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7章 寒彻箭冰封百里
    东城门数里之外,风家大军和联盟军以及后来的降军在此安营扎寨,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风母的丧事,让众将士不解的是季云下了一道很是古怪的命令,那就是让他们伐木造船,众人虽然很是佩服这位年轻的军师,却也觉得这事情太过天方夜谭,大热天的连雨都没见到,皇城王都周围的护城河难道还需要造船不成?

    不过众人也觉得夜里有些蹊跷,大热天的阴嗖嗖的,让人背脊发凉,难道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时斥候突然来报,大水从皇城里面四面八方的涌了出来,他们初时还不相信,等到亲眼目睹的时候,才急忙传令全军戒备然后禀告了风行天三人,风行天三兄弟整理好风母棺木,也披上战甲重新回到了阵前。

    宁风一夜里都在小心谨慎,和胖子一道跟在季云身侧,一群人在季云的指示下登上了一座高山,然后一直等到了天明,才看清了皇城王都一夜之后被大水淹没的情形,而风家军的士兵也在将领们的指挥下在这时开始登上了木筏,城中的水几乎已经淹没了民房半身高,水流在三更时分就已经开始往外溢出了。

    到了现在天亮,皇城王都方圆数十里全部都成了汪洋,禁军也都是簇拥在高高的城墙之上,至于王城之内的其它势力,纷纷都运起法宝亦或是其他手段,逃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

    季云眼神一闪,叹道:“可惜了,天赐良机,但水流同样却阻挡了我军进攻的速度与位置 ,战筏自保有余,却是不适合进攻,三公子带来的魔兽大多也只是陆地迅猛,最是怕水,可惜了呀。”

    风行天突然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目视众人道:“或许我有办法让皇城王都倚仗的天险荡然无存,让我三军将士如履平地。”

    众人疑惑地看着他,风行天猛地踏出数步,然后一跃展开双翼,磅礴灵力不断朝着他汇聚而去,他手中弈天弓悍然出手,一道满是冰霜的寒意划过天地,直逼皇城方向的护城河而去,寒彻箭一入水中,迅速弥漫起层层水雾,而后所过之处快速凝聚出冰雕。

    以其为中心的水面迅速扩散,彻骨的冷意让附近的人都震惊的看着水流中的变故,风家军这边,短暂的安静之后,不知是谁吼了一句杀进皇城,擒拿昏君,三军将士,十多万人前前后后犹如蜂拥一般扑向了东城门,高墙上簇拥的皇室禁军反应过来,想要关闭城门抗拒猛攻的大军,可却震惊的发现护城河的水位起码上涨了三分之一 ,已经漫到了城墙齐腰距离,加上寒彻箭冰封水面,结出的冰雕冻结护城河水,再次往上面拱了一层,那点距离对于普通士兵里面身手稍微好点的,便能佩戴着盔甲武器跨越过去。

    毫无悬念,城门失守,其它几门的禁军同样分身乏术,因为联盟军后续人马太多,已经从其他能突破的地方开始进攻,二皇子见城门失守,本想血战到底,兵部尚书却是叫他赶紧组织部分人去皇宫护驾,这里暂时由他顶着,两军在城门附近杀得昏天黑地,风家军虽然冲进去的不少人,但不彻底占领东城门,他们的进城速度都跟不上来。

    季云叫风行军带着人打退三门守军,又叫薛子良和北辰护着风行天直取皇城王都,其他人进城便宜行事,但却给了他们一道命令,那就是,必须好好安抚百姓,约束部下,有胡作非为者杀无赦。

    皇城本地的百姓其实心里是向着皇家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始皇帝定都再次,三千年给了他们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些百姓也不是不知恩惠的人,心底都是感激皇室的,可骤逢大变,皇室除了大皇子不见一兵一卒一个大臣出面安抚民心,这也让很多人开始寒心,所以说这些百姓与其说是支持皇家,倒不如说是拥戴大皇子,毕竟这些年大皇子才是实打实的替他们做了不少事,说了不少得罪人的话。

    天风学院的人进了城,然后很快就被混进城里的步臻等人拉去商量一些事,联盟军早就打了进去,季云身边唯一没有动的风家的人,就只有风行云和皇影,还有数千伤兵,而这个时候,王师挥军杀过来了。

    王师计划的是三日,是因为三日时间他才能完全准备周全,但是皇城被攻破,皇室告急,眼看自己和师弟国师几十年的密谋就要成功之际,皇室突然撑不住了,这让他有种被人耍了的耻辱感,要是这个关键时刻皇家灭族,皇室倾颓,那么皇家祖脉的龙气就会荡然无存,祖墓就会塌陷,那时候他们师兄弟俩岂不是白忙活了几十年,毛都没捞到?

    因此他得知皇城大水泛滥的第一时间,就急忙组织了万余兵士星夜兼程和自己的徒弟秦真赶回皇城王都,他自信这万余铁骑能够扭转乾坤,然而事实上却是,他临近皇城时,将一切后续安排说给了秦真听,并叫几名心腹好好辅佐秦真,自己则是秘密潜入城中,打算协助自己师弟夺到皇家的宝藏,当然,这是好听一点的说法,难听一点的就是,他害怕自己师弟起了二心,私吞了那皇家宝藏,到时候不认账在那和自己装傻充愣,他岂不是忙到最后竹篮打水?

    山中无老虎,猴子充大王,这话简直就是为秦真这种人说的,王师一走,秦真自诩修为不俗,加上是王师的亲信加唯一传人,对其余几个王师留下来辅佐他的将领的意见不闻不问,其它几人都劝他小心谨慎,再往前就是风家军驻军的大营,季云不可能不在后方留后手确保安危,秦真却当着众人的面骂他们几个,老匹夫胆小怕事,空涨年岁,直教那三人面红耳赤,也是毫不顾忌形象的大骂,无谋莽夫,死有余辜,然后纷纷摔门而去,不在理会秦真。

    这一幕看得秦真哈哈大笑,蛮不在意道,这些老东西年纪越大越难伺候,本事没涨脾气倒是涨得蛮快嘛。

    幸好他这些话王师没听到,不然绝对将他腿都给打断,这不是指桑骂槐说他这个当师傅的脾气不好没本事吗。

    秦真说我是武王我怕谁,见面就是干,休整两个时辰后,大军上路,一路上遇上季云布置的伏兵和斥候视如无物,铁骑势如破竹,直奔季云的中军大账而去,彼时也正好是季云安排众将领攻城之后刚刚下山,就听说秦真带着万余人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听到这个消息的季云先是愕然,随后竟是大笑起来,然后传令原先大账中的人带着风母的尸首先躲到高地和山坡上,至于尚在冲锋的那些将士就不用理会了。

    这道命令倒是让宁风还有风行云他们愣了愣,中军大账不足一里就能看到风家攻城大军的后军,要是秦真这时候带着这万余人不要命的冲进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季云却是笑了笑,道:“居高视下,秦真这样的人太过目中无人,是容忍不了我们这般姿态的,放心吧。”

    随后季云叫来亲信先周边山坡上的人下达了一个古怪的命令,做完这一切,季云看着远山之间缓缓升起的朝阳,诡异莫测的一笑,对着风行云道:“行云,我送你一道名动南川的大功劳,你可要?”

    季云道:“军师但说无妨,行云一定照做。”风行云对季云倒是很尊敬的,毕竟风家有难时,是季云这些人在自己大哥身边帮助大哥度过难关,至于什么名动南川的大功劳,他倒是不怎么相信的。

    季云示意他过来,然后附在他耳际。笑着低语了几句话,风行云听完更是疑惑起来,心道要是这也能成功,那还真是有鬼了。

    秦真带人杀气腾腾的闯进风家中军大营账内,却见四下里空无一人,本以为是中计了,可看到不远处还在往山坡上逃蹿的风家人马,不由得哈哈狂笑起来,心底里那个膨胀,突然,北山坡上一道断喝,他立马回头望去,耳边传来那青年人声音。

    “我乃风家三子风行云,秦真,素闻你战力犹在我大哥之上,我不信!可敢单枪匹马一斗?”风行云断喝道,然后猛地拔出剑,照季云刚刚说的那般装出一副藐视的表情斜着眼看着秦真。

    秦真顿时火冒三丈,他打不过风行天几乎传遍了整个南川,最忌讳别人在人前提起这事儿,风行云拐着弯骂他,闻言便是大怒,喝道:“风家小儿,你既然找死,可别怪我以大欺小!”言罢猛地一抽马背,手持战戟冲了出去,直奔山顶,秦真的确很自信,也确实有自负的资本,想想他能在风行天手下数次逃走,就知道武王境界之内怕是很少有人要得了他的小命,他自然是不担心山顶上有什么埋伏,修为到了他这一步,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扯淡,也就武王强者能给他带来一些威胁,可是他若是要走,谁拦得住?

    风行云见状大喜,没想到军师随口教自己说几句激他,这傻小子居然就闷着头冲了上来,当下也不再多想,牵过一匹战马翻身而上,也是朝着冲上来的秦真而去,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希望军师没骗我,话说自己在不动用图腾的力量的前提下还真不是这个秦真的对手,嗯,撑个两三招开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再说还有叶小狐在,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两道身影纵马奔到半山腰就要交手的瞬间,季云猛地一抬手然后重重一挥,漫山遍野顿时响起了整齐肃杀的拔刀拔剑和长枪战矛垛地的声音,众将士口中统一响起了‘杀’的震天声,响彻行云,下方秦真的部队倒是真被下了一跳,正要挥动战戟的秦真却是冷冷一笑,周身气息大作,火红色灵力流转战戟,心道小孩子的把戏,你们吓唬谁呢,我这样的人岂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

    这时,风行云也是佩剑挥舞,在空中论起一个刁钻的角度,秦真见他不攻不守在那耍帅,差点没笑掉大牙,心说纨绔就是纨绔,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厮杀,就会些花拳绣腿,还真是自己送死呀!

    这般想着,他心底越发的轻视季云,连最后的防御也懒得做,撤去了灵力护盾,势要一戟将风行云 拦腰斩断以壮军威。
为您推荐