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0章 弑师者王师身份
    那名武王中等身材,眼神有些阴厉,闻言脸色一变,很想推脱,可看到国师凌厉的眼神,只能咬牙点了点头,众人将他围了起来,他周身气息一变,缓缓蹲下身,双手贴着地面,土黄色灵力汇聚在双手之间,然后渗透进地面配合着灵识开始探查起周围的情况。

    国师选择这个人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墓穴之中,多以土属性为主,加之兵马俑的缘故,这名武王的土属性灵力配合灵识探查的范围起码比平常远上三分之一的距离。

    “大人,没有什么异样,咦……啊!”被围在众人中间的那名武王话说道一半,突然一声惨嚎,凄厉的声音传出,国师几人蹲下扶起他时,双手便觉得沾上了什么湿润的液体,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满手的鲜血正顺着他的手滴到地上,他抬起这人脸庞一看,便看清刚刚还好好的人突然就七孔流血没了生气。

    众人顿时惶恐不已,武王修为的人说出事就出事了,他们知道墓穴之中不能随意动用灵识,可那也最多遭到反噬,怎么会直接就七孔流血而死呢。

    国师心底也是起了寒意,眼神变得飘忽不定起来,他缓缓自储物空间中取出一块棱镜,咬破右手大拇指往上抹了抹,然后快速在上面画了几笔,口中振振有词的低语了几句,然后猛地暴喝一声,将那棱镜猛地打进了死去的那名武王的眉心。

    地上刚刚才死去的武王倏的一下腾了起来,站起来七窍依旧溢着血表情木然的看着国师,国师爆喝一声‘去’,那武王眉心精光爆闪,背后双翼一展,就向着远方飞去,而后面的国师则是一直闭着眼双手合十紧锁眉头,却没有带人跟上去。

    国师身旁的几名强者一瞬间心底就生起了寒意,下意识的互相看了看身边几人的眉心,突然有些意识到刚刚进来时国师用那精血抹在眉心并非那么简单。

    王座强者凌空飞行之下,这洞天墓陵就没那么费时间了,那道被国师驱动着的武王尸体刚刚飞到了皇天所在的兵马俑头顶,还没来得及细细观察,忽的一道红光闪烁,那具武王尸体砰的一声被轰成了渣,花花绿绿的内脏不少刚好掉到了皇天的身上。

    然而皇天却没理会这些,而是心道一声好险,这皇极道的墓陵还真是比纵横剑的墓穴还要邪乎,看来生前怨念很重嘛,死了都还这么不甘心,倒是有些麻烦了,他心道。

    国师嘴角溢着丝丝血迹,双目陡然睁开,沉声道:“走,速速穿过兵马俑,,祖脉在那龙案后披着黄袍的尸骨背后的墙面里。”

    其余五名武王闻言顿时大喜,刚刚才升起的疑虑也烟消云散,个个神情变得惊喜起来。

    不仅是皇天,还是国师一行人,都没注意到那尸骨后墙面图案上,一只金色的眼珠动了动,其间红色的光芒正在缓缓隐去。

    水帘之外,又是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出现,不是偷偷混进皇城王都的王师又是何人,王师盯着水帘外地上的脚印,眼神闪烁着异光,皱纹紧布的面庞上勾勒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嘿,我的好师弟,你终究还是没让我失望,这么快就得手了。”低声自语之后,王师身形一跃,亦是进了水帘洞天,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用什么皇家血脉就进了墓陵。

    几百米开外的一块岩石后面,敛住气息的宁风和胖子对视一眼,互相传音交流了起来,凝气成线的本事要求并不算高,修为到了灵武境界就完全做得到,一般有什么重要事情这个方法很安全。

    不过弊端也很明显,只适合两个人之间交流,而且在修为比传音者高的武修面前一般瞒不住。

    “宁老大,我就说这家伙居心不良吧,看看,咱俩跟上来没错吧,嘿,走,我们也去看看凑凑热闹,不过这地方阴森森的,不知道那水帘之后到底有什么鬼东西。”

    宁风也传音道:“上次你见过的那家伙还记得吧,老鬼说这水帘之后是墓陵,你跟在我身后,我们悄悄的跟上去,千万不要暴露了。”

    宁风的身周蔚蓝色灵力将他和胖子护住,配合着二人本身的灵力,快速闪动着身影也是进了水帘之内。就在他们走后,西山瀑布周围起码前前后后出现了十多伙人,不过这些人都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不敢贸然进入其中,打的都是守株待兔以逸待劳的主意,就等着先进去的几伙人得了什么好处,到时候出*夺便好。

    时间缓缓流逝,墓穴之中的国师到底是走到了兵马俑的尽头,他站在那具尸骨的身旁,看着龙案上空空如也的一张黄纸画和一支朴素的玉簪,没来由的失声狂笑起来。

    苍老的声音和诡异的笑容看得他周围几个老人齐齐打了个冷颤,其中一人道:“大人,您为何如此高兴?这龙案上只有一副画和一支玉簪,没什么宝物呀,身后这墙壁上除了龙脉别无它物,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到头来一场空吗?”

    国师阴恻恻的一笑,脸庞上勾勒出古怪的表情,猛地抬头一指身后墙壁,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只道是国师发现了什么宝物,纷纷惊喜的回头看去,却是突听到耳畔传来几声凄厉的叫声,余下三人只觉眼前一晃,脸上顿时洒满了死去两名武王的鲜血,心知国师修为精湛,实力远远超过他们,三人几乎是不谋而合的全力出手攻向国师,同时其中二人分别卷起龙案上的画卷和玉簪,爆掠起身形御空飞行而逃。

    然而三人刚刚飞到一半,其中携带着画卷和玉簪的二人又是被两道红光击中粉身碎骨,剩下那人才想起此节,立马屏住气息收敛实力隐进了兵马俑中。

    国师却是罔若未闻,对那画卷与玉簪罔若未闻,忽的上前几步展开灵力,道道匹练的强横气息环绕在他周身,他爆喝一声,开始将皇家的龙脉气运往自己的眉心处吸纳。

    却在这时,一道剑芒涌动,杀意凛然的气机锁定了国师脖颈,正在吸取龙脉的国师陡然一惊,反应过来侧身一躲,那利剑依旧重重的插进了他的肩头,将他钉在了墙面上。

    国师心中大惊,居然有人能在墓穴里动用如此恐怖的修为,他为何没有遭到禁制诛杀?暴喝一声之下,国师苍老脸庞之上青筋直冒,猛地将身后肩头利剑拔出,然后回头,看到那凌空飞行,气息恐怖绝伦的苍老身影时,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堪起来,捂着伤口失声道:“师兄,为何是你?!”

    王师冷笑连连,高展双翼步步踏前朗声道:“我的好师弟,为何不能是师兄我?”

    国师大惊失色,千算万算没料到最后栽在了告诉自己这个秘密的师兄的手上,怒道:“你一开始就在骗我对不对?什么至宝,什么龙脉,什么必须要皇家帝王精血,全是假的,对不对,师兄,你真是好深的城府呀!”

    哪知王师闻言却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倒是坦白道:“师弟,你错了,要不是两年前我察觉到你收买我的人让我看出了你有二心,我今日也不会如此对你,既然是你先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

    国师心头冷笑不已,鄙夷道:“呵,你少在这里给我来这一套,骗了便是骗了,大家半斤八两,你敢说你当初告诉我这件事安了什么好心?”

    王师点点头,道:“你说得倒是没错,不过除了一件事情,其他的我倒是没骗你。比如说着皇家精血一事,我就没有骗你,龙脉气运转接一事,我也没有骗你,皇陵至宝一事,更没有骗你,除了,我真正的目的骗了你。”

    国师依旧冷笑,道:“这个时候都撕破脸皮了,你还在这里假仁假义,真的当我是白痴吗?你说进入这里需要皇室成员的精血,难道你拥有皇室某人的精血,先皇?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何人,如今这位可是不可能,毕竟你人都不在皇城。”

    看到王师摇头,他当即就是冷笑一声,又道:“龙脉一事或许你真的没有骗我,因为我刚刚的确感到有股力量自眉心流入气海,嘿,至于至宝一说,那就是无稽之谈了,除了一张卷起来露出一角的黄纸画,还有一支不知道年岁的玉簪,这地方还有其他东西,你可别告诉我是这些兵马俑!”

    王师当即道:“那张古画和玉簪自然不会是什么宝贝,可是你知道这龙脉真正的秘密吗?它需要两个修为相仿的人配合,一个人作为鼎炉吸收龙脉气运,另外一个才能顺利的避开一些东西,而我修炼了一门能够吸纳他人气海内灵力的功法,当年我传授你的那门吸收气运到眉心封锁在气海里的神通,你现在应该明白我的用意了吧。”

    国师当即就是面色大变,愤怒道:“你…没想到你居然谋划了这么多年,将我当成你获得气运的鼎炉,你真的有把我当师弟吗?”

    王师突然笑了笑,怪异道:“本来我没打算要你的命,毕竟当年我们可是一起杀了我们的好师傅,你死了,我岂不是要独自一人背负这罪孽?

    师弟,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能在这里自由动用修为,而刚刚那些人却死了?很简单嘛,还记得我当初给你说的嘛,非皇家血脉进入这里,必死无疑!而我,恰巧就是皇家的人,这下你明白是为什么了吗?我的好师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