十分亲昵,

    “欧阳姐,据说你的前男友,也就是曾经的淮州市高考状元李演,在与你分手后几个月就神秘失踪,警方多次寻踪无果,请问他的失踪,是否和郭家抑或是欧阳家有什么关联呢?”

    一个男记者作死地提了这个问题,所有记者目光都看向他,

    天呐老铁,看破不说破啊,你这是在当着大众的面,说郭家有黑幕呀!

    你是哪家报社的这么不怕死!

    “请问这位记者,你是哪家报社的?”

    郭骧驷脸色非常难看,李演失踪关他毛事,他倒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李演,可是别人还没等他出手就自个消失了,

    “郭先生你好,我是腾龙日报的主管记者,白至,”

    男记者皱了下眉头道,李演是高考状元的事在腾龙日报很受关注,

    因为李演本来就很有资格考上帝都大学的,但是因为欧阳成烟却选择了淮州大学,这个事腾龙日报一直都在关注,

    “白先生,首先你的提问没有根据,实属污蔑,作为公民,我有权对你进行起诉,其次,我可是听说,李演在淮大过的好好的,哪有什么神秘消失,我对你的行为表示非常不解,你是跟我郭家有什么仇吗,”

    郭骧驷道,这话说的众记者都点了点头,有理有据,

    不过这些记者都没有应和郭骧驷的话,毕竟腾龙日报社是腾龙国最大的报社,若是得罪了自家报社还能不能生存都还很难说,

    “郭先生,你这话是在为郭家辩解着什么?我们都知道欧阳姐和李演从就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不知何原因欧阳姐竟然在上大学之时就宣布跟李演分手,不知道欧阳姐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不愧是国家级报社的主管记者,说话挑尖,

    他也不怕郭家报复他,毕竟他是受腾龙日报社保护的,

    “我在跟他分手的时候,就已说的很清楚了,恕我无法再为你解释,”

    欧阳成烟无奈道,作出一副可怜的委屈模样,郭骧驷则是握紧了她的玉手,不断安慰着她,

    “郭少好像被一个记者给为难住了,”已进入华尔大商场的何单道,他身旁的老爷子却是敲了下头,

    “子,不是咱们家的事,就不要管,心惹火上身啊,”何老爷子,也就是何管嘉敲打道,

    腾龙日报社的水有多深他可是清楚的明明白白,只要碰了那个记者,你就会陷入腾龙日报社的深水之中无法自拔,

    “明白了,爷爷,”何单将目光收回,扶着老人,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华尔大商场,

    “陈家也来了…”

    陈家的十五辆车刚进华尔大商场,就被记者们注意,但是这头还要采访这华尔大商场的主人呢,

    “陈老爷子,陈少,请下车…”

    华尔大商场出来几名服务人员,恭敬地将车门拉开,

    陈庚的父亲陈瑞目光漠视,看到了正被保镖们保护着的郭骧驷和欧阳成烟,

    “见过陈老,见过陈大少,”

    “陈老和陈大少,能来我这的拍卖会,实在是令我这里蓬荜生辉啊!”

    拨开人群,郭骧驷拉着欧阳成烟,来到陈瑞面前,恭敬一礼道,

    “天呐!三大古武世家,除了夏家没有来,何家和陈家都来了,这次的拍卖会,要顶天?”

    “是啊,何家和陈家的后代,来了这里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要是陈家家主和何家家主也都来了,说明他们都对这场拍卖会十分重视,”

    “连陈家和何家都重视的拍卖会,我更加好奇这拍卖会卖的是什么拍品了,”

    ……

    看到陈瑞,不知有多少嘉宾和记者都震惊了,陈瑞可是淮州市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他都来了,说明这次的拍卖会,有搞头,

    “别整这些没用的,欧阳姐,几月未见,又变漂亮了许多,”

    陈庚看着在郭骧驷旁边一脸娇羞之色的欧阳成烟,暗骂了一声贱人,

    “陈大少夸奖了,成烟后天的婚礼,还望陈大少赏光,”

    欧阳成烟道,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屈辱之色,被郭骧驷拉着的玉手,松了松,

    “呵呵,这是自然,到时候,本少介绍本少的老师给你认识,”

    陈庚道,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拜李演为师,教他古武之术,

    “哦?以陈大少的天资,哪还需要老师?”

    郭骧驷诧异道,大手重新抓住了欧阳成烟想要逃跑的玉手,并给她传音道,

    “这是公共场合,我牵你的手,是为了显示亲密,如果你想你母亲出什么事情的话,你大可以走人。”

    刚下车准备拉着九天凌雪从后门进华尔的李演,意外地听到了这段传音,难道,烟儿与他分手,是有难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