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永生挚爱
    风暴河尽头,专家组营地,

    这里已经被戒严,除了专家组营地的主要专家和神魔两族高层,是禁止任何闲杂人等进入的,

    清晨,一尊‘冰雕’行走在专家组营地以外三百神里处,

    “那里有个不明人员,想要闯入营地,启动警报,”有守卫,发现了这尊‘冰雕’,想要发射神力信号,但是被另一名守卫,给拦了下来,

    虽然还没有确定那一尊‘冰雕’的神秘身份,但这些守卫,没有上面的命令,他们都不敢出手,

    “前方何人,请亮明你的身份,不然,就别怪我们出手了,”为首的守卫喊道,在这非常时期,一旦有不明身份人员靠近专家组营地,他们都有权将其消灭,

    ‘冰雕’并没有听守卫的话,好像他快坚持不住了,这一路走来,太多的风雪叠加在他的身上,他都不易动用神力,若是再晕倒在极寒之地,那都没有人救他,死了真是冤了,

    守卫们看到‘冰雕’,还在跌跌撞撞地向他们走来,他们都将神力,运转起来,以防止‘冰雕’强行闯关,

    但是,‘冰雕’还没有走到他们的面前,就摔倒在冰地上,整个人十分萎靡,像是从虚空冰层中,捞出来的人一样,

    “生命气息,极为薄弱,确认是魔族高层的人,赶快救人,”一名守卫,拿着精密仪器道,当即,就有十三名守卫,冲了过去,

    待这些守卫,将李演的身体,翻过来时,这才看清了李演的容貌,顿时都愣住了,传闻中的太古魔帝,十分强大,怎么会,冻成这个样子?

    风暴河尽头,专家组营地,净月冰屋,

    “神女殿下,神女殿下,”冰屋的守卫,敲着九天凌雪的冰屋门。

    “怎么了?”

    九天凌雪从里面,推开了门,她身上的寒冷幽香,也扑面而来,守卫愣了愣,旋即回过神来,道,

    “今天清晨,在专家组营地,发现了太古魔帝,他的生命气息,十分薄弱,你还是去看看吧,”

    听到守卫的话语,九天凌雪的绝美娇躯,晃了一下,守卫不敢去扶,别个是高贵的神女殿下,就算没了太古魔帝的保护,但是神皇陛下,仍然会保护神女殿下,得罪了神皇陛下,那不就是找死吗,

    “快带我去,”

    九天凌雪的俏脸,瞬间苍白无色,她这几日,心神不宁,果然还是哥哥出事了,至于怎么出事的,她不知道,

    一处冰屋中,魔族的众高层,都围在李演的床边,个个脸色极为担忧,先前,听说李演要进风暴河深处,极寒之地的专家,也是神情复杂,太古魔帝出事,他有莫大责任啊,

    “哥哥,你怎么了,”

    九天凌雪冲了进来,魔族众高层,都纷纷让开了路,让九天凌雪,整个人,都扑在了李演身上,

    “哥哥,你怎么了,别吓雪儿啊,”九天凌雪的美眸,已被晶莹的泪珠覆盖,她的雪白玉手,抚摸着李演冰冷的脸颊,

    那名专家,有些好奇地道,“太古魔帝陛下实力高强,即便中了寒毒,都能抗过去,只是,抗过去之后,他体内的神血,都将不会再有温度,也就是说……”

    “寒毒?哥哥怎么会中寒毒?”九天凌雪的雪白玉手,触碰了一下李演的身体,果然,他的身体,冰冷无比,没有一丝的温度,曾经每个日夜,温暖着她的胸膛,都已不在温暖,

    赵长涛心细,自然发现了一旁的背篓,觉着有些不对劲,便拿起其中一株元草,道,“这是五亿年年份的元草,吾皇采这些干什么,魔族之中有的是,吾皇想要,他可以尽管开口呀,”

    那名专家也想了起来,道,“吾皇临走时,就跟老夫说,他好像要炼制什么什么丹,对,就是暖心丹,需要刚采下的元草作为药引,他说神女殿下,初到风暴河,怕她扛不住这寒冷,便去了极寒之地,”

    “轰!!!”

    听到这名专家的话语,九天凌雪的小脑袋,一片空白,原来,哥哥去风暴河尽头的极寒之地,都是为了自己,怕自己挨冻,

    她将小脑袋,轻轻地伏在李演的胸膛,静静地看着他的脸颊,轻声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跟哥哥待一会儿,”

    “神女殿下,这……”苏百川道,吾皇冻成这样,若不喝些汤药,是要冻死的呀,

    “我说了,都出去,”九天凌雪娇喝道,悦耳声音,都带着颤抖,

    冰屋中的众人,都被九天凌雪身上的气势震慑住,绷紧了身体,便一个个退出了冰屋,

    “哥哥,你怎么这么傻?”九天凌雪的雪白玉手,抚摸着李演的脸颊,轻声说道,

    “为了我家的雪儿,这点冻伤,算什么呀,”李演睁开双眸,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儿,笑道,

    “哥哥,你醒了?”九天凌雪惊喜道,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哥哥了,让她一阵担心害怕,

    “傻丫头,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哥哥会一直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李演伸出大手,将九天凌雪的纤细腰身给紧紧搂住,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冷幽香,道,

    “哥哥,都是雪儿连累了你,雪儿就应该听你的话,呆在苏帝城,这样,就不会让哥哥操碎了心了,”九天凌雪哭泣道,将小脑袋紧紧埋在李演的胸膛上,感受着他有些薄弱的心跳,

    “小傻瓜,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其实,我也舍不得你呀,我现在,每一分钟,不,每一秒钟不抱着你,我都浑身难受呀,”

    李演道,僵硬的手指,艰难地刮了刮九天凌雪的小琼鼻,道,

    “哥哥,你到底,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仅仅就是因为,我是你的妹妹吗,”九天凌雪轻声道,这是她的心底,藏了很久,想要一直对哥哥说的,但是又怕他不理自己,所以就放在了这个时候说,

    “不,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妹妹,还是我的挚爱,一生,都绝对不能辜负的挚爱,”李演道,将怀中的女孩,紧了紧,

    “谢谢哥哥,有哥哥这句话,雪儿知足了,”九天凌雪闭上了美眸,就这样靠在李演的胸膛前,静静的睡着,

    “雪儿,想不想,去不同的世界看看?”李演道,想要带九天凌雪离开这个世界,就先要九天凌雪同意啊,

    “哥哥在哪儿,雪儿就在哪儿,这一生一世,永生一世,雪儿赖定哥哥了,”九天凌雪道,这小丫头,情话真是越来越多了啊,

    “傻丫头,”李演将大手,放在九天凌雪的秀发上,轻轻抚摸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