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朕的大汉,亡了
    吱呀!

    推开门,李演见着房里的小雪儿,

    正在拿着他以前的衣服,玉手一针一线的缝合着,

    娇躯,端坐在床上,

    “回来啦?”九天凌雪甜甜道,手中也停下了动作,便见得李演一身的碎菜碎叶,衣服湿了一大片,

    她连忙放下衣服,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李演望着她,不管别人怎么骂,怎么说,她都是他的女孩,永远都是!“雪儿,快洗洗手,我给你做冬寒菜,”

    “不要,”九天凌雪来到他面前,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准备将李演额头上的菜,给拨下来,

    李演却用神力,将手清洗干净,

    然后把她的玉手,给抓在手中,

    “别,脏,等会儿太宰大人要来,就让他看看,本王如今的惨样,”李演道,他了解到了仆邑的性格,所以才会这样说,

    “那个,哥哥,你不换身衣服吗,”九天凌雪心疼道,她知道自家哥哥这是怎么弄的,那是只有囚犯才有的‘待遇’,

    “不了,我用神力清洗就好了,”李演道,心疼地摸了摸小雪儿的头发,

    吱呀,

    房门再次被打开,

    仆邑风风火火地进来,便瞧见了李演一身菜叶,

    以及,一旁绝色唯美的九天凌雪,

    “老朽拜见共德王殿下,拜见神女殿下,”仆邑躬身,行了个礼,道,

    “太宰前辈,快请坐。”李演收拾了下桌子,尴尬道,

    “共德王殿下,您这是闹哪出呀?”仆邑瞧着他这一身,想笑又不想笑,

    “这个,出去给雪儿买个菜,就成这窝囊样了,”李演实话实说,他又不是厚脸皮,

    “原来如此,共德王殿下,经此一游,这望都城的治安,还好吧。”仆邑嘻嘻道,他这次是低笑道,

    “老家伙,在对哥哥出言不逊,本公主废了你,”九天凌雪不高兴了,她最讨厌别人说她的哥哥,

    “恕老朽无礼了,还望神女殿下请勿怪罪,”仆邑讨饶道,这里最不能惹的就是神女殿下,“共德王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雪儿不是外人,太宰前辈有话直言吧,”李演有些脸色阴沉,仆邑这是把雪儿当作外人了!

    “哎哟,是老朽又失言了,”仆邑道,“我此来,是想给共德王殿下提个醒儿,”

    “什么醒?”

    “还请共德王殿下,在百脉大比中,格外的小心,”仆邑道,他特意,来传信的,

    “放心吧,本王早有准备,”李演笑道,“只是不知,要暗诛本王的,是为何人?”

    “此言绝密,老朽只道,独脚龙皇,暗时暗杀人。不识是魔徒,与华地著力,破络罩望都。”仆邑起身,道,

    “多谢太宰大人提醒,本王感激不尽,”李演与仆邑握手,目光上下打量着仆邑,此人心腹极多,

    或许,在望都皇城,都是他的眼线,

    “老朽在这里待得够久了,一切事宜,已为共德王殿下安排完成,共德王殿下只需说您想要的,老朽定当尽量满足,”仆邑关上了房门,“殿下不必远送,”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九天凌雪道,她思索半响,都没能理解仆邑的话中暗指,

    “太宰大人能晚至此,带来如此重要的消息,我们已经,不必再强求他多少了,”李演摸了摸小妮子的小脑袋,宠溺道,

    “好啦,哥哥要去洗个澡,你要不要一起?”

    “坏蛋!色狼哥哥!”

    九天凌雪玩弄着纤细的雪白玉指,俏脸通红,害羞至极,

    哥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色了!

    “好啦,不逗你了,”李演脱下了上衣,随手丢在一旁,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上面的伤疤狰狞可怖,

    已有些许菜汁,将他的胸膛都给染湿,

    九天凌雪通过这几日的相处,

    对他的裸露胸膛,早已见惯不怪,

    “哥哥,你这是……”九天凌雪溢出了些许泪花,这些刁民,实在太过可恶,居然把哥哥,弄成这副惨烈模样,

    “没事,哥哥无碍,”李演道,说着便钻进了木桶中,热气蒸腾,

    啊!舒服!

    好久没这么泡过了,

    “雪儿,要不要进来一起洗啊?”李演隔着窗帘,冲九天凌雪喊道,

    虽然他曾看光了九天凌雪的玉体,

    但,总是百看不厌,特别养眼呐,

    两个小时后,等李演洗完出来,却发现,

    小雪儿,钻进了李演的被窝里,羞得不行,

    李演直接就钻了进去,将她的娇躯,抱在怀里,

    被忽然袭击的小雪儿,微微挣扎了一下,便顺从的瘫软在李演的臂弯里,

    “哥哥,我真的像是在做梦,”九天凌雪俏脸贴在李演的胸膛上,呢喃道,

    “嘻嘻,你本来就在做梦,”李演很是讨打地道,

    “我真的拥有你了吗,哥哥,”九天凌雪道,已经哭成泪人了,

    “是的。”李演道,“都几天了,你还不肯相信?”

    “嗯,都还只是如梦幻泡影一般,怕一吹就散了,”九天凌雪螓首微靠,幸福道,

    “不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李演紧了紧怀里的女孩,

    百脉大比,已是不远,

    既然有人,想要在百脉大比之中,

    暗杀他,

    那就动用至尊体验卡,让黑暗,

    再次覆世吧,

    “哥哥,仆邑说的不识魔徒,是什么意思啊,”九天凌雪道,她从刚开始到现在,都在思索着这几句词的意思,

    “我也不懂,但他的意思,好像是内部的人,想要杀我,”李演也是头痛,这仆邑,也不说个明白,留了一句藏头词,

    “独脚龙皇,暗时暗杀人。不识是魔徒,与华地著力,破络罩望都……”九天凌雪轻念一遍,“破络,应该指的是破络绝界,那有可能,有神会在百脉大比时,借助破络绝界的力量,抹杀哥哥……”

    “不,破络绝界,早就被本王控制,一切的核心力量,都归本王掌控,可以说,只要他们敢轻举妄动,本王都可以,让他们瞬间灰飞烟灭,”李演道,破络绝界的力量,不是吹的,九天凌枫怕是现在,都还被他蒙在鼓里,

    “也就是说,破络绝界是哥哥最大的后手?”九天凌雪道,她知道哥哥爱搞一些小玩意儿,对于控制神术一行,颇有专研,

    “也不全是,”李演揽着九天凌雪的仙肩,道。“我最大的后手,是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