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8章 滋事者林中分别
    宁风怀着复杂的心情和胖子出了门,直到最后他俩也没有看上床上那人一眼,不是不敢,而是压根就没有机会,很明显,矮个青年和他妹妹很担心别人发现病床上那人中了尸毒,这才想尽办法遮掩,想想也是,武极城张贴的告示可是写得很清楚,发现活尸亦或是尸毒携带着格杀勿论,他们三人怎么混进来的都还是个谜,现在想出去怕也不是一般的困难了。

    商议一番后,最后矮个告诉宁风和胖子明早天一亮就出城,那时候出城的队伍多,盘查也没那么严,矮个的理由自然不可能这么说,只道早些出发上路好处多多,一来宁风他们能腾出时间去忙他们的事情,二来也不耽搁他们大哥的伤势,一举两得,宁风与胖子看破却不说破,只是暗中传音彼此都小心些,宁风总觉得那矮个儿青年与他妹妹的冲突似乎在表露出什么蛛丝马迹。

    第二日天明,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宁风和胖子就各自被他们兄妹叫醒,宁风看了看那少女欲言又止的表情,心下一动,*的问道:“小然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直言无妨,能帮忙的在下绝不推脱。”他自然不是自作多情认为人家小姑娘对他有意思,而是始终觉得这看似对他和胖子不太有好的小姑娘眼底反而有股善意。

    这少女叫江欣然,容颜姣好,二八年华,修为却是与那魏老虎差不多,魏老虎原名叫江卫虎,倒是让人有些诧异他竟是这少女的亲生哥哥,两兄妹都是灵武七重的武修,她蹙眉沉吟片刻,突的朝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待会出了城,你记得与你朋友去办事便好,千万不要再回来,我和两位哥哥仇家多,不想与你们惹麻烦,知道了没有?”

    宁风心道这算什么说辞,既然仇家多不正应该利用我俩抵挡一下仇家吗,出门在外谁还没得罪几个人?就算事后自己和胖子知道了也能理解,不会怪罪他们的,却不想这少女主动提了出来,他心中一动,暗道莫非是已经有人发现了那病人染上了尸毒正在向活尸病变?不过他也不好意思让这小姑娘难堪,便是诚恳的点点头道 :“姑娘放心,若是你们仇家太厉害,不用你说我和我朋友也会自行离去,但若是可以帮忙解决一二,那就没有必要了,毕竟咱们以后都要去报考南川院考核的,也算结个善缘吧。”

    那知少女闻言脸上却是沉了下去,又是翻脸道:“哼,好心劝你你不听,非要趟这浑水,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不要怪姑奶奶没告诉你。”说罢,也不理会宁风就摔门鼓着腮帮赌气离开了,宁风苦笑,我这不是就想帮个忙嘛,按照他的性格,要是不知道他们同伴有个中了尸毒,宁风搞不好还真的就和胖子说走就走了,可他太清楚尸毒的可怕了,不想看到无辜的人因为不清楚就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他们亲人兄弟手上。

    当初在伏尸岭中部峡谷之巅的时候,宁风可是目睹过意志坚定如同风家军将士,也一个个慢慢变成了行尸或者活尸六亲不认杀害手足,可说那件事对风行军一生的影响都是巨大无比的,亲手送自己的兄弟上路,良心的谴责岂是一般人承受的了的。

    江欣然兄妹现在不清楚他们这卧病的大哥早晚会尸变,到时候念及感情怕是只会枉死,他们只顾防着周围的人发现他们兄妹的秘密,却未曾想最大的隐患就来自他们一直割舍不下的人。

    想到这里,宁风默默地跟在少女身后,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天风战事看似已经宣布结束,但正如风行天担忧的那样,*烦才刚刚开始,江氏兄妹三人不过只是很普通的受害者之一,这天风北上一代比他们还惨的人比比皆是,若是尸毒一日找不到解决方法,亡灵大军便是蝗虫过境,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看来风行天给他的任务担子不是一般的重,南川院此行迫在眉睫,宁风心头重重的自语道。

    南川除了地位超然的南川院出手,怕是没有第二股势力有这能力解决尸患了,就比如胖子,他虽然有办法炼丹帮助一些中毒不深的患者,可他只有一个人,宁风可不觉得胖子一个人能救几百几千人,先不说胖子有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光是灵晶就不够支撑他一直炼药,在没有投靠大宗门之前,甚至宁风与胖子都不敢声张他们知道遏制和清除尸毒的办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又不是第一天踏足人心险恶的江湖,短暂的正义感爆棚后,二人在进入武极城当晚就已经冷静的讨论过帮助百姓一事,最后决定必须等加入南川院,或是直接将治疗方法想办法告诉南川院的高人,其他的人或势力他俩暂时信不过,尸毒丹这里面巨大的商机若是落到了有心人眼里,怕是普通百姓根本就看不起病,救活的也就一些贵族老爷和大势力的感染者,那样宁风二人反而是害了百姓。

    收回了心神,看到眼前牵着马车的江卫虎,宁风往那马车上仔细端详,便是发现了藏在杂草之下的那名感染者,心头不由得叹息,这般明显哪能轻易出城,怕是十之八九会被发现,也不知这江氏兄妹是如何想的。

    不过宁风思考问题是站在江氏兄妹的角度想,也就是知道了有尸毒感染者的前提下,但矮个的江卫虎明显不是这么想的,看着宁风与胖子疑惑的表情,当即牵强的笑了笑强行解释道:“我这兄弟伤口感染中了奇毒,身体冷得厉害,我们不得已才将他放在这柴草之下,待会还请两位帮忙推推车,其他的交给我与妹妹便好,多谢了。”

    胖子张了张嘴,皱着眉,很想提醒一句这感染的人回天乏术,怕是不久就要尸变了,却见宁风摇了摇头,他只好作罢,宁风示意小狼上马车,要是这感染者突然尸变,就让小狼毫不犹豫下死手除了他以绝后患,小狼与他极其默契,乖巧的跳到马车上假寐起来倒是没人注意。

    “走吧。”宁风冲着江氏兄妹点点头示意他与胖子准备妥当,一行五人一兽开始簇拥着马车缓缓前行,虽是只是刚刚天亮,却已经有不少三五成群的人挤在了北城门口,看来人流量还是相当大的,宁风很清楚这些人要么同他们一样前往南川院报名新生考核,要么就是想去武王墓亦或者是百毒候墓地碰碰运气,正常的百姓,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出城,除非是真的生活不下去了。

    行尸与活尸思想残留不同,一个完全不能思考只能机械性的行动,一个却是能听懂人的话清楚自己在干嘛,甚至厉害一点的就像是宁风他们在漆河城遇到的那个半尸人,还能开口说话,那种人其实已经不能说是完全的活尸或者说是什么人了,他们倒是更像一种修炼了邪功的异类,通过尸毒的自我调控壮大修为。

    除了这点差异,还有一个极其明显的特征就是,行尸活动时间不分日夜,只是日间行动速度更加的缓慢,而活尸本质上是有些畏惧阳光的,虽然也不能说这算他们的弱点,但白天里几乎是遇不到活尸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晚上的尸群袭击往往就更加的可怕,因为他们有活尸指挥,行尸不会盲目的瞎跑。

    至于说两种尸人的产生方式,据胖子分析应该是与死者受伤程度和当时精神力波动有关,若是直接被吓傻的那种,就算只是被咬了一个小口子,也会变成行尸,若是意志力坚强一些,就算尸毒发作也还能抵挡一阵时间,就像是现在躺在马车上的这人一样,明明很痛苦却迟迟没有变成怪物,但本质上,他怕是自己也明白自己变成了活尸,只不过在一直努力压抑着他嗜血的冲动不想伤害他身边的人。

    “妹妹,你与宁风兄弟他们一起,看准机会就先出城,我过去了。”离着城门还有几十米的队伍,江卫虎就小声说道,随后在宁风与胖子疑惑的目光中退出队伍长龙,也不知他跑到前面人堆里说了些什么,突然就有人与他动起了手来,那守城的将士里有几个见状连忙跑过去调和,让宁风他们没想到的是,那名江卫虎惹上的公子哥勃然大怒,居然下令家仆将城卫一起打。

    这下自然是不得了,守城的其他士兵见状纷纷掏出武器敲响警钟围了上来,江卫虎突的拔剑砍了那公子哥一刀,事态就此变得真正的一发不可收拾,排队的长龙初时只是看热闹,后来见场面越来越乱,有的赶紧往城里面跑,有的也懒得搭理还在一一盘查的三两个无助的士兵,一窝蜂的就涌出了城。

    宁风与胖子推着马车,心底不得不对江卫虎的胆识有些佩服,他这么做真的太冒险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当事人又该如何脱身才好,除了城门行了两里路,少女在前方一处隐蔽的林子停了下来,随即便是看向了宁风和胖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