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8章 第一次遭遇魂兽
    宁风哪有机会反抗,或者说根本不敢反抗,没看见刚刚赵阳怂成什么样了吗?虽然他们貌似有点旧恩怨,不过这两位的强大绝对毋庸置疑,加上还有个哭鼻子就能召唤的小魔人,自己还是老实点为妙,喂自己吃丹药,那就说明这魔族男子暂时还没有杀心,这可是间大好事儿。

    一个魔人,哪怕是武王,宁风倒是有可能动点歪心思,思考着怎么逃跑,三个,那就免了吧,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将丹药一口吞下,顿时就觉得周身一片清凉感传遍全身,几乎下意识的问道:“那个前辈,还有吗?”

    此言一出,宁风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瓜子,这不是傻子嘛!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这魔血丹既然是这个魔人男子自己的血液炼成的,多少人族吃了都会身体不适的,自己这句话一上来,岂不是不打自招,摆明了自己吃了魔血丹不受影响吗?

    是的,宁风是三族血脉,他本是就算是小半个魔族的人,别说吃点魔血丹,就算喝几大口魔血,估摸着也跟个没事人一样,还能当补药吞了。

    魔族男子显然发现了宁风的异样,盯着他看了看,突然身形一闪欺身而至,一把捏住他的右臂,探进了一丝灵力,随即就惊讶的发现他的魔族气息如同石沉大海,顿时加大了几分气息,反复几次后依旧无果,脸色不由得变得很是凝重起来。

    “相公,怎么了?这小子不对劲吗?”魔族女子问道,魔族男子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又有些凝重道:“是有些奇怪,我的魔气探不出他身体的状况,一进去立马就消失了,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给吞噬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等等,我试试他的气海!”

    宁风闻言吓了一大跳,气海这东西他现在是真的不敢让人随便触碰了,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的秘密,还有就是小狼它们可还在里面,万一被人看出了什么端倪,他最后逃生的底牌都没了,心一横,宁风暗道这地方也没有其他人,这魔人夫妻可是土著,自己的三族血脉告诉他们也无妨吧。

    “前辈等等,我有话说!”宁风大吼道,因为魔人男子的手上已经包裹起了一圈可怕的能量团,正要探进他的气海,闻言身形一顿,倒是散去了气息,看着他道:“你说,若是肯告诉我们刚刚这一切的缘由,我倒是不至于为了些许小事毁了你修炼的根基!”

    宁风呼出一口气,沉声道:“我没见过魔人,但是南川院的师生们都叫你们土著魔人,看来你们定然也是魔族的一种吧,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想说,我既是一个人族,又算是一个魔族,你们仔细看看我这滴血液吧!”

    宁风一般说着,一边拿出一把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掌,挤出一点鲜血,魔族男子用灵力将那鲜血托起悬浮在半空,正要察看,却是被宁风的手掌上快速愈合的伤口给震惊了,失声道。

    “真魔之身,祖脉之血,你体内流淌着上古魔祖的血脉?”

    随后魔人男子只是飞快的扫视了一眼手中的鲜血,突然就扑通一声拉着妻儿跪了下来,那小魔人一跪下,甚至连大地都剧烈的抖了一抖,宁风给这一幕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什么情况,难道魔人不开心要杀人前,还要给人下跪?

    他也吓得连忙走过去想要扶起他们,口中有些不淡定道:“那个前辈,您把话说清楚,这样跪得我很害怕呀,快起来,快快起来!”

    哪知魔人男子依旧不起,魔族女子有些讶然的看着丈夫,但她知道必然事出有因,也就跟着跪着,小魔人的举动就让宁风心惊肉跳了,不仅没起来,下跪后还不断地磕着头,整得那个地动山摇,宁风身上冷汗直冒……

    宁风细细一想,魔人态度的转变完全是因为他的血液,难道说自己的血能让魔族下跪?他还真没自恋到这等地步,其中定然有什么隐情,但这么下去事情解决不了,只能沉声道。

    “前辈,你快起来吧,你儿子这么磕下去,小子命都没有了,有什么事儿起来慢慢说,我什么也不知道呀!”

    魔族男子抬头,眼神有些炽热,他激动的应了一声,然后扶着妻儿起身,歉意道:“大人不要见外,我这孩儿当初受了刺激,被人吓着了,只要一跪下就害怕,就一直给人磕头,您不要见外,大人您……”

    宁风要不是看着自己的修为才武宗,此刻怕是已经飘飘然了,给武王强者叫着大人,这感觉……他冷静道:“等等,前辈,我叫宁风,不是什么大人,还有,事情你得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魔族男子恍然大悟,是呀,宁风刚刚才说了他既是人族又是魔族,那么定然是混血的身份了,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宁风是某个魔族大家族派系流落在外的血脉,看着这样子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俗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么一想,他心头更加火热,试探道。

    “宁大人,您知道您的身份吗?我是说你的魔血这件事?”

    宁风眉头一皱,想起老鬼曾经的一些话,他心头也有些吃不准,只能含糊的回答道:“我知道我是混血之人,但是的确不知道我魔血传承自哪里,难道前辈知道?”宁风平静的语气下其实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可是自己的身世呀,要是今日能知道自己的身份,他甚至打算在南川院一救醒老鬼,将江山令给了八峰峰主,就去寻找自己的家人,弄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魔族男子的回答多少让他有些失望,但细想也不算太意外,土著魔人,毕竟是被困在了小世界的魔族,能够认出他的魔血就已经很意外了,他猜测着可能是因为魔族之间血脉有什么互相感应得到的原因,只不过目前自己没发现罢了。

    “不,小人也不知道您是哪家的公子,但是你的血脉是魔族排的上名号的几大真魔之血之一,来头定然巨人,还请大人为小人一家做主,为我等出头呀!”

    宁风感觉自己脑子明显有些不够用,我这修为还替你们做主呢,我连现在都害怕你们突然给我两刀结果了我,他急忙托住又要下跪的魔族男子,叹道:“前辈,有什么难处你就说,只要小子能帮忙,就会想办法帮的。”

    宁风这话其实完全就是一句屁话,这么说出来无非是为了保命,总不至于说老子不干吧,天知道后果是什么。

    魔族男子大喜,指着妻儿还有自己,解释道:“我知道大人一定有很多疑惑,小人这就到来,还请大人替我一家做主呀!”

    这一说,愣是听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宁风却是丝毫也不乏味,对他们一家的遭遇也是颇有感触,也算是弄清楚了很多事情。

    原来,这魔族男子叫伍宽,据他讲,事情要从南川院的另外一个小世界说起了,那个小世界被南川院的人称为虚灵界,但在他们族人口中,则是叫做流放之地。

    那是一个远古战场,里面陨落过魔族与人族的大能者,所以造化机缘很多,但危机四伏,他们那一脉族人,只能算是里面有些影响力的势力,被称为罪魔族,按照伍宽的说法,他们一族相当于是魔族的罪人,被魔族的无上强者流放到了那个远古战场,经过无数年间的繁衍生息,他们才有了栖息之地。

    但虚灵界最强大的土著,一共有三方,他们是后来被强行算进去的第四方,其它三方分别是燧人氏、巨魔族、半兽人,燧人氏来历很神秘,他们能控制火,能使用一些诡异的手段,可以呼风唤雨,被虚灵界的人称为神族,他们强大而且神出鬼没,没人敢招惹,属于小世界的食物链顶端。

    巨魔族都是些嗜杀好战的怪物,崇尚武力,而且肆无忌惮,人口众多,在虚灵界是所有种族都害怕的存在,巨魔族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能召唤双头飞龙,几乎虚灵界没有生灵不对巨魔族闻风丧胆。

    半兽人战士也是好战,但是他们等级制度森严,属于那种军队的作风,领地之争绝对寸土不让,但却极少对外惹事,他们的狂化可怕至极,越级杀敌不要太轻松。

    而伍宽所在的罪人族,算是中规中矩,不算太弱,也不算太强,除了上面那三个谁也惹不起的存在,还真没其他种族敢燥热他们。

    狗血的是,伍宽爱上了族里的一位姑娘,就是他现在的妻子,本来这没什么,可坏就坏在给收保护费的巨魔族强者看到了,威逼利诱必须嫁给他,族人承受不住压力,屈服了,伍宽没办法,带着妻子在外面东躲西多了一年多,还顺带生了个儿子,结果不久一家三口给人发现抓了回去。

    本来要处死他们平息巨魔族强者的怒火,结果干柴架上了,火点上了,天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随后在族人和巨魔族强者的目睹下,空间节点突然出现,他们夫妻二人抱着儿子想也没想就跑了进去,几名眼疾手快的人立马跟了上去。

    不过穿梭虚空对武王来说还是太勉强了些,他们一家三口完全是运气好,因为被绑着身后的那木桩子反而救了他们的命,腾出的手护住儿子,除了受了些轻伤,基本算是平安的到了这个界面。

    追赶他们的族人可就倒了大霉了,原先追进来的大约有七八个,最后活下去的就只有三个,还被夫妻二人偷袭重创了两人,剩的最厉害的那个才不得不带上同伴选择了逃离养伤,这些年也没少交手,大家有胜有负,谁也说不得讨了好处。

    宁风听完这些,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夫妻,这不就是外面常常上演的私奔嘛,不过他的重点无疑没放在这上面,而是其他地方,想了想开口询问道:“这么说,前辈和你们的族人其实不是那个小世界的土著,而是外面流放进来的罪人?那,你们获罪的原因在哪里?”

    魔族男子,也就是伍宽神色有些黯然,叹道:“我们罪血一族原本叫醉血族,属于血族的一脉分支,你看我们的眼睛就知道了,魔族众人,真魔之血拥有者都是紫发银瞳,我不知道大人你发现以往你血脉觉醒时的变化没有。

    我们一族虽然是血族,但是却不是强大的血族战士,我们擅长酿酒,酿出来的酒可口美味,最是受魔族各大血脉种族的欢迎,听我爷爷讲,我们被流放的时间大致要追溯到距离现在的几万年前了,那时候大陆可不是现在的格局,人族也没这么势大,当时基本算人族和魔族分庭抗礼。

    而且,我们魔族还有血脉优势,可最后,我们却败了,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