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0章 躲不过去的麻烦
    众人闻言眉头紧蹙,小七是他们这群人里面的智囊,以往的大小任务只要小七安排妥当,几乎没出过任何差池,他这么说,那就很明显已经心头有了把握。

    “小七说得对,我之前就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可想着能帮忙就顺手帮忙,加上上面的那位很是照顾我的前辈的关系,才带着兄弟们赶到这边来,倒是没想到害了小三,眼下,尸群是个麻烦,但更让我害怕的,是咱们看不真切的敌人!”

    刀疤男面有忧容,语气尽可能平静的说完后,看着众人的反应,立马有人道。

    “三哥不能白死,我们那些兄弟也不能白死,这个仇得报,我的意思是,想办法将背后的人引出来,杀一个垫背,杀两个够本,杀三个就是赚的!”

    立马有人摇头道:“这样太莽夫了点,报仇之事需要从长计议,三哥死了,兄弟们心里都不好受,可贸然行事,只会搭上更多兄弟的性命。”

    又是一人道:“我同意,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捣鼓这一切,可他们既然敢针对佣兵天下,那就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力量,何况,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罢了,真实情况尚且有待考究,需要我们冷静分析,从容谋划才是。”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沉声议论着,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太过激烈的竞争,兄弟遇难,他们的心中都是极度的压抑与难受,讨论权衡利弊的目的,也是为了集思广益解决问题。

    见大家说着说着慢慢声音小了下来,最后渐渐不在说话,都是统一的看向最有发言权的三人,他们大哥刀疤,二哥酒徒,还有一直没再说话的老七,前两个一般都代表了众人的意志,小七则是因为大家都清楚他头脑比较好使,分析问题利弊更加全面。

    “仇,必须要报!不过不能乱来,方法我不知道,小七,这些事情你比较擅长,说说看。”那脸色有些红晕的酒徒扫视众人道,随即目光看向小七,青年看到大哥点头,摸了摸下巴眼神闪了闪,片刻后才道。

    “关卡里不是有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吗?正好刚才我听猴哥说,今夜又来了三个年轻人,就用他们试试那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的底细吧,是不相干的人就算了,要是真是某些人派来的,那我们就好做文章了!”

    猴子突然皱眉开口道:“那三个年轻人倒是不像外面那些势力的人,不过将他们当枪使,真的能对付得了那几个麻烦的家伙,他们修为可不弱,要是不小心,这三个小家伙指不定小命不保。”

    小七笑了笑,摆了摆手看着猴子道:“猴哥,你就是太善良了,也太容易相信其他人了,这三个年轻人可不简单,这武王墓如今什么情况我们是最清楚的,你自问,咱们这群兄弟里面任何三人在外面行走,能像他们这么从容面对尸群?他们应该有所保留了,说的话我们也不能全信。再者,与其让我们自己兄弟去试探那几个麻烦家伙引起怀疑,节外生枝,为什么不利于这三个小鬼呢?就算他们真丧了命,也好过我们自家兄弟丧命要好吧!”

    将酒囊别回腰间的老二点点头,不咸不淡道:“我同意小七的主意,他们出事好过我们自己兄弟出事,何况以大哥与猴子的为人,想必早就提醒过他们了吧,呵呵,年轻人戾气重的话,不加收敛死了也怪不得别人!”

    刀疤首领沉默了,许久后,他抬起头,目光有些飘忽不定的看着小七缓缓道:“就这么做吧,不过小七,如果那几个刺头真的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到时候又该如何?这里除了我们可还有百来人手无寸铁的妇孺老人,总不能不管他们吧。”

    小七摸了摸鼻子,沉声道:“大哥,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安排吧,几位兄弟要做的,是关键时刻的武力威慑,我们虽然处境不妙,但间接的,那些暗地里的家伙坑杀我们的同时,可得罪了不少人,只要我们运用得当了,不怕没有人站出来声讨他们。”

    屋子里交谈声许久才停歇,而这一切,也意味着宁风三人无意间踏足的关卡将迎来一轮血洗,偏偏,他们三人还不知道已经成了别人的棋子,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线。

    铿铿……

    耳畔传来沉闷的铁击声,甚至还有人小声的吆喝,看着夜色下依旧忙碌的一群人,宁风三人一时间也不知是何感受,无疑,在尸群眼皮子底下做这等事,有些作死的嫌疑,可偏偏这群人正干得不亦乐乎,偶尔还能听到三三两两的交谈声与谈笑话,倒是像一起在工地上一边忙碌一边打发时间的矿工。

    带路的人回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三个一眼,临走前倒还是难得神色缓和了些许小声道:“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出了这里到处都是尸人,还有那些为非作歹的大势力的人,流寇盗贼更是数不胜数,好好珍惜猴子大哥给你们的活下去的机会,那边上危墙,多做事,少说话,更不要得罪人,我回去复命了,祝你们好运!”

    宁风三人一番感谢,客客气气的将这位好心的大哥送走,看着墙边那名神色颇为肃杀的工头,三人莫名的觉得怎么像是一群苦力在这搬砖……

    “喂,那三个小子,这边来,你们是猴哥与黑哥新带来的遇难者吧,看你们这白白净净的,一眼就知道你们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到了这里可没那么多屁事,大家一视同仁,老钱呀,这三个小鬼分给你们那组了,好好带着,今晚的防御修建可关系到明天能不能抵挡尸群,可别偷工减料磨洋工,都他么手脚麻利点!”

    见到那工头吆喝,三人也只能过去,至于小狼,宁风在来的路上就叫它悄悄离开找那只小猫了,能找到自然最好,毕竟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兽能秒杀武宗强者,说它简单了宁风三个都觉得是在骗自己,不过这些事情也勉强不得,魔兽都是有自己的傲骨的,小狼完全是因为幼年与宁风相依为命一起长大,再加上契约关系,属于那种特殊情况了。

    整片大陆,魔兽与武者缔造平等契约的怕都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人都是通过购买魔法卷轴将魔兽收为宠物或者坐骑,这也直接决定了魔兽一生的成就几乎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为什么?因为不是平等契约,主人会放任自己的魔兽强大到威胁自己甚至强行解除封印契约?明显这种事情是武者大忌。

    宁风三人倒也是上手,修建危墙虽然工程量极大,却又显得很是简单,递递砖打打下手,整个防御工事都在有条不紊的修复着。

    是的,是修复,宁风一边将手中的东西下意识的递过去,一边也没闲着,静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夜色不算太明亮,倒是看不太真切,断壁残垣虽然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但那受重力击打后的痕迹却无法磨灭,空气中也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带着宁风三人的老人有个外号叫‘老钱头’,老钱头整个人跟个皮包骨差不多,很瘦,力气也不大,本来也该算作没劳动力的老人,不过他执意不肯,非要来帮忙,随即监工就发现这老头经验丰富,以前居然还是个泥水匠,也算有点价值,就留下他带领一些新人做做事。

    宁风很好奇,见老钱头面容挺和蔼的,虽然一直埋头干活,偶尔指导一下周围的人,却不见什么架子,看着胖子与陆运两个浑水摸鱼比他还厉害的家伙,宁风无奈的笑了笑,故意慢慢的挤到了老钱头的旁边。

    老人疑惑地看着他,其实心底也大概能猜测出宁风想要问些什么事儿,便道:“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问完了认真做事,别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一样。”

    宁风摸了摸鼻子,这话倒是说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沉吟片刻后才试探着道:“钱老,我也是好奇罢了,我刚才悄悄打量了一下周围,为何看到的尽是些修为不高的人在忙碌呀,难道咱们这里没有厉害的武者吗?可是不对呀,照这地方的破坏程度来看,起码打退了大规模的尸群有个好几波了,我没说错吧?”

    老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你猜的没错,观察力很好,我们的确是打退了整整四波大规模尸潮了,这据点建成至今也不过才仅仅十多天,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咱们这据点里可不缺那种厉害的大人,不过他们也是人,要休息,明日的防御战他们是主力,得养精蓄锐,我们这些修为低的或者没有修为只能用点傻力气的,也只能尽可能帮他们把工事做好了,哎,听你这意思,你们三个小伙子修为不低吧。”

    老人感慨道,有些羡慕,又有些惋惜,这年头,落到这地方和等死差不多,宁风点点头,却没说自己三人的修为,而是继续问道。

    “钱老伯,还有件事儿,那边那群吵吵闹闹的家伙,他们是监工?怎么不做事也不休息呀,一直在那里赌钱。”

    宁风的目光早就扫到了角落里的几人,那里偌大的一块空地,却被七人围了一圈,路过的人还纷纷避开,生怕惹了他们不高兴,这群人声音也不小,不时的骂骂咧咧,宁风就是想不听见都很难,便是有些疑惑的随口问了出来。在他看来,这几人除了监工,怕是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别去惹他们,那群人不好惹,个个厉害着呢!”钱老头的话说得已经是很低了,但明显他一个普通人的低语声音逃不过武宗强者的耳朵,那角落里当即就有个人站了起来,喝道。

    “钱老头,大爷好像听到你在嘀咕哥几个的坏话了,怎么滴,皮痒了是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