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8 你是谁
    许问听声音就听出来了是谁,他转身行礼:“李/墨工。”

    李全冷哼一声,道:“一派胡言乱语,你身为主官,都不管一下的吗?”

    南粤工匠们一听,瞬间全部闭上了嘴,谨小慎微,一句都不敢多说了。

    “现在是工闲时间。正式做工时谨慎就可以了,平时他们当然可以随意言行。”许问也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管得这么宽。

    “平时脑子太杂想得太多,等到时候怎么保证一定能收回来?静心,是一辈子的事情!”李全正色斥责,许问听得愣了一下。

    “我不这么认为。”过了一会儿,许问回答,带着同样的认真。

    李全等着想听他下文,没想到他说完这六个字,就闭嘴了,没打算再继续说下去。

    老实说,听完李全这句话,他马上就明白了。李全真不是有意来找岔。

    他的态度是很生硬,但是是真的带着教导的心情过来,想要教他一些事情的。

    但是教了不一定要学,更何况李全的理念跟他,以及连天青完全不同,甚至称得上南辕北辙。

    因此,许问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你!”李全有点生气,皱着眉看他,似乎还要说什么。

    “哈哈,有意思,我也不这么认为。”突然又一个声音斜刺里插了进来,其实也是在反对李全的话,但语调轻松,一下子就把有些僵硬的气氛给缓了过来。

    刘万阁抓着一个粗面馒头,一边吃一边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

    “工时和闲时肯定不一样,手上活完成得不错就行了,你管他们下来是睡觉还是摸牌呢?”刘万阁说,“难道人人都得跟你老李一样,每天晚上定时睡觉,每天早上定时起床,做什么都分刻不差,把自己过得跟木头人一样?”

    “日子过规整了,才能静心。静心了,才能做出好活计。”李全皱着眉,有些固执地说。

    “心这个东西静不静的,你管得过来吗?而且小许能在徒工试三连魁首,还是江南路这种英杰辈出的地方,静不下心来做得到吗?”刘万阁说。

    “他能静不代表别人都能静!”李全说。

    “那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自己的法子呢?”刘万阁笑眯眯的,明明是针锋相对,但一点火气也没有。

    “你这是胡搅蛮缠!”李全说。

    “你才是闲着没事瞎拿耗子。”刘万阁说。

    “你骂我是狗?”李全瞪他。

    “耗子笼也能拿耗子啊?”刘万阁说。

    李全瞪着刘万阁看了半天,刘万阁还是笑眯眯的,慢吞吞把手上最后一点馒头吃完。

    “……胡搅蛮缠!”李全想半天还是只有这句话,一拂袖子,转身走了。

    刘万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舔了舔手指,转过身来对许问说:“对这种人,别跟他讲道理,就歪扯!道理不通,讲什么讲!”

    “的确不通。”许问承认。

    “那你觉得,怎样才是最好的?”刘万阁在身上擦了擦手,突然问道。

    他向着南粤工匠们的方向划了个圈,问道,“我是说,对他们。”

    “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时候,是最专注的。”许问说。

    刘万阁眯起了眼睛,没有回答。

    刘万阁仿佛就是来给他解围的,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不过等到他离开之后,许问还在想这件事。

    他那句话说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非常难。很多时候,甚至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

    一个人一生中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并决定为之付出终身,本身是一件很让人羡慕的事。

    如果偏偏在这方面有天赋有才华,那就更让人羡慕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走进许宅,真的非常幸运。

    在此之前,他哪里想过,创作与制作,竟然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旦上手,几个小时瞬间就消失了,简直神奇。

    而一点点地看着最后的成品出来,出现在自己的手上,那种强大的成就感,简直无以伦比。

    那一刻,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手上诞生了。

    他很幸运,找到了自己一生最想做的事情,但其他人呢?

    西漠队那些人也好,南粤这些工匠也好,老实说,这样的想法对他们来说过于奢侈了。

    成为工匠,然后服役,都只是迫于生活,他们远没有到达追求梦想的程度。

    人的需求,本来就是分层次的。

    许问的思绪有点飘散,这时旁边骆苇问他:“我多拿了两个馒头,你要吃吗?”

    “……不用,我够了。”许问回神,摇头道。

    “哦,那我吃了。”骆苇美滋滋地缩回手,撕下一块,继续往嘴里塞。

    “你这也吃得太多了吧,得有十个了吧?不怕撑死?”旁边一个人震惊地说。

    主审方提供的馒头虽然是粗粮做的,但个头真不小,一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骆苇中等身材,能吃十个?

    “难得能随便吃随便拿,撑死怕什么,撑死我也愿意啊!”骆苇眯着眼睛,享受地说。

    许问想起他们被罚苦役的原因。

    这是被饿怕了啊……

    说起来,驼子呢,这会儿骆苇怎么没有粘在他哥旁边当个跟屁虫?

    许问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又有件事想跟他商量商量,吃完手上最后一点东西,转头去找他。

    驼子还是很显眼的,他蹲在帐篷外侧的一个角落里,背隆起一大块,正蹲在地上做着什么。

    他旁边站着一个人,负着手,只有一个背影,但气质与众不同,马上就能看出是谁。

    朱甘棠,他在看什么?

    许问拍拍手,站起身走了过去。

    驼子是在写字。

    红土松软,落土有痕,他也不拿树枝石块什么的,两指并起,直接在地上写字。

    许问以前就见过他的字,流丽间隐见风骨,完全不像是这样一个丑陋的驼子能写出来的。

    他看了一会儿他写字,突然微微笑了起来。

    相比起上次,就这么短短几天,他的字就明显圆融了不少,不减锋锐,却少了不少戾气。

    当然,这么几天,他的境遇也变了。

    虽然服了苦役,但未来却有了希望……

    “你师从袁南风?”看了半晌,朱甘棠突然问道。

    驼子的手微不可见地一顿,但很快又接着写了下去。

    “袁南风只教王侯子弟,你究竟是谁?”朱甘棠接着问道。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