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4章 随众人闹市风波
    小狼飞快的蹿下,越过去抓住小猫一只爪子就是一口咬下,想要以此来提醒宁风和胖子这就是那只四不像的怪物,然而胖子立马就大叫道:“小祖宗,这可不是吃的,快,宁老大把它带开,刚刚尾巴上的伤口还没处理好呢。”

    别说胖子,宁风同样也是不明白小狼这个举动的真正意义,要知道,先前小狼咬的可是那怪物的肩膀,而这小猫伤的却是尾巴,而且正好是宁风落下树踩到的,哪里会知道有些天赋异禀的魔兽能够挪动伤口位置以此来保命。

    那小猫很是委屈的看着小狼,无辜的小眼神看得小狼自己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弄错了,但是它血脉强大,对魔兽之间的血脉气息稍稍观察就能辨别,断然没有搞错的道理,于是作势又抓起小猫的另外一只爪子要咬下去,宁风慌忙拦住,道:“小狼,别调皮了,饿了胖子那还有吃的。”

    小猫眼神很是挑衅的看着小狼,还故意装出一副我很怕怕的模样躲在了胖子脚后跟,这一幕看得宁风和胖子都是直摇头,心道这小家伙真可怜,小狼也真是,怎么能吓唬这么可爱的小猫咪呢。

    这一夜也是颇为闹腾了,那怪物居然跑了,宁风和胖子听了这个消息不由得很是纳闷,近百人还抓不到一只怪物?他俩的智商是永远也想不到那怪物就在地上与小狼推来推去,大眼瞪小眼。

    这一幕看得宁风摇头不已,也不知这两个小家伙哪来这么大的仇,消停下来就是你抓抓我我咬咬你,最后胖子在脸上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抓痕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只猫是母的,小狼这是发春了……

    于是,胖子的另外一边脸很对称的又出现了一道抓痕,小狼是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洞悉一切的它心中狂骂,你们两头猪,就把这家伙一直带着吧,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宁风对胖子这个兽医顾问的解释勉强表示了接受,是呀,小狼也长大了,是该考虑这些事情了,还好小狼不知道,不然一定会哀嚎,我可是魔兽,按照与人类的年龄比例,我才是个刚断奶的孩子呀!

    天亮时分,一行人灰头土脸的聚在了一起,垂头丧气的想着昨晚的事情,这么多人,居然有八成的人东西都给那怪物偷走了,要不是宁风和胖子及时发现,搞不好就全军覆没,这可真是晦气起来睡个觉都能遇到倒霉事儿。

    回去时不可能回去了,财物丢失要是这一趟出来什么好处都没捞到,他们还不如一直在外面飘算了,有些人无奈的成群结队离开,却不是返回,而是加入了他们昨天讨论的赏金猎人的行列,急匆匆的跑去寻找那位许家家主的大部队了。

    宁风稍稍一扫,看了看剩下的四十多人,心中一叹,这还没到武王墓就少了一半的人,看来今天注定了不轻松了,不过张老头的事情再麻烦也得了结,总不能一直拖着让人家死不瞑目吧,白蛇这家伙宁风现在也没底能不能击败,而且从内心深处讲,白蛇貌似对他也有恩,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大仇大怨。

    其实江湖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本来就是个说不清楚的东西,只不过宁风恰巧与这些人都有了交集,从不同的角度看他们,谁又真的对真的错了呢。

    跟着大部队行进了数里路,已经隐约能看到前方涌动的人群和热闹的盛况,看着那平原上规模浩大的露天市场,宁风是真的有些佩服这些商人的胆识和眼光了,在尸群眼皮子底下摆摊,这怕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偏偏这里就出现了,而且看其规模,光是流动的武修怕都要有两三千人的模样了。

    “诸位,前面就是武王陵闹市了,大家就此别过,告辞。”那一直领头的大叔带着身侧十多位同伴当先朝着那平原露天闹市而去,其他人也是纷纷三五成群赶了过去,有的是早就想好了加入哪方势力,有的纯粹是想浑水摸鱼沾点好处。

    宁风打量了前方一番,周围低矮的小山坡倒是不少,将闹市围在了正中央,倒是个天然的屏障,因为他们站的位置也谈不上多高,所以他也看不清山那头的景象,猜测着或许翻过去就是尸群包围的武王墓,看来那些虎视眈眈的大势力,诸如重金聘请赏金猎人的许家家主,应该就在山那头有什么行动,至于这闹市,倒是鱼龙混杂,大多都是互相之间交易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什么丹药法宝,属性灵晶和 功法武技,倒也算个不错的歇脚处。

    二人带着两只小兽离得近了,也是听得周围的吆喝声耳朵变得麻木,同时心里很是纳闷,这么明目张胆的吵吵闹闹,那不是存心把尸群吸引过来嘛,就是很奇怪,为何也不见尸群有什么反应,难道山那头对付尸群的那些大势力这么猛,将尸群死死压制住了?

    这倒不是宁风多想 ,而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这闹市背后其实有着许多大势力的影子,虽然执行者都是些小商贩,但能维持秩序有条不紊,可见它的背景远远没想的那么简单,这些大势力既然弄出来这么一个地方,自然不会舍不得花些本钱布置两道灵阵,隔绝掉外面与里面的联系,一般的尸人压根就察觉不到,至于厉害的尸人,它们可比普通的尸人聪明多了,根本不可能跑到这边来送死。

    “店家,你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我就看了一眼,摸都没摸过,怎么能把这破掉的一角算到我的头上,太霸道了吧,我不服!”一青衫中年男子面红耳赤,愤怒的吼道,而那周围看热闹的人早已围成了好几圈,纷纷议论不已,指指点点的评论着谁是谁非。

    店家嗤笑一声,心中冷笑连连,你个冤大头进了老子的店还想跑?我这赖三痞的外号是白叫的?当下就是断喝道:“你休要在这颠倒黑白,玩弄是非,混淆大伙的视听,我这玉石价值连城,你不过是担心赔不起罢了,居然恶人先告状,呸,拿把剑了不起呀,你难道还敢在这里行凶不成?”

    众人一听顿时议论声更加大了,这些看热闹的都是些外来人,并不熟悉这里的规矩和某些人的嘴脸,但那些周围的其它商贩却是撇了撇嘴,这家伙,又开始了,每天都要找上一两个冤大头,总有一天会踢到铁板,出来混嘛,早晚要还的,商人也是逃不过这个道理的。

    “你……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那男子憋了半天,险些真的暴走拔出了佩剑一剑剁了这个王八蛋,他刚刚就是路过这里看到店铺里有块玉石做工很是精致,便是盯着瞧了一会儿,没想到转身的时候那玉石平白无故的就掉到了地上,正好落到了他的脚边,本是好意帮这店家捡起来,没想到这商贩倒打一耙非要说这玉石是他弄掉的,还指了指那破掉的一角,这下真是百口难辩,因为压根就是子虚乌有,全是这泼皮店主平端说出来的。

    那店主目中无人的瞥了他一眼,道:“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赔钱,要不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青光白日,朗朗乾坤,你居然弄坏了我的东西就不认账,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中年男子是真的忍不住了,这人不要脸的样子好生可恶,今天就算撕破脸皮也要教训这家伙一顿!他作势就要动手,身前佩剑一横气息一凝,众人才发现这中年男子竟然是个高手。

    武宗强者,宁风眉毛一挑,想不到这地方随便一个人就有这等修为,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前倒是被这人其貌不扬的外表迷惑了,只道是个寻常武修,细看才发现这人气息沉凝,哪怕只是随意的一横剑,却也有几分宗师风范。

    却在这时,人群外一阵骚动,有人立马低语惊呼:“安乱队的人来了,这领头的好生高大,莫非就是传闻中天生神力,徒手撕裂了尸人的狠人?”这密语声宁风和胖子都听得极是真切,那中年男子断没有听不见的可能,然而他却是出手毫不姑息,拔剑就要教训这可恶的店家。

    啪……一声沉闷的声响突兀出现,中年男子只觉肩头突然之间传来一股千斤重力,脸色大变之下慌乱侧身卸去了几分力道,心头却依旧被拍得血气翻涌难受不已,这是人类的力量吗?他心头骇然无比,要不是余光看清楚了肩头那只粗糙的大手按着他,他甚至怀疑按住他的是一头洪荒猛兽,太可怕了,好惊人的力气,好沉稳的力量!

    “虎头领,您可得替小的做主呀,这厮弄坏了我的东西,不但不道歉赔偿,反而斥责起我来,我一个修为底下的商贩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受得了他这等威势,只能忍气吞声挨这顿揍了,哎……”

    且不看那些寻常人了,就连一共来过一次的宁风都对这名商贩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速度深深折服,更别说那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中年男子,除了忍气吞声,他还能干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