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章 爱你们不需要理由【一更,大章】
    李演抱起九天凌雪,属于少女的清香扑面而来,让李演陶醉无比,

    俯下身轻轻在少女精致的耳垂上一吻,无比细腻的感觉让李演有些心潮澎湃,反应都来了,没办法,谁叫九天凌雪太美了呢,

    九天凌雪有种独特的少女清香,这种清香李演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只觉九天凌雪的娇躯像棉花,不,比棉花还要柔软,柔软中又不缺细腻,

    李演的神识探入其中,发现九天凌雪只是血脉受损,没有什么大碍,但李演还是给她喂了一颗大补天丹,顿时九天凌雪的整个娇躯都变得圣洁了起来,原本苍白的雪肤重新变得有光泽了起来,颜色也恢复了正常的色,

    怀中玉人的娇躯渐渐地恢复了温暖,李演的心也在加快着,虽然他已经不止一次抱着九天凌雪了,但是每一次抱她,都闻到了令他体内荷尔蒙爆发的激动,

    李演再也忍不住,出于对九天凌雪的心疼,这个傻妮子,想必是察觉到了他体内第三神域的变化,故而不惜自己体内的血脉,强行催动力量,以九天神凰弥补了第三神域的规则,

    他起初还以为,九天凌雪会因为以千芝的事情吃醋,但是没有想到,九天凌雪非但没有吃醋,还把以千芝照顾的那么好,这是李演抱着九天凌雪进入茅草屋时的第一感觉,让他不知说什么好,他只觉得亏欠九天凌雪的实在太多太多,多到一辈子都无法偿还,

    “雪儿,”李演不由得搂紧了怀中玉人的娇躯,他现在可谓是极其心疼,眸子中的心疼之色更加浓郁了起来,

    少女像是听到他的轻声呼唤,修长的睫毛动了动,很是可人的睁开了那清澈得犹如一汪冰雪融化后的池水,看着李演的脸颊和下巴,轻轻嗯了一声,少女重又闭上双眼,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李演对于九天凌雪的反应很是奇怪,别的女孩看见自己的夫君有了别的女人不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怎么到了九天凌雪这里反倒像只安静的小猫一样了,不科学呀,九天凌雪难道不会吃醋?

    “雪儿,谢谢你,”李演在她耳边轻声道,享受着怀中女孩的温暖芬芳,他都要沉醉了,真的好想永远都抱着她,

    “谢我什么?”九天凌雪在李演的怀里低声道,声音动听的像是雪山上流下的溪水一样,极为空灵,听的李演那是很是享受,

    “你真的不吃醋?”俗话说的好,不作死就不会死,李演前世是一个感情小白,没有撩女孩的经历,所以怎么说话能逗女孩开心他都一概不知,不过自从来到创世位面那么多女孩,一些基本的浪漫他还是懂一些的,

    “哥哥那么强大,日后对哥哥你心的女人肯定不会少,只要哥哥一如既往地对雪儿好,雪儿也就知足了,”九天凌雪的语气极为委屈,说话的声音都是带着低微哭腔的,倒像似在李演的怀里轻声倾诉,

    “放心吧,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李演摸着女孩的小脑袋,眼神里尽是宠溺的疼爱之色,

    “哥哥就只会说这几句话么?”九天凌雪咯咯笑道,虽然哥哥总是会说这么一句话,但是她很受用,即使哥哥不会暖她,她也会照样陪伴在哥哥身边,就算哥哥是被天下共认的魔头,她也无怨无悔地陪着哥哥,让他不再孤独,

    不知怎么的,当九天凌雪每次看到李演孤单背影时,她的心那是揪心的痛,

    “小傻瓜,哥哥虽然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哄你开心,但是会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哥哥是爱着你的,”李演又摸了摸九天凌雪的小脑袋,九天凌雪的小脑袋有着一种魔力,让李演每摸一次,心中的爱护和疼惜就更加浓郁了。

    …

    “陛下,伤亡结果已经出来了,”九天东华拿着金甲帝卫们呈上来的伤亡简报,递给九天凌枫,

    “怎么伤亡这么多?”九天凌枫道,简报上说,九转之地由于受到天道震怒后的极致攻击,大片地面受损严重,有的区域甚至出现了地面下沉至地脉的情况,不过短时间内已经被修复了大部,

    “陛下,这次的天道雷霆降临的太突然,金甲帝卫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是老臣的错,”九天东华低着头道,金甲帝卫是大皇帝最出色的帝卫,他们的反应能力是九天东华一手教出来的,没想到,在面对天道雷霆,他们是如此地薄弱,

    “这不怪你,第七比还要继续吗,”九天凌枫收起手中简报,问道,此次天道雷霆,九天凌枫并没有想要阻拦,因为他和天道约定,任何雷劫都不得出手,同样,天道也不得插手九天神族族内的本源之事,

    “幼神大部伤亡,已然超出了我所预估的局限,第七比老臣想应当终止,提前进行第八比,”九天东华道,这种情况的发生他也难以预测啊,

    “嗯,第八比是在神魔战场举行,一切事宜交给圣天神军去做,幼神们在神魔战场的安全,你九天东华,全权负责,绝不能让幼神们,再出现什么意外,”九天凌枫吩咐道,神魔战场,是位于东部宙域与魔域的交界处,那里曾是远古之时,神魔战争的一处交战遗址,

    “是,老臣已经派了六大帝卫前去,还有一些精英帝卫,”九天东华道,将神魔战场作为考核地点,难免有些过于风险,不过,对于幼神们的磨练,作用还是挺大的,

    “嗯,记住,神魔战场,每隔三十神里,设两名帝卫,全天值班,不得放松警惕,谁敢偷懒,定斩不饶,”九天凌枫道,幼神乃是九天神族的重中之重,亦是亿万宙域的未来顶梁,不容有所闪失,

    “老臣这就吩咐下去,那这次天道雷霆,让幼神们受了不小的惊吓,如果再继续进行第八比的话,状态可能会不佳,不如休息一周?”九天东华建议道,一周的时间,足够那些幼神们,好好休息,提升实力了,

    “你是大比的主持人,不用什么都来请示朕,”九天凌枫不耐烦道,他身旁的古苍昊和王维婕都不在,想必是去约吃烤肉了,据说还有不少的神灵受邀,他也要去凑凑热闹,

    九天东华看了看龙抬头上的不少空位,心中会意,告退了下去,

    ……

    茅草屋中,李演同九天凌雪温存了许久之后,才将大补天丹喂给以千芝吃,随后将以千芝的上衣脱去,露出光滑无比的玉背肌骨,

    大补天丹的药力太过于强大,以千芝可不能自主吸收,需要李演通过外部引导来催动药力修复本源,以千芝之前为抗那一掌,本源就已受伤,虽然后来吃了丹药,好了不少,但是最近又强行动用本源力量,加上在永生之海时,沾上了大量的海水,患了些感冒…

    李演将大手放在以千芝的玉背上,以千芝的玉背平滑,勾勒出少女曼妙的曲线,李演心猿意马,他还是个纯情小处男,绝不是那种祸害无数女人的妖孽公子之类的,

    李演在心中默念了一百遍清心咒,终于平心静气,将神力都引导在了他的双掌之上,一股无形的气流顺着他的手掌进入到以千芝的体内,开始引导神力修复以千芝受损的本源,

    “嗯…”

    以千芝红唇微启,受到这股奇异的气流引导,她原本因为感冒而剧烈颤抖的娇躯平稳了下来,一股说不出的轻松感觉回荡在她的心间,她只觉背后有一双温暖的大手,不断地给她传递着安心之感,

    渐渐地,以千芝俏脸上的痛苦全然被一抹充满着幸福的红晕所替代,她的芳心在此时已经彻底被李演拿下,无形之中想要钻进李演怀里的冲动让以千芝的娇躯不由得动了动,那模样可谓是可爱至极,

    不过李演没有理会这些,他专心地为以千芝不断灌输神力,这次不再是气流引导,而是直接的荒神之力的灌输,

    荒神之力迅速进入以千芝的体内后,她的全身机能都异常兴奋了起来,雪白玉背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地吸收着荒神之力的纯粹的大荒气息,舒服的感觉传遍以千芝的全身,以千芝的娇躯,近乎瘫软!

    不多时,李演收回手掌,脸色苍白,这次动用荒神之力,对他的生命气息消耗的不少,尤其是对于本源,那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荒神之力纵然是远古最强大的治疗神力,但它在治疗恢复目标的生命值的同时,也会抽空施法者的生命值,过重的伤,可能会导致施法者以命抵命!

    一般情况下,同等修为的施法者施展荒神之力的话,对于自身伤害很大,而且,荒神之力乃是四大远古神族之一,古神族的禁术,外族的人无法修习,至于李演为什么会,那就是因为他的母后,乃是古神族的嫡系长女,自然有权将荒神之力传给他,

    “芝儿,好些了吗,”李演从后面抱住以千芝的娇躯,在她的耳旁轻语道,

    “好多了,”以千芝瘫软在李演的怀里,不用去看,用心感受李演的心跳,都能感知到他此刻无比虚弱,“蝶骁哥哥,你,”

    “小傻瓜,什么都不要说,”李演抱着以千芝无比柔软的娇躯,被暖玉温香包围,心中即使虚弱也是十分顺畅,

    “蝶骁哥哥,你其实没有必要用荒神之力为我治疗,芝儿只是以脉的遗女,不值得你…”

    以千芝娇躯颤抖着,她知道自己一直有一种风寒,这种风寒是无法治好的,哪怕是最高等的丹药也不行,它沾染上水,哪怕是最普通的水都会让她痛苦无比,从痛苦中消寂沉没,这是风寒所带来的后果,而现在,她的风寒完全被治好了,且她又是极其聪明的女孩,知道世间唯一可以治好风寒的,唯有古神族最高层面的荒神之力,唯有荒神之力,才能治好她的老毛病!

    “芝儿,你在瞎说什么傻话,”李演松开她的娇躯,在以千芝的惊呼之下被拉入李演怀中,

    以千芝在向后倒的过程中,不断用手拍打着挣扎着,想要脱离李演的怀抱,但是在李演的怀里,这种拍打所产生的薄弱力量,起不到任何作用,

    “九天凌远,你放开我。”以千芝忽然娇喝道,美眸溢出晶莹的泪珠,她的‘蝶骁哥哥’,并不是原来的蝶骁哥哥啊。

    李演被以千芝的这身娇喊吓的一愣,她,还是认出自己来了?不对呀,自己从夺舍九天蝶骁以来,演技可以说是极其爆崩,就连无上至尊都给混弄了过去,九天以千芝,是如何发现他并不是真正的九天蝶骁的?

    李演的力道一松,以千芝顺利地从李演的怀中挣脱出来,娇躯虽然现在还很虚弱,但她还是爬下了床,出了茅草屋,留下在床上呆愣的李演,

    “这是哪儿?”以千芝美眸闪过一丝焦急,上空的天穹被一层无数的霞气所覆盖,而不是九重天界的苍穹如那般的灿蓝!

    “真是的,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居然真的让哥哥用了一半的生命值来治你的风寒,”九天凌雪那宛如天籁的声音传来,让以千芝明显一愣,旋即转身,一道绝色倩影从那茅草屋里走了出来,小嘴微微嘟起,语调中听出来了是明显的不满,

    “拜见神女殿下!”以千芝芳心缭乱,她一时间竟然忘了要怎么出去,连忙弯身行礼,

    九天凌雪没有理她,而是跺着脚,这个混蛋哥哥,给这个负心女人竟然用了荒神之力治疗,而且还是万年风寒,除了荒神之力将以千芝体内的风寒转移到他体内以外,九天凌雪就不知道还有什么风寒能让哥哥的神体冰冷僵硬,那种僵硬感…比尸体更甚!

    “神女殿下,您这是怎么了,”以千芝小声问道,不管怎么样,九天凌雪目前的身份远远地高出她不知多少,

    “你还有脸问,滚开,”说不吃醋那是不可能的,九天凌雪的芳心无比郁闷,她对于哥哥的做法很是不解,以千芝的美貌远远不及于她,以千芝到底哪种出色的地方,让得哥哥如此做?

    “雪儿,乖,”李演扶着竹栏出来,浑身上下瘫软无比,仿佛就像是被抽空了浑身经脉,这种万年风寒果然恐怖,系统虽然有药可以治但是那逆转值简直贵的要死!

    “哥哥,你应该多休息,出来做什么,”九天凌雪连忙扶起李演,美眸中满是焦急,

    “共德王殿下,您怎么了?”看着已经在她面前恢复本来模样的李演,以千芝只觉芳心被火烧了一样的灼热疼痛,而且,李演的这副病态,不正是她万年风寒爆发期间才有的吗!

    难道,神女殿下,说的是真的?共德王殿下,真的消耗了一半的生命值将她身上的万年风寒,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哥哥…”九天凌雪抱着李演的胳膊,撒娇道,

    “没事的啦,”李演拍了拍她的玉手,眸中尽是宠溺,“以千芝,本王确实不是九天蝶骁,以前的九天蝶骁,已经被本王夺舍,所以,无论是以前的九天蝶骁,还是现在的九天蝶骁,都是本王,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另外,这里是本王体内的内部神域,如果你要出去,先提前跟本王说一声,只是出去之后,你将与本王,再无瓜葛,但是,关于夺舍的秘密,本王希望,你能保密。”

    “夺舍之术,”以千芝大脑一片空白,她何尝不知道夺舍之术,“你夺舍蝶骁哥哥,难道就是为了…”

    “本王只是想和雪儿生存下去,夺舍九天蝶骁,也是无奈之举,希望你能理解,”李演冷漠道,通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李演知道九天以千芝是个很保守的女人,认定了一个男人就不会轻易改变她的思想,

    “真的只是无奈之举吗…”以千芝的美眸暗淡了下去,“可是你夺舍什么人不好,非要夺舍我的蝶骁哥哥?”

    见她有些哀伤,九天凌雪也是心有不忍,便道:“哥哥,有没有办法解除夺舍?”

    夺舍之术,乃是夺舍神灵的躯体、意志,包括抹掉神原有的神魂,只要神魂被抹掉,新的神魂入住,就能完成夺舍,

    “九天蝶骁的神魂,已经被我所抹掉,而且,我的夺舍之术,不可逆转,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李演道,系统所选定夺舍的神魂,怎么可能有办法退还!

    “你…”以千芝气的胸脯起伏,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她无法想象,这么多天,她竟然和一个陌生男子相处,虽然这个陌生男子,待她极好,

    “芝儿,雪儿,我爱你们,不需要理由,”李演道,的确,这是他最内心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