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与大皇帝的初次交锋【一更】
    轰!!

    龙台上,一股极强的能量风暴,席卷而来,使得诸多幼神,都退避开来,

    “快开启结界,这是王境巅峰的威压!”

    “遭了!幻境世界快要支撑不住了!”

    ……

    金甲帝卫们狂擦冷汗,目光游离,他们感知到,大皇帝施加在上面的至尊神息,都在被一步步的消弱,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息,简直是令他们恐惧!

    幻境中,

    李演身前,已然幻作平沙莽莽,雪海一片,

    无形的剑威降下,将血龙围困其中,

    幻境世界终于承受不住庞大的威压,

    轰然一声!

    血龙还来不及逃窜就被毁灭之力覆盖下来,将要溢出九彩漩涡之时,直接被化为一地碎玉,

    龙躯虽然已经伸出九彩漩涡,但是被由后而前的巨大神力完全粉碎,

    咔嚓一声,随着能量风暴的席卷,整个龙台,都已没入其中,

    九天东华早已瞬移出风暴领域之内,

    只见龙台表面,要不是有结界护着,恐怕早已危及台下的幼神们,

    什么!

    诸神已经惊呆了,就连一直在首席位上端正坐着的十二主脉的脉主和长老,都纷纷站起来,想要第一时间知道龙台上的情况,

    可是,龙台上如今黄沙漫天,领域之中竟然连神识都无法透入半分,如何看得,

    “这也太强悍了吧,直接将幻境世界给毁去,”

    “加固过两次的幻境世界,竟然还是因为,过于强大的力量,完全崩碎,”

    “太可怕了,如果这种力量打在我们的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

    诸神震惊之余,也没忘纷纷探出神识,想要极力知道里面的情况,

    但,王境巅峰,接近帝君层次的力量,

    岂是他们能够探测的?

    不远处,执素兮的美眸,一直盯着黄沙缭绕的龙台,

    美眸溢出晶莹的泪珠,

    师兄哥哥,这是在为她战斗啊,

    她之所以会答应大皇帝将这次百脉大比,作为她的比武招亲,

    乃是因为,她完全相信她的师兄哥哥,

    因为,在她的眼里,师兄哥哥,就是无敌的,

    “咦,九天蝶骁人呢,我怎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不会是刚刚世界爆炸,产生的本源余波,让他身陨了吧,”

    “不可能,对方爆发出的堪比帝君层次的神力,像幻境世界这种虚拟出来的大世界,本源余力,是伤不了帝君的,更别提,让帝君身陨了,”

    执素兮目光微点,美眸中闪烁着泪光,

    师兄哥哥,千万不要有事,

    她的一双玉手,揪得很紧,

    连玉指,都掐进了软肉里,溢出神血,都浑然不知,

    “快看,结果出来了!”

    有幼神惊呼道,随着黄沙的消退,一道人影从黄沙领域中显现出来,

    他高挑秀雅,风度翩翩,英姿焕发,

    只是有些狼狈,

    此人,不正是,李演吗!

    “百脉大比,第一比,通过者,九天蝶骁,首席评分9.9,综合得分,10.0分!位列第一比第一!”

    九天东华道,声音洪亮中略带激动之色,他刚从评委席那里拿来数据单子,最激动的,就是他了,

    可不是嘛,九天蝶骁可是百脉大比自创立以来,第一位拿到评价满分的天骄,

    他相信那些评委,绝对的公平公正,也是各行各界的元老级别人物,他们的眼光,比谁都准,

    “太好了,军师没事,我就知道,军师是最棒的,”

    “耶!!军师军师我爱你,我要跟你生猴子!!”

    “军师,下来有空约吗,人家为你准备了犒劳宴呢,”

    “你呀,军师那等艳绝天下的人物,会看上你?”

    李演在龙台前的身影,简直是帅呆了台前的一众少女,

    特别是南脉的少女们,更加的激动,甚至还有的,朝李演抛媚眼,

    什么不要词条不要节操的话,都大声说了出来,

    疯狂得不要不要的,

    的确,李演自认自己,还是有些魅力的,

    光是他那一身精致,摸起来十分舒服的肌肉就知道,

    李演,是一个好料,

    只要是女孩,看了他赤裸的上身,

    都会如痴如醉,无法自拔,

    “叮!恭喜宿主完成自主任务:通关百脉大比第一比,挑战神傀,系统自主奖励新品炼丹卡+1,赤龙草+1000,欢烟丹+5,穿越点+1000,宿主当前穿越点余额:1110点.”

    听到‘久违’的系统提示,李演明显愣了一下,

    他,什么时候,又触发了自主任务?

    “你是蝶脉少脉主,九天蝶骁?”九天凌枫的身影,出现在李演旁边,台下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废话,大皇帝,九龙至尊亲临,谁人不敢敬,

    就算是同为境界的至尊,都得向大皇帝臣服、行礼,

    “是的,陛下,”九天凌枫在打量李演的同时,李演也在打量他,李演想要看清楚,能将前身,狠心逼至那种地步的父亲,究竟是何方神圣,

    “家里,可曾还有什么人?”在九天凌枫的记忆中,并没有蝶脉这个词,只是因为,近年来,九天蝶骁在南脉的活动很是频繁,南脉的诸多大事,都是九天蝶骁策划主谋的,九天凌枫,不得不关注这个九天蝶骁了,

    “家里,没人了,”九天蝶骁,或者说李演,说的正是实话,

    大约5000万年前,蝶脉还在九天神族之中强盛一时,实力在百脉之中排第十五,

    乃是与主脉南脉交情极好的一个大脉,双方经常有诸多渠道的往来,

    更难能可贵的是,南脉之主,在那时,竟然当众收蝶脉之主为义弟,视之如同自己的亲弟,

    蝶脉,也在那时,快速声名鹊起,成为亿万宙域都得敬畏的大脉,

    然,好景不长,

    蝶脉的某位少脉主,得罪了玉神族中的一位大人物,那位大人物,借着与九天神族中,跟南脉敌视的以脉,双方里应外合,

    一夜之间,就将蝶脉屠杀殆尽,

    而主族,又在进行内战,

    无法顾及一个小小的蝶脉,被灭了,也就被灭了,

    当时的蝶脉,也就只剩下九天蝶骁一个独子,被九天南的父亲九天南上收养,最终培养成一位绝世军师,

    “蝶脉,朕怎么不记得有这个分脉?纠察官何在,”九天凌枫道,他所设置的纠察官,专门翻查族谱机构,任何分脉,在这个机构里,都有记载,

    “本脉小居,陛下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的,不劳陛下费心,”李演暗道,这老狐狸果真狡猾,一上来,就查他的底细,万一,要是真查到了什么,那他,岂不是露馅了,

    “哎,蝶脉主不必客气,蝶脉既为吾族分脉,理应庞大,说不得就只剩你一人的,其中啊,必有蹊跷,你让朕查,如果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冤屈,朕,一定为你做主!”九天凌枫非但没有生气,还非常客气地道,

    “朕的纠察官呢,朕在叫你,没听见吗?”

    “大皇帝陛下,”

    神光闪烁,一道身影出现在两人中间,中断了九天凌枫的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